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53

    殷劭转头看向身边的战士,见他们身上并未异常,倒是不远处看热闹的自由佣兵,和一些站在围墙后面探头探脑看热闹的幸存者,一个个惊呼,脸上染上黑气,显然已经中毒,而且毒性看上去很厉害……

    目测,中毒者,可能达到数千,炎城现有的解毒剂,可能不够。

    不断有痛苦倒地的幸存者大声吼道:“城主,他们不是好人,杀了他们,不要让他们侮辱殿下,炎城不能落入别人手中,我们只认城主和殿下……”

    当然,也有一些怕死的自由佣兵,想要说什么,但是却不敢出口,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出口,都不用那些忠心耿耿的战士们动手,身边的幸存者,可能就会爬过来咬死他们。

    殿下在炎城普通幸存者中,就是有这样的号召力和人气,根本没有人敢在这方面动心思,有这个心思的都已经尸骨无存了。

    普通幸存者都明白,没有了殿下和城主的庇佑,他们这些普通人,不会有这么好的日子。

    许多幸存者都听说过,不少基地里,普通幸存者日子过的极为艰难,苦苦挣扎,活的猪狗不如,绝对没有他们炎城过的这么舒服!

    所以庇护他们的殿下和城主,绝对不能出事。

    “动手,死活不论。”殷劭下达命令。

    他很生气,非常生气,不但拿他最疼爱的弟弟来威胁他,还拿炎城的幸存者威胁他,不可原谅,万死不足以平息怒气,平民愤……

    跟在殷劭后面的异能者,瞬间冲出。

    敢侮辱他们少将的小舅子,他们最宠爱的殿下,死都太便宜这个家伙,定要这家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龙崎看着冲过来的异能者战士,脸上惊讶都来不及收起,就被一个脸色黑漆漆的冰系异能者和一个金属系异能战士盯上,可以说完全是压着暴打。

    当毒没有起到该有的作用后,龙崎的实力一瞬间下降的很厉害。

    越野车上的机枪扫射过来,整个城门口全都是子弹哒哒哒的可怕爆鸣声,只是,子弹并未起到该有的作用,这些离开枪口的子弹就瞬间被金属系异能者战士收走!

    炎城上的机枪,事实上就是摆设,它们只是用来威慑心怀不轨者,真正的战斗,自然都是异能者战士们。

    可怕的火焰平地燃起,风系战士的龙卷风暴把对面的空气都卷走,他们都是上次秦哲送来毒蜘蛛和槐树花的受益者,都进行过体质提升,有极强的抗毒性,这才是他们没有被毒到的原因。

    战斗看上去极其激烈,却完全是一边倒,在极短的时间内,除了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龙崎还在反抗,事实上,就是两个坏心眼的异能者战士,为了多揍几下,才没有把人打到。

    龙崎连吐掉嘴里涌出的血都没有时间,他发现炎城的异能者战士虽然中毒,但是却一个都没有中毒后应该有的反应?

    这些战士依然活蹦乱跳,战斗力强悍。

    才短短几分钟,,他带来的人,死的死,伤的伤……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这些人中毒的反应那么慢,那么轻,这不正常的?

    不对,这样不对,就连龙城那几个实力强大的家伙,中毒后,都无法战斗。要不是龙城有一个专门克制他的治疗系能力者,他现在都已经是一城之主了。

    为什么每次,每一次他的计划都不能成功?

    看着被战士死死压制在地上的龙崎,殷劭带着白手套的手捏起龙崎的下巴,啧啧两声冷哼道:“就凭你这种货色,也敢肖想我弟弟。取血,杀了,全部丢去喂变异兽,盯着点,这种玩意往往不容易死,小强一样的活力,生命力顽强到一定程度,就是能活着恶心人。”

    “是,城主。”异能者战士大声回答。

    把这些所谓的龙神小队活着的成员,拽起来,要拖去喂变异兽去,敢肖想他们的殿下,怎么可能让他们死的太舒服。

    急速追过来的火神殿下殷戈立刻喊道:“大哥,等等。”

    殷劭抬头看向天空中急速飞来的弟弟,他挑眉道:“你跑来做什么,大哥都已经解决了。”

    被死狗搬拖走的龙崎,转头看去,顿时一脸痴呆,口水都快流下,一脸痴迷!

    没穿上大氅的殿下,衬衫军裤军靴,完美修长的身形尽显。

    光那笔直的长腿足够大家在心中回味几年!

    这位火神殿下和传言中的一样,不但声音好听,人更俊美无双,刚才他眼中俊美的城主,不级这位殿下万一……

    “那是你能看的,”战士一巴掌甩在龙崎的脸上,力气大到直接把人眼角扇裂了一个大口子,血哗啦啦的涌出,硬生生把人扇晕了过去,可见战士们心中的愤怒。

    看着脑袋垂在地上的龙崎,殷戈走过去,踩在对方脑袋上,脸和坚硬的泥土摩擦下,地面都被染上血色。

    殷戈目光森冷的看着脚下踩着的人,据说这个家伙刚才叫嚣着要好好疼爱他大哥,甚至连他都想收入囊中,还想霸占炎城,真是够有胆的!

    “这个人我有点用,”殷戈对大哥开口说道。

    殷劭皱眉道:“这种人有什么用,活着恶心人,弄死了,才干净。”

    殷戈弯腰捏着龙崎的下巴看来看去。

    一张血糊糊的脸,有什么好看,殷劭有点搞不明白弟弟,弟弟现在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确定人还活着,这让殷戈松了口气,还没有死,真好!

    殷劭被弟弟开心的样子吓到了,弟弟莫不是被毒傻了脑子,这血糊糊的家伙有什么好看,根本比不上秦哲,但是现在反常的是,弟弟看对方,仿佛就在看稀世之宝?

    “赶紧弄死,你别一直盯着这个家伙,赃眼睛。”殷劭准备快点掐掉弟弟脑子里稀奇古怪的想法,他实在厌恶这个龙崎。

    “他居然敢侮辱哥哥,这么死太便宜他了。”殷戈抬头看向大哥露出一丝笑容道:“刚才秦哲给我传来了好消息,他喝下解毒剂后,体质似乎再次有了提升,好像是神经方面,他说反应更灵敏。在这方面,我们研究院,已经停滞不前有段时间了……”

    好消息来的有点突然,这就是殷戈急急忙忙赶来的原因,他担心慢一步,人就叫暴怒的大哥和战士们弄死了。

    天知道要找一个这样浑身是毒的人,这毒还得对他们有用的人,得多难!

    低头看着昏迷的人,殷戈觉得,这就是老天送他们炎城的礼物了,只要好好养着,这毒岂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没想到瞌睡了就有人自动送枕头上门,天生毒源啊,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难怪今天起床就听到喜鹊在叫,那明明是雷隼在叫!

    殿下你这样偷换概念,是不好的。

    殷劭听到后,皱了皱眉头,盯着地上昏迷的龙崎许久,似乎是在得失之间考虑。

    到底是处死了干净,还是留着当毒源更合算一些。

    他们基地有五万的战士,每一个都要提升实力。

    还有四十多万的幸存者,若是有余力,殷劭也想提升这些拥护弟弟和他的幸存者们,缺口实在太大了,弄死了这个,下一个在哪里还找不到。

    这个问题,当真是老大难啊!

    看着真碍眼,算了算了,灵敏,这可是好东西,关键时刻能救命用的,战士们非常需要,他也需要。

    “那就留着吧,不过怎么关人,必须要听大哥的,你少接触,这种东西,太恶心了。”殷劭想到龙崎对弟弟的龌蹉思想,顿时心里堵得慌,但是让弟弟心里添堵,还不如他自己来。

    对于一个永远想给弟弟留下最纯净天空的哥哥,也是很艰难的!

    龙崎一个激灵张开眼睛,他张眼就看到俊美无双的殿下,还有边上让他落得凄惨的城主殷劭,立刻大声喊道:“殿下,殿下你身体里的毒必须我才能解,若是我不愿意,你哪怕抽干我的血,也没有用。我宁死不屈,你们别想解毒,你们要是杀了我,你们一个个都会凄惨死去……”

    殷戈看着大声嚎叫的龙崎,他嘴角微微上扬,眉眼微微上挑,带上一丝丝邪气。

    中毒后看上去更显得深邃的轮廓,带上些许魅惑,根本没有人可以阻挡这样的殿下,就连不远处中毒的幸存者们,都忘记了身体里的疼痛,忘记了发声!

    地上的龙崎,更是不堪,此时已经忘记发声,一副痴迷样子的直勾勾盯着眼前的俊美青年。

    “解毒,谁说我需要解毒的,没有人告诉你,我百毒不侵吗?蠢货。”殷戈冷笑一声道,这才转头对林轩道:“呼叫医疗队的人过来,让他们准备解毒药剂,把中毒的幸存者和异能者佣兵集合起来,看好情况,在他们真正撑不下去后,才能给解毒药剂,不然就是浪费珍贵的毒源和解毒药剂,还白疼,听明白没有?”

    林轩立刻点点头道:“殿下,明白了,我马上去办,保证严格执行命令。”

    办完这件事情后,殿下打了个响指,指着余军道:“你,派勤务兵去找科研院那群家伙,让他们做好记录,我要看看能提升多少。”

    余军听到后,立刻点头道:“是殿下,属下马上去。”

    殷戈看向自己大哥,这才开口道:“大哥,接下来的就交给你了,我手里的槐树花已经不多。秦哲已经把那株变异槐树的事情告诉我,我准备去把那株变异槐树给弄过来。”

    殷劭点点头,一场无形的动荡,眨眼就被弟弟解除,他叹口气道;“去吧,小心点。”

    眼看着殿下慢悠悠披上从空间内拿出的一件深色大衣,就要离开的时候,龙崎大声嚎叫道:“不可能,你们不可能解掉我的毒,别妄想了,你们很快就要被毒死了……你们这些傻子,殷戈和殷劭只是在拖延时间,你们若是不奋起反击,控制住他们,把人送给我,我就替你们解毒,不然你们马上就要被毒死了……”

    叫嚣着的龙崎,被身边中毒的异能者战士又扇了一巴掌,于是龙崎脸颊两边终于差不多对称了。

    “拖走关起来,最高警戒,到这种地步你还不忘记挑拨离间呢。放心好了,等明天,我会让这些中毒的战士去见你,看看他们是被毒死了,还是活的更好了。”赶来的周云星低头看了一眼不停叫嚣的龙崎,让手底下专门刑讯的人拖走。

    敢跑来炎城闹事,就别想整个完好走出去。

    估计这个家伙,大概一辈子也走不出炎城了,成了殿下和城主眼中的宝贝就算了,至少殿下和城主事情多,不太会折腾。

    被那些研究院的疯子们盯上,当成宝贝的话,那才是真叫可怜见的,不傻也会疯!

    秦哲把自身的情况写成小纸条告诉殿下,他心情不错,槐树花浓缩解毒剂是有效果的,只是需要多次大量,这样以后就不用太害怕专门用毒的伴生兽。秦哲猜测,那只毒蟒,很可能是神经方面,甚至是灵魂方面的毒素,好在槐树花还是可以解决的。

    他已经把树兄所在的位置告诉殿下,但是那毕竟是好些天以前的,槐树兄弟是长脚会跑的,谁知道这两天它又跟着大哈跑去哪里了。

    又一刀劈死一只从前方冲来的火焰兽,秦哲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放心。

    火儿拍拍火焰兽的尸体,火焰兽尸体迅速燃烧,只剩下一颗玻璃球大小的圆形火系水晶球,看着火儿喵喵开心的叫了两声,咔擦咔擦啃起来的时候,秦哲这才拿出纸笔写道;

    【殿下,槐树兄身边有一只大哈,还有一只小哈,它们看上去是共生关系。若是安州湿地峡谷那边没有槐树兄,那么就去找那只变异大哈,它有两三米高,大哈身边有一只小哈,吃的很圆很肥,不怕人。若是槐树兄不愿意跟着殿下迁移,那么带走小哈,大哈肯定会跟上,树兄自然就会跟你走的】

    【树兄毕竟对我们有好处,殿下切莫使用暴力,要不然逼急了,跳墙就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