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46

    火儿更不堪,它直接僵硬了,速度慢了十倍不止。

    用常识摆了殿下一道,内心笑翻了的秦哲,顿时脸上表情一僵,他转头一脸懵逼的看着殿下开口道:“你为什么要坐我后面,前面不好吗?”

    一点也不想被某个人用包围的姿势困住,秦哲在锤死挣扎。

    擅自把座位换到秦哲后头的殷戈,一脸嫌弃的看着转头的人,冷哼道:“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又被我一掌拍下去,你真没用。”

    没用的秦哲,顿时欲哭无泪,殿下你都会飞,为什么要和他抢火儿的背,真是过分!

    气到趴下抱住火儿脖子把脸埋进火儿皮毛蹭蹭的秦哲,并不知道,在他紧贴火儿的时候,呼吸喷吐在火儿脖子上蹭来蹭去的时候,他背后的殿下,此时全身绷紧,脸颊也逐渐晕开粉色,娇艳若桃李……

    之后一路平顺,没有在遇到什么情况。

    两人平安到达临水基地边上的矿区,他们下到矿区查看,情况很不错。

    周诚和江平都在矿区守着,一整箱的能量水晶摆在桌子上,出产比当初冯五监管的时候,提高了许多倍……

    殷戈还没有摸上手,龙宝宝已经钻出来,尾巴一抽,顿时小半箱能量水晶就给抽没了。

    秦哲连忙把龙宝宝给拽住,这样的伴生兽,可叫他怎么养得起啊!

    魏小凡在听到秦哲来了以后,他仿佛找到救命稻草一般,哭唧唧的从矿洞跑出来,大声喊道:“秦大哥秦大哥救命,有一只虫子,它一只追着我,还不能打,一打它我就疼,这叫什么道理……”

    殷戈和秦哲同时转身,火儿和龙宝宝虎视眈眈的盯着矿洞,随着魏小凡跑出,果然后面跟着爬出一只一米多长的胖虫虫,看上去有点像蚕虫,圆头圆脑,还别说,挺可爱的,反正和可怕不搭边。

    还不等秦哲开口询问,火儿和龙宝宝几乎同时冲了出去,一个咬头一个咬尾巴,魏小凡顿时发出惊天惨叫,有血从他身上渗出……

    秦哲连忙把龙宝宝和火儿给拽回来,结果两只都眼巴巴的看着那只蚕虫流口水,还喵呜喵呜嗷嗷的叫唤起来!

    那模样绝对是在讨食……

    “这应该也是伴生兽吧,魏小凡的。火儿你和龙宝宝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在干嘛?”秦哲头大的发问,其实看两只的表现,秦哲就已经看出问题,只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而已。

    之前懒得理会主人的两只,这一次,几乎同时向主人表示,好吃的,美味的,想吃想吃……

    感受到龙宝宝特别清晰想吃的表达后,秦哲有点不可思议,这是龙宝宝第一次向他表达了特别强烈清晰的愿望。

    他也不是没有试图和龙宝宝沟通,但是龙宝宝基本上一问三不知,也可能是他无法理解,或者频道没有一致。大部分问题秦哲都觉得龙宝宝是迷茫脸,只有少部分问题,比如关系到吃的,它才能传递模糊的简单的情绪,比如喜欢吃的,不喜欢吃的……

    秦哲看向殿下道;“龙宝宝觉得那只虫好吃,它非常非常想吃。火儿呢,火儿在说什么?”

    “和龙宝宝一样,觉得这只虫好吃,很想吃。”殷戈扫了一眼被魏小凡护在后面的胖虫虫,又看了看秦哲手腕上嗷嗷叫唤不停的龙宝宝,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可怕的想法。

    秦哲高度怀疑殿下似乎,可能是在考虑,是不是要捉住胖虫喂龙宝宝的样子。

    这想法实在太危险了,伴生兽被吃掉会发生什么,秦哲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结果肯定不会太好,为避免发生可怕的后果,秦哲赶忙开口道:“殿下,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火儿和龙宝宝都想吃掉魏小凡的伴生兽,难道伴生兽里面也有食物链这种关系不成。

    殷戈揪起不断围着他脚边乱转,“喵呜、喵呜”直叫的火儿,直接丢给秦哲开口道:“并没有什么食物链,火儿告诉我,吞掉眼前这只伴生兽,它可以更强大,能够继续进化。”

    “你什么意思,伴生兽还可以互相吞噬变强,那它们岂不是随时处于危险之中。”秦哲脸色凝重的说道,难怪龙宝宝会那么怕火儿,是怕被吞掉吗?

    殷戈脸色颇有些凝重道:“我想应该是。”

    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之前怕胖虫虫要死,恨不得躲着走的魏小凡,此时却死死的护主胖虫。这会儿也不怕了,就担心殿下的火儿和龙宝宝,会把他的胖虫虫给吃掉。虽然他不知道伴生兽是什么,但是听着名字,绝对不能让火儿和龙宝宝给吞掉,要不然,说不定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比如胖虫没了他就会死掉……

    秦哲和殷戈目光在空中交回,两人果然想到一块儿去了。

    之前火儿见到龙宝宝的时候,确实是一副喜欢的不得了的样子,看上去情况和火儿龙宝宝见到胖虫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并没有一副要嘴馋吃掉的样子。

    “当时火儿见到龙宝宝的时候,和你表达的是什么意思,要吃了龙宝宝吗?”秦哲看向殷戈疑惑道。

    殷戈眉头微皱,他摇了摇头道:“并没有,火儿只是表达了它很喜欢龙宝宝,想和龙宝宝一起玩,它只想接近龙宝宝,应该是想做朋友。”

    “这个情况有点古怪,看来以后要看牢它们了,免得遇到只强的被吞掉。殿下你说若是没有了伴生兽,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会死掉吗?”秦哲脸色凝重的开口问道。

    殷戈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肯定会受伤,很严重的那种,还可能是灵魂或者精神方面的。”

    毕竟伴生兽被摸被碰,主人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就比如火儿被捏尾巴,他就特别难受;龙宝宝更别提了,随便碰碰哪里,秦哲就反应激烈,影响更甚;魏小凡更是不堪,胖虫虫被火儿和龙宝宝一咬,魏小凡直接受伤流血了。若是伴生兽直接被吞噬掉,那种感觉,可能也许主人会直接死亡,总之后果不会太轻!

    所以现在,他们不但要保护好自己,也要保护好他们的伴生兽,一旦遇到更强大的伴生兽,它们就会很危险……

    两人让魏小凡把虫虫收回去,治疗系战士帮魏小凡治好伤,这小子依然在哭,看上去很凄惨的样子。

    为什么殿下和秦大哥的伴生兽都那么强,位于食物链顶端的位置。他的居然是一只虫,难怪那些虫都不攻击他,原来是把他当同类了,没有比这个认识更让人悲催的了……

    尤其让魏小凡瑟瑟发抖的是,不管的殿下的火儿,还是秦大哥的龙宝宝,这两只就专门盯着他的胖虫虫流口水。

    哪怕他收回了胖虫虫,殿下和秦大哥的两只伴生兽,依然不肯放过他,依然盯着他虎视眈眈,似乎在商量着从哪里下嘴比较好!

    魏小凡被两只盯得头皮发麻,就差尿裤子了。

    就在三个人唠嗑的时候,事实上是殿下和秦哲讲话,魏小凡缩在一边,江平从地面上下来对殷戈道:“殿下,少将哥哥陈军带人来矿场了,打发了还是请进来?”

    殷戈和秦哲暂停了伴生兽的讨论,他听到后点头,让江平把人接下来,他昨晚告诉哥夫位置,没有想到哥夫这么快就告诉陈军了!

    陈军走入地下,看着一群人围着个箱子,就知道他的目标在眼前的箱子里,伸手拿起一颗,又换了一颗,周西试了试,两人点点头,果然和之前殷戈给的一模一样,谁都可以吸收。

    “好东西,不过这个矿场现在已经被上面知道,我们肯定保不住,上面已经来人,估计很快就要到了。冯军几兄弟,我想上面很快就会派人带走……我听小弟说你们开矿成功了,幼虫在哪里,我们抓一批从新选地方。至于能量水晶虫的事情,就不要说太多,含糊带过就好,让我们的人保密,就让那些人自己摸索去。这样可以留给我们更充足的时间,选出更好的位置开矿,我们也能保持一定程度上的优先。”陈军开口说道。

    人都是自私的,谁都希望自己的势力更强大,甚至能够一统这万里河山。

    就比如炎城,陈家并不打算插手,而是由陈鸣和殷劭一起发展,陈东强陈鸣的父亲已经下了决定,炎城不能动,一旦上京城出问题,炎城就是陈家的退路。

    还没有商量几句,有震动声传来,应该是上面出了问题。

    一道黑雾从外面飘了进来,快速凝聚成一个少年。

    眼看着周围的战士就要动手,秦哲立刻开口喊道:“别动手,自己人,郑阳你怎么跑来这里了?”

    “秦大哥,上京城来人了,他们找到这里来了,我是跟在他们后面偷偷溜过来的。”郑阳在看到秦哲后立刻大声说道。

    秦哲看向殷戈,他对那些事情不发表意见。

    陈军看向殷戈道:“你马上去吩咐手底下的战士,让他们别乱说话,继续挖矿就是,反正不挖白不挖,挖了也白拿,秦哲听说是你弄的虫卵,再去找一批。”

    殷戈瞪了陈军一眼。

    陈军当真被殿下这一眼瞪的莫名其妙,难道他说错了什么不成?

    “秦哲跟我,虫卵的事情,不劳你费心,我会去取的。现在我们先去会会上面来的人,看看他们想搞什么。”殷戈开口说道,差点就直接指着陈军的鼻子骂,老子的人,要你瞎指挥,这就护上了。

    同时殿下还没忘记把龙宝宝从秦哲手里要回来,盘在手腕上后,才觉得自己完整了,更是习惯性的就去蹭蹭龙宝宝脑袋上的小角角……

    边上的秦哲,顿时被殿下蹭的头皮发麻,他已经不再试图去提醒殿下,不然殿下绝对会习惯性的多蹭几下!

    郑阳见到秦哲是真的很开心,他从口袋里掏啊掏的,掏出一只稀奇古怪的玩意,黑乎乎一团,看上去眼睛都好像还没有睁开,献宝一样递到秦哲眼前开口道:“秦大哥你看,我生出来的东西,可爱吧。”

    秦哲被郑阳这话给震惊了,你一个人,还能生出这么个变异的玩意出来,有点惊悚啊!

    “什么东西,怎么有三个头,”周西是听到郑阳说他生下来什么,一个男孩说他生了什么东西,周西有点好奇一眼扫过去,就看到一只黑乎乎的,巴掌大,三个大脑袋,满嘴尖牙不断张合,看着奶凶,有点吓人。

    站在秦哲肩膀的火儿,对着郑阳手心里的黑乎乎玩意,顿时口水直流,就连龙宝宝也是,两个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几乎同时被殷戈和秦哲镇压下去,两人对视一眼,发现伴生兽似乎一夜之间就爆发了一般,到处都是!

    秦哲拉住郑阳开口道:“这是伴生兽,不是你生的什么玩意,看牢一点,实力不够强放出来,一旦撞上比它强的,就会被吃掉。刚才魏小凡的虫虫,差点就被殿下的伴生兽撕掉吃了。”

    郑阳顿时就看到火儿一脸馋的快流口水,赶忙就把他认为自己生的三头小狗狗给收起来,他的狗狗才刚出生,绝对禁不住火儿啃一口的。

    “可是,它就是从我的黑雾中分离出来的,难道不是我生的,是我的崽崽吗?”郑阳反驳道。

    秦哲被噎住,他是忘记了郑阳的情况,这小子现在变成黑雾,不能称之为正常人了。

    “随便你认为是什么,崽崽也好,伴生兽也罢,你小心一点,别让其它的变异生物什么的把它给啃了,要不然你可能会受伤,明白吗?”秦哲也无奈了,郑阳年纪还小,算了,现在没有时间,他不多说,等以后郑阳就明白了。

    为了转移郑阳的注意力,秦哲开口道;“来了多少人?”

    “四五十个人,有几个家族的,其余都是政方军方的,还有战士,实力很强。秦家的秦卫兵也来了,就是和你妈在一起的那个。你妈妈真奇怪,她宁愿帮别人养孩子,也不去找自己丢了的孩子,不知道怎么想的,那秦卫兵就是你爷爷最小的那个弟弟,你要叫叔公的……”郑阳声音压的低低多提了一句,希望秦大哥做好准备。

    秦哲听到后,他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之间关系那么复杂。

    难怪那个女人当初说他的出现,会给她造成困扰。

    还真是,若是他真跟着秦锋回去,岂不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他要怎么称呼那个女人,当真尴尬极了。

    看了郑阳一眼,秦哲并未表态,这些人末世前和他没有关系,末世后自然更不会有关系。

    殷戈虽然话说的很满,不过对于人际关系这一块,他天生就比旁人薄弱一些。

    这家伙就爱动手,实力碾压,打服!

    陈鸣之前早就叮嘱过自家的二哥,一定要把他家小舅子照顾好了,确保不被欺负,不被看脸色,就是要护犊子那般护着。哪怕他家小舅子闯祸打人了,那都必须被认定为别人的错,他的小舅子就不能有一点错的。

    陈军对于自家已经完全不讲道理的弟弟,没有太多办法!

    这个弟弟已经成了护妻狂魔,就连妻弟这种生物,也要没来由的护着,他还能说什么,只能为了弟弟的幸福,跟着爱屋及乌!

    江平已经按照殿下的吩咐,让战士们除了挖矿外,少说多干,别透露太多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