正文 分卷阅读61

    秦哲紧闭眼睛,他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在这种时候,被殿下抱着,去打量殿下。

    殿下长得太好,即使冷着一张脸,秦哲都觉得,这就是他看过的最好看的一张脸!

    当真一不小心,一不留神,就会被殿下吸引诱惑……

    不过短短半个小时,殿下就抱着秦哲火速回到炎城,殿下也不管三更半夜的,一脚就踹开了军部治疗室。

    值夜班昏昏欲睡的战士,被这“嘭”的踹门声惊吓的摔下椅子,屁股摔成八瓣的战士爬起怒道:“谁啊,半夜三更的,不知道有伤明天再来。”暗想到底谁这么大胆子,敢来治疗室撒野,不怕被他们穿小鞋吗?

    “马上过来,给我看看他的伤。”殷戈冷着脸瞪了一眼还睡眼朦胧的战士。

    顿时小战士发现闯入者居然是殿下,他被吓的一个激灵,同时也激动的够呛,哆哆嗦嗦道:“殿下,怎么是您,你哪里受伤了,我,这就帮您看。”

    咱们的殿下被小战士抓住手,顿时脸色黑如锅底,一巴掌拍开抓着他手的小战士,怒斥道:“你眼瞎啊,这么大一个人在治疗台上坐着,看不到,”光抓着他的手干什么,他有没有受伤。

    顿时小战士默默的收回爪子,脸颊上悄悄爬上红晕,小战士激动坏了,他居然抓了殿下的手,抓了殿下的手……明天早上有的可以炫耀了,那群女战士,一定会妒忌死的。

    激动过后的小战士,立刻摆正态度看向秦哲,真的和殿下说的那样,好端端一个人坐在治疗台上,他刚才居然一点没有发现!

    左右打量,上下打量眼前坐在治疗台上的男人,长得也很帅,殿下怎么会深夜抱回来一个男人,还有,是抱回来的,惊天八卦啊,小战士又激动了。

    难道是那个地方受伤了,所以殿下才夜深人静跑来这里要求治疗。

    以为自己真相了的小战士,低头咳嗽了一声,他不敢仔细问,而是小心翼翼开口道:“请问您哪里受伤了,看上去没有外伤啊?”

    “他左小腿骨折了,治疗系异能者治疗了皮肉伤,但是内部骨头接的不对,你赶紧找个能接骨的。”殷戈对于傻乎乎的小战士,也是无语了,到底谁把这样傻兮兮的小战士拉上来轮值上班的。

    已经要为八卦事业献身的小战士,惊讶的看向殿下,不会吧,战况如此激烈,还把腿骨给弄伤了!

    “殿下,殿下,我们这里治疗部,只能治疗外伤,骨伤治不了,要去医院找骨科大夫才行。”小战士立刻解释道。他即使把队长找来,也正不了骨的,他们治疗部的,其实都是刚觉醒治疗系的战士,只能治疗一下外伤拉伤挫伤什么的……

    那些技术好的军医,医生,都被安排去了医院,现在基地内,人才难得,末世后,该生病的要生病的,依然会生病,末世前医生缺,现在更缺了。

    “你不早说,浪费时间。”殿下顿时脸色漆黑,更加阴沉,他有点气坏了。

    在殿下伸手过来的时候,秦哲立刻开口道:“殿下你扶我吧,我只伤到一条腿,这位兄弟,你这里有拐杖没有,借我一根。”

    小战士立刻摇了摇头,有也不借,殿下抱着一个大帅哥,小战士的八卦之心依然熊熊燃起,根本熄灭不了啊!

    太难得了,不能被拐杖这种外物破坏。

    “扶什么扶,你不疼是不是,伤多久了,等骨头长歪了,然后在敲断,在接骨,疼不死你。”殿下冷哼一声,伸手再次抱起。和第一次不一样,殿下已经不再别扭,要是姓秦的真瘸了,谁来照顾火儿。

    龙宝宝怕火儿怕的要死,火儿他自己不能养,那么就只能丢给姓秦的,对,就是这样的。

    酣战大半夜的夫夫两人,刚歇息没有多久,龙崎的事情审问已经出了结果,陈鸣和殷劭心情不错,两人都决定了,明天就去解决火城的父子两个。

    虽然龙崎对他们炎城很重要,殷劭甚至有点感谢许然把人送过来,但是这并不代表,殷劭就会对许然心存感激,敢打他弟弟的主意,那就是戳了殷劭的心尖子,必须付出代价。

    哗啦啦声音响起,警惕的陈鸣几乎一跃而起,戒备的盯着窗口。

    等到看清来人后,陈鸣没好气的一把抓过杯子,紧紧裹住睡眼惺忪的爱人,这才怒瞪自家的小舅子怒斥道:“殷戈你在干什么,不知道现在几点,你搞什么鬼。”

    殿下皱了皱眉头,有点不高兴,他是来救助的。

    对于殿下来说,医院,医院是什么鬼,在什么地方,他对炎城已经是很熟悉了,唯独偏偏不知道医院在哪里,他从来没有去过。

    “秦哲受伤了,你把人送去医院,他腿骨骨折,外面伤口又长好了,可能要重新断骨,治疗室那边治不了,我不知道医院在哪里。”殿下落进窗户自顾自说着,完全不理会已经脸色气的铁青铁青的哥夫!

    他把秦哲往大哥的床上一放,开口就道:“我困了,人交给你们,”这家伙转身就走,这一折腾,天都快亮了,他好困,要去睡觉……

    秦哲此时脸色已经红的滴血,他这是燥的,殿下啊殿下,你知道这里是哪里,你怎么就能这样面不改色,理直气壮,秦哲这一刻当真觉得陈少将太艰难了,到现在居然都没有被吓出毛病,好坚强,秦哲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殷劭打了个哈欠,他一巴掌拍在爱人的后背,带着睡意道:“赶紧送秦哲去医院,腿骨断了还长好了,要重新断骨不是小事。秦哲你看看能不能站起来,若是走路没问题,不疼,就不用在砸断。”

    陈鸣听到爱人开口,他还能怎么办,小舅子的事情就是爱人的事情,爱人的事情,当然就是老公服其劳。

    扶起秦哲,陈鸣开口道:“另外一只脚能走吗?”

    秦哲点点头道:“能走,少将扶我一把就好。”

    看着站起的秦哲,殷劭突然一个激灵想起刚才看到的画面,惊奇道:“秦哲你们怎么回事,你怎么弄的,刚才是戈儿抱你回来的,这小子,当真难得了。我脚扭伤动不了的时候,他都没有抱我一下,这个臭小子。”

    殷劭说着,就有点心酸,果然,弟弟这是看上秦哲了,感觉弟弟好像要被人抢走了。

    “遇到敌人,摔坑里,小腿骨折……幸好殿下来的及时,要不然就麻烦了。”秦哲把事情简短的说了一下。

    看着爱人把秦哲扶走,殷劭躺回到床上,于是他睡不着了。

    睡不着就爬起来准备找弟弟八卦的殷劭,刚才明明喊着好困的弟弟,居然没有在床上睡觉。殷劭站在卫生间外,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水声,顿时心一下子就平衡了,弟弟还是没有区别对待,碰触后,该洗澡的,还是要去洗澡了。

    站在花洒下的殿下,任由冰冷的水从身上冲刷而下,他这才感觉好受一点。

    火儿携带着大量能量进入身体,这让殿下觉得浑身不对劲,燥热的很,一路的风雪都没能压下!

    作者有话要说:  火儿这关我什么事

    第47章

    陈鸣把秦哲送入车内, 车子快速朝着医院开去, 其实医院距离城主府挺近, 也就差不多一里左右。

    “你没事吧秦哲。”陈鸣看着自从见面后, 就异常安静的秦哲开口打破沉默道。

    秦哲看向陈鸣,摇了摇头道:“没事,就是有点疼。”

    “只是疼吗,我看你和平常不太一样。”陈鸣上上下下打量了秦哲一遍道。

    秦哲被陈少将打量的有点受不了, 最终开口道:“我有点没有想到殿下会连夜把我带回来, 感觉, 感觉有点奇怪, 殿下似乎有点不太高兴。”

    陈鸣听到秦哲的话, 顿时乐了,就连半夜被小舅子吵醒丢了个大活人来,也不介意了, 他好笑道:“就戈儿啊,他每天都要不开心,不高兴上三四回,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都有, 过去就好。虽然脾气不好, 爱闹别扭生气, 但是气过了,他就没事,我那小舅子其实并不记仇。”

    两人聊了几句,车子很快就到医院, 此时已经凌晨快天亮了,医院非常安静,静悄悄的。

    陈鸣把秦哲扶出来,林轩停好车,很快就跑去病区推了一辆轮椅。

    坐上轮椅的秦哲,其实松了口气,一只脚走路是真的很别扭,尤其是另外一只脚一用力就疼的厉害。

    急诊值班大夫接诊了秦哲,他帮秦哲初步查看了一下骨伤,觉得这伤有点麻烦,立刻亲自带秦哲去拍了片子,看着已经半根腿骨长在一起的骨头,刺出部分扎在皮肉里,这绝对是个麻烦的伤势。

    毕竟是陈少将亲自送来的病人,急诊大夫也不敢马虎,立刻就通知了院里最好的骨科大夫,把人从被窝里挖出来。

    三四个大夫围着秦哲,他的左小腿被架起,哪怕动一下,刺出的骨骼都会带累皮肉,疼痛的厉害。

    被反复检查,秦哲疼的冒汗,但是他只能忍着,大夫正在确定治疗方案。

    陈鸣把人送来医院交给大夫,把林轩留下照顾秦哲就先回了。

    几个医生一阵商量后,确定下来治疗方案,其中一个医生拿来一纸张协议,递给秦哲道:“你的治疗方案我们已经确定下来,你的骨头张错位了,若是我们不动它,想来过几天也可以长好,但是有可能造成走路瘸了,也有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现在我们准备把长好的部分切断,然后在重新吻合,清理碎骨,大致就是这样,会有点疼,你的决定,做还是不做。”

    秦哲已经看过片子,骨头已经不是直的,而是错位,哪怕长好,也可能会留下一定的后遗症,做手术是疼,但是疼一次,和疼很多次是有区别的,长痛不如短痛!

    “做,做了手术后,骨头应该不会出现长短吧。”秦哲还是有点担心,这关系自己以后能不能正常走路。

    大夫笑了:“放心,我们这个技术还是有的。”

    站在手术室外等着的林轩,听到手术室内传来的惨叫声,抖了抖,什么情况,叫的这么惨,林轩不得不怀疑这些大夫是不是没给打麻药。

    用冰水冲去一身燥热的殿下,穿着睡衣走回房间,就看到自家大哥坐在床沿。

    “哥你不困,”打了个哈欠,殷戈掀开被窝,邀请大哥一起睡。

    盖上被子,躺在枕头上的殷劭看着天花板,默默地想着,弟弟是真的长大了,也许很快,这张床就会迎来另外一个主人,那样他就不能在陪弟弟秉烛夜谈了!

    “戈儿,你觉得秦哲怎么样。”殷劭低声问道。

    沾着枕头,就要睡着的殿下,迷迷糊糊道:“他啊,笨得要死,蠢兮兮的,烂好人一个。”

    殿下这话刚说完,突然一声闷哼。

    殷劭察觉不对,伸手,顿时“啊”的尖叫一声,立刻把手给缩回来,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殷劭惊疑不定道。

    殿下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他好困,低低的道:“我觉得,在背后说人坏话,不太好,龙宝宝刚才电我了,我说他主人,它不高兴了。”

    结果殿下话音刚落下,就传来龙宝宝嗷嗷的叫声……

    龙宝宝离开殿下的手腕,钻出了被窝,朝着殿下嗷嗷的惨叫,一滴又一滴银色的泪珠子滚落在被子上,银弧乱颤。

    殷戈这下被龙宝宝嚎醒了,他皱眉去捡哭的凄惨的龙宝宝,奇怪道:“怎么了、怎么就哭了,也没有人欺负你,火儿睡着了,它不会突然出现吓唬你的。”

    龙宝宝咬着殿下的衣袖,一个劲的往被窝外拽,很用力,衣袖都被咬破了。

    “怎么回事,龙宝宝不高兴了。”殷劭也被弄的一头雾水,龙宝宝自从跟着弟弟,除了火儿招惹外,其它时间都很安静,很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