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54

    天空中的殿下,看完手里的纸条后,嘴角扬起笑容,显然心情极好,他把纸条塞进一个大收纳盒里,收纳盒里面此时已经装满了各种小纸条,全都是他和秦哲两人互相通消息写下的……

    在殷戈飞上天空后,炎城的战士们迅速行动起来,龙崎和活着的龙神小队成员,全部被情报部门分支刑讯战士们拖死狗一般拖走。

    不从这些人嘴里掏出他们从小到大的所有事情,这些刑讯战士绝对不会停手。

    落在他们手里,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很快这些家伙都会倒桶子一般把所有事情都交代的清清楚楚,只求别再折磨,只求速死!

    殷劭安排战士们把中毒的幸存者和佣兵带入内城,也没有去什么军营,只清空沙河边的一个停车场,搭建起临时帐篷。

    不管是有心探听的,还是无心路过的,都可以看到,包括听到这些可怜中毒异能者和幸存者的惨嚎哭叫哀求,就是不见抬出尸体,甚至一些亲人朋友也赶来陪伴。只是可惜,这些人不到身体极限,治疗队的战士,绝对不给他们喂解毒药剂,要不然就是浪费一份毒源,浪费一份解毒药剂……

    现在那个龙崎死人一般,死活不肯再次使用毒系异能。

    不少科研院的人,已经在想办法,不把骨髓炸出来,估计龙崎死都别想死,当真二十四小时被人盯着,一刻都不放松。

    不少普通幸存者,体质方面终究比不过佣兵,短短半小时都没能熬过,身体哪怕有高热量的肉汤补充下,也已经支撑不住,到达极限。

    一碗槐树花茶被灌下去后,刚才还哀哀痛苦惨叫的中毒者,很快脸上黑气退去,整个人除了汗湿黏糊糊难受外,可以说是神清气爽,精神状态好的不能再好,就好像洗了一个三温暖桑拿一般,浑身都轻松了不止一倍。

    不断有幸存者离开临时治疗帐篷,炎城幸存者可以说是疯狂了,他们的城主手里似乎有极好极好的东西,可以增强幸存者的体质,只是,那滋味绝对不好受,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但是依然有无数幸存者惋惜,他们怎么就没有那个运气,末世后谁不想变得更强一些,这样生存下去的几率大许多,实力强了日子也能好过许多。

    陈鸣是中午回来的,等到他得知发生了这样恶劣的事情,可以说把肺都气炸了,居然有人想打他小舅子的注意,这就算了,毕竟小舅子确实好看,人家看上很正常,肖想更正常。但是城主殷劭,不知道这位早就有主了吗,当他陈鸣是死人啊!

    在陈鸣朝着审讯室冲的时候,还是余军死命拦着,就怕这位怒极攻心,把那群科研院疯子的宝贝弄死了,他如何交代,他会被那些疯子折腾死的。

    为了自救,也为了活命,免于死于意外,余军可以说使尽全力,幸好他一见情况不对,就让手底下的战士通知了城主。

    殷劭站在走廊上,一脚就把不管不顾往刑讯室冲的爱人踹飞了出去,捏着陈鸣的下巴,殷劭冷笑起来:“不错,胆子越来越肥了,都敢不听我的话了,怎么,想要上天了。”

    被平常里温柔的爱人这样对待,陈鸣那小心脏顿时噗嗤噗嗤的飞快跳动起来,他有点激动的无法自控。

    刚认识殷家两兄弟的时候,殷劭比现在还要凶残,说打就动手,殷戈哪怕喊叫一声,陈鸣就得挨一顿捶。每次和殷劭动手,陈鸣通常都是挨揍的份,谁让他先爱了,喜欢的人肯动手了,他都可以美滋滋上大半天。

    毕竟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亲就只能是路人甲乙丙丁了!

    扛起威风凛凛的城主就跑,陈鸣早在看到爱人那一刻,龙崎是谁,早被他不知道丢哪个哇抓国去了,当然是正事要紧。

    昨晚他可是被亲亲爱人赶出被窝,巡了一夜的城墙,吹了一夜的冷风,后半夜才睡了个囫囵觉。刚从矿场回来,就发生了让他无比恼火的事情,现在正是需要好好消消火的时候!

    余军看着刚才他死活拦不住,火冒三丈的少将,此时却扛着城主就跑了,跑了……

    他摇了摇头,还是城主厉害,分分钟就能把犯熊脾气的少将解决掉!

    秦哲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仿佛置身梦中,这条狭长之极的地洞裂谷,到底是通向什么地方?

    昨天他和火儿跑了很远,百八十里吧,并未遇到一只变异兽变异虫的袭击,但是就在今天早上,他带着火儿走了一个小时后,有一些古怪的火焰样生命体出现了。

    小火球、小蝴蝶、小蜜蜂、小狗、小猴子之类的,不过应该本质上都是小火球,只是形态不太一样!

    那些小火球可以照亮,喜欢随风摆动,并不攻击人,似乎对人类很是好奇。

    不,应该说是对生物很好奇,喜欢围观,滚来滚去的挺可爱的。

    若不烫手,抓一只养着挺好,既可以照明,甚至可以取代木柴,用来烧火做饭什么的……

    甚至可以抓了发电什么的,神奇的很。

    秦哲觉得,若是他回头的时候,还能遇到这些小家伙,怎么也要抓上一两只给殿下带回去,殿下应该会喜欢的,也许城主会更喜欢。

    那些小型的火焰生命,都比较温顺,并不攻击人。

    但是当秦哲遇到那些更大一些的,比如超过二十厘米的火焰鸟,火焰蜂蜜,火焰小狗火焰小猫的时候,它们就不在无害,而是会冲过来攻击。

    明明打不过,一旦被劈开,它们就会熄火,变成滚圆的火焰珠子,它们依然冲的乐此不疲!

    火儿非常非常喜欢这些火焰珠子,小狗崽每次被烫的汪汪叫,依然朝着这些火焰小兽攻击,它吐出黑雾,可以轻易熄灭火焰小兽,然后献宝一般送给火儿。

    只有小猴子,吱吱叫想帮忙又怕火,抓耳挠腮的,特别好笑!

    三只小家伙,经过一个晚上,如今已经成为了守望相助的三小,鸟笼子已经让火儿收起,他已经不用担心小猴子会跑了。

    可怜的小猴子,大概是被郑阳欺负惨了,秦哲觉得它很有可能得了,那什么斯德哥尔摩症这种精神疾病。

    不过秦哲觉得这样挺好,他可以轻松许多,不用担心小猴子跑了,他的变异玉米种不活了!

    上京城,当天空出现一道可怕的,直接穿透大气层的光焰后,殷明激动无比。

    出现了,终于出现了,上辈子在地球的对面,也是这一天,他也看到过这让无数人震撼人心的一幕……

    唯一和上辈子不同的是,上辈子他只是一个苟延残喘的贱狗,谁都可以欺他辱他。因为较好的容貌,让他陷入地狱一般的境地,哪怕他觉醒了火系异能,哪怕他实力并不弱。但是在那数量庞大的异国异能者面前,他殷明只是一条狗,一条随时可能被那些异国异能者养肥后宰杀的狗。

    妈妈活生生被那些人折磨死,他也最终被人挖掉晶核,成了那些走上成神之路上的踏脚石,那时候殷戈殷劭都已经是非常强大的火神卫,可是这两个人,没有一个来救他和妈妈。

    所以重生后,他早早的带着还要滞留国外旅游的妈妈回国。

    他要第一个成为火神卫,他要把殷戈和殷劭踩在脚底,然后抢夺他们的所有机缘,让他们像狗一样跪着求他饶命,最后杀掉这两个上辈子所向披靡的火神卫,直接掐灭他们的成神之路……

    而现在,现在他不在是一条狗,他是人上人,殷家唯一的继承人,手里握着上千人的生死。

    穿上属下递来的雪狐大氅,军靴踩在冷硬的地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殷明回头看着自己一手拉起来的异能者队伍,低笑道:“跟随我,出发。”

    这个由三十个五级异能者组成的顶级佣兵团队伍,唯一让人惊异的,就是没有任何一个火系异能者。

    殷明是去抢夺火神机缘的,自然不会带个火系异能者过去和自己争抢机缘。

    秦哲要是在这里,看到殷明这一身打扮,一定会啧啧两声,东施笑颦就是眼前这一位,根本不极他家殿下万一,也好意思效仿他家殿下的穿着打扮!

    陈磊那边,很快就接到殷明带着队伍偷偷摸摸离开上京城,显然是有目的有组织的离开,很可能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陈磊自从被殷明找上后,就对这个变态非常警惕。

    他绝对不会允许这个疑似重生的神经病伤害自家的弟弟,这样的世道,兄弟齐心才能遇到强更强,内斗,家族的力量很快就会被消耗干净,他总觉得殷家老爷子,就是个鼠目寸光的糊涂蛋!

    那两兄弟多强啊,要是他,早就把人接回,哪怕不接回,也一定要想办法修复亲情,而不是一味的去支持一个脑子拎不清,一眼就能看出已经变态了的家伙。

    又朝前行进了一个小时,秦哲忍不住停下,火儿啃了太多火焰珠子,需要消化消化,可别等下积食消化不良了。

    其实担心的自然不是火儿,这家伙担心的还是殿下,他不知道殿下找到槐树兄了没有。

    此时的殷戈,站在一株二十几米的槐树下,他皱眉,秦哲说的地址没有错,就是这里,但是根据秦哲的描述,和纸上的简易素描,这棵树都不该只有二十几米,它应该有百米,开满槐花才对啊?

    可是现在,这是一株才二十多米的小树,相对末世后来说,这真的只是一颗小树,而且花呢,一朵花都没有,秦哲离开那株槐树也没有多久,不能花都凋谢了吧?

    在树底下转了两圈,殷戈展开绚丽的火翼,飞上天空,他准备在找一圈。

    可怕的火翼飞离,变异槐树还是忍不住抖了抖,这个落在脚下转圈的人太可怕了,老槐树觉得它被盯上那一刻,就仿佛要被烈焰烧死,树枝树叶微微迎风抖动,和边上被北风吹拂的大树们一个样,发出簌簌的枝叶碰撞声!

    天空中低头观察的火神殿下,不得不怀疑这株变异槐树真和秦哲说那样,又跑了。

    一株树不好好待着老实不动,长脚了就是麻烦。

    大哈,小哈,在哪里呢?

    赶紧出来,我要把你们抱回家,给你们肉骨头吃……

    殿下没有办法了,只能寄托于秦哲说的最后一招杀手锏了。

    希望有用,不然那么多中毒的幸存者,他上哪儿去弄那么多的解药,都要被毒死。

    最重要的是,他们极其庞大,提升战士实力的计划,又要搁浅了,所以哪怕那株树钻地了,掘地三尺他殷戈也非找到不可。

    作者有话要说:  小哈宝宝,你在哪里,殿下要带你回家

    第43章

    秦哲再次写了一张小纸条递给火儿, 火儿对自家猎物老找主人这事情, 颇有些不满。

    难道它不可爱吗?

    主人比它更可爱吗?

    不可能的事情, 火儿绝对不承认主人比它还可爱。

    自家猎物这是吃错了什么药?

    是解毒药吃多了, 把脑子吃坏掉了,还是中毒以深,脑子毒坏掉了?

    为什么自家猎物老是有很多事情找主人聊的,真讨厌。

    火儿有一种它好不容易找到的猎物, 就要被自家主人抢走了的错觉。

    不过主人对它最好了, 最疼它, 都借力量给它。

    算了, 看在主人的份上, 它就不和自家红杏出墙的猎物计较了,反正它的猎物在怎么出墙,都还是它和主人的, 这样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