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38

    宁愿多费点力气,麻烦点,也要把安全放在首位。

    果然在最后一个战士钻进土系异能者挖开的地道时,一道雷电突然在他们上方落下,可怜断后埋土的异能战士,一点点雷电余波,就把他的头发炸的根根竖起,脑袋差点冒青烟……

    看着头发炸开,脑袋冒烟的土系战士,周云星佩服道:“不愧是城主大人,变异鹰王的想法都可以猜透,若是慢一步,我们大概都要被电死了。”

    殷劭吃了这一记马屁,周云星说的没有错,若是他反应慢一点,若是战士们行动力慢一点,此时的他们,大概都被电焦了。

    现在可是已经深入地底十多米,由金属系异能者战士临时制作的避雷针,此时依然银弧乱闪,噼里啪啦爆响,可见这威力不一般!

    “秦哲也很厉害,要不是他说雷系力量穿透力强,可能会对我们造成伤害,让我们的金属系异能者马上制作避雷针的话,我们现在大概就要尝试一下被通电的感觉!”殷劭笑道。

    弟弟看中的人,实力强,殷劭总觉得面上有光,而且秦哲实力也够强。

    靠着岩壁的秦哲松口气道:“城主过奖了,我是雷系异能者,能感受到这只天空霸主实力很强,没有九级至少八级,我们不是对手,希望它早点走……”

    随着流沙来到地洞的秦哲,此时看着状态还算好,至少没有缺胳膊少腿。

    只是流沙在松软,加上风在减弱缓冲,但是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秦哲抱住了火儿还翻滚了一下,卸去不少下落的力度,依然受了不轻的内伤,就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秦哲咳嗽两声,嘴角已经有一抹鲜红溢出……

    “秦哲你受伤了,尽快回城。”殷劭立刻开口不在耽搁延误治疗。

    这可是弟弟看中的人,哪怕弟弟现在还不肯接受,或者一辈子都不接受,但是这个人已经出现,殷劭就不允许他出事。

    一辈子也许能找很多人将就,但是要找到一个对的人,真的太难,殷劭比谁都来的明白。

    弟弟一辈子不开窍也就罢了,一旦开窍,秦哲没了的话,殷劭可不觉得他有那个能力,找到一个火儿那么喜欢的人来给弟弟。毕竟秦哲可是火儿自己不远千里找来的,肯定是最合适弟弟的,这是旁人,甚至连弟弟都可能难以办到的事情……

    至于火儿,此时瘫成一团猫饼饼,趴在秦哲怀里,一动不动……

    殷劭倒是知道火儿不会出事,即使消失了,也是回弟弟身体里去,养一养就好。

    但是旁人不知道,秦哲也不知道,他非常担心火儿,所以跟着搀扶他的周云星跟着队伍往前走,因为秦哲认为火儿受伤了,需要及时治疗。

    此时北山上,乌云压低,变异鸟兽虫早就逃之夭夭,一只天空霸主不断盘旋在乌云之下。

    一道又一道雷电砸落在北山之上,是秦哲殷劭他们所在位置的地面。

    初步断定,这绝对是精准打击……

    城墙上的陈鸣看的心惊肉跳,巨大的天空霸主不断盘旋下落,雷电密集落在地面,而且看这趋势,怎么看都是朝着炎城基地接近的样子。

    “怎么回事,那只雷霆鹰王在朝我们基地接近。”陈鸣皱眉道。

    边上的余军皱了皱眉道:“不会是跟着城主他们吧,”作为基地高层,如何在遭受变异兽袭击做出正确躲避,是基础知识。

    陈鸣很快就反应过来立刻命令道:“土系异能者,精神力异能者集合,我们去接城主,把情况告诉城主,不能让这只雷霆鹰王接近基地,不然基地都要被毁掉。”

    此时的地底通道内,秦哲和周云星一同停下脚步,两人对视一眼,内心里都有一定的猜测。

    秦哲伸手摸了摸无精打采的火儿,对着前行带头的殷劭道:“城主我留下,你带火儿回去,找个治疗系异能者,先帮火儿治疗。”

    殷劭回头看向秦哲,他疑惑道:“为什么不走。”

    秦哲只能苦笑。

    周云星开口解释道:“那只变异雷霆鹰王还跟着我们,它应该是锁定秦哲不放了。秦哲一旦跟着我们去基地,那么,就可能把变异雷霆鹰王带入基地,一旦雷电在基地上空肆虐,可能会造成很大损失。”

    “什么,还跟着我们,我怎么没感觉,”有战士疑惑道。

    土系战士开口道:“那是我们在地底深处,不过地面上确实一直有动静,我还以为只是那只变异雷霆鹰王在狂轰滥炸。”

    殷劭看着靠在岩壁的秦哲,皱了皱眉道:“你受伤了,我也不能把你丢在这里不管。”

    主要是殷劭不想把人留下,地底深处又不是没有变异虫,秦哲又受伤了,若是出了意外可不好和弟弟交代。

    周云星自告奋勇道:“城主你们先走,我留下陪着秦哲,你在从地底送治疗系异能者过来,就在这里帮秦哲治疗好了。我们可以和那只变异雷霆鹰王比比耐心,或者城主你召殿下回来,就是不知道殿下和这只天空霸主比,谁强一些。话说这样有点冒险,还是比耐心比较稳妥。”

    秦哲听到周云星的话皱眉道:“我有点担心那只变异雷霆鹰王,会因为长时间找不到我,可能要发飙……”

    殷劭听到后,知道自己是关心则乱,他点点头道:“不无这个可能,不过先按照云星说的办,你们先留在这边。办法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慢慢想,总可以想出办法解决。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炎城那么多人,我不相信还对付不了一只鸟……”

    关键问题,这不是一只普通的鸟啊城主大人!

    殷劭离开前让土系战士深挖地洞,希望能够迷惑那只天空霸主变异雷霆鹰王,让它失去锁定秦哲的能力,但是可惜,效果不佳。

    最终殷劭只能留下一小队战士保护秦哲,这才带着战士朝基地赶去,治疗的事情刻不容缓。

    若是这只变异雷霆鹰王不肯走的话,确实是个麻烦事!

    捂住胸口,秦哲背靠岩壁坐着,他们现在距离地面有五十多米,雷电无法穿透那么深,大约到三十米就安全。

    结果没等过几分钟,黑暗安静的地道内,有微弱的火光在闪动……

    微弯着腰,减轻胸口疼痛的秦哲,一瞬间挺直了腰,什么疼痛都忘记了,他张开双臂,接住飞速如流星般撞入怀里的小兽!

    周云星在火光出现的一瞬间戒备站起,火系异能者战士升起小火球。

    几个戒备的战士,看着扑进秦哲怀里撒娇“喵喵”直叫的的炎城圣兽火儿,果然大开眼界。和传言的一样,他们的圣兽火儿,对着这位大人,简直就和猫儿一样,又是叫又是蹭,喜欢的不得了。

    火儿使劲的蹭了蹭秦哲的脖子。

    尾巴上的小火焰,此时比以往缩小了许多,就只有花生米那么大,原本至少有鸽子蛋大小。

    就连光芒都暗淡了不少,有气无力的在火儿的尾巴尖燃烧着!

    火儿的尾巴尖落在秦哲的胸口,当秦哲伸手去摸火儿的小脑袋时,火儿尾巴尖上的小火苗融入秦哲的胸口,原本受到损伤的内脏,迅速被灵焰修复。

    “火儿、你……”秦哲察觉到后心疼的不得了,这样的火儿,值得他为之一生的守护。

    临水基地,江平都已经准备好车架,就等他们的殿下上车。

    可是结果,殿下浑身一下子冒出光弧,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江平眼睁睁看着殿下一跃而起,展开一对比火儿还要耀眼的火之翼,如神如仙,接着眨眼就消失在他的眼前!

    叹口气,江平独自开着车离开,总之殿下回来前,他是不能回临水基地待着的。

    殿下可以快速行动这事情,暂时还要先保密。

    气到狂飙而来,速度都快了一倍的殿下,在接近炎城的时候,半空中的他突然顿住,什么情况?

    有黑影不断在炎城边缘北山上空盘旋滑翔,不时落下一两道雷电,炸的泥石飞溅……

    看上去,好像是一只变异雷霆鹰?

    殷戈也不是没眼色的人,这只巨大的天空霸主,实力绝对不止八级,应该是处于九级快突破十级的边缘,非常非常的强大……

    皱了皱眉头,从空间内掏出行动电话,给他大哥拨了过去。

    得先了解一下是什么情况,火儿,不会是被这只变异雷霆鹰给欺负了吧,这也太挫了。

    难道火儿连一只变异鸟都收拾不了?

    他是不是错怪姓秦的了,那家伙是雷系的没有错,但是实力好像也不是很强的样子,绝对不可能给火儿造成那样的伤害。

    电话还没有接通,咬着尾巴安静一直当自己是个漂亮银手镯的龙宝宝,在这一刻苏醒过来。

    首尾相接的龙宝宝身体转动起来,脑袋和尾巴离开了殿下手腕,而是转移到殿下白皙的手背上,小家伙一眼就看到了天空中闪烁的雷电,顿时龙宝宝一双大眼睛亮了。

    它放开嘴里的小尾巴,松开缠住殿下手臂的身体,就要朝着天空飞掠过去。

    只是殷戈显然察觉到龙宝宝一系列异常的举动,毕竟皮肤被龙宝宝凉冰冰如玉般触感滑过,殷戈又不是死人,没感觉,自然知道。

    所以龙宝宝还没能飞起,就被拽住了小尾巴。

    龙宝宝立刻转头朝着殿下发出愤怒的嗷嗷叫,“松开、松开,那是食物,食物,好吃的,绝对美味的食物……”

    龙宝宝这时候,馋的口水不断落下……

    一滴又一滴芝麻粒大小的银色电弧,砸在殷戈手背,银光不断消散着,酥酥麻麻!

    “嗷什么嗷,就你这小身板,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乖乖呆着,等本殿下杀了它,你在扑上去怎么啃都行。”殷戈没好气的拍了龙宝宝一记笑骂道。

    当真是吃货,连危险都可以丢在脑后,不要命的小东西,一个个都不省心的玩意。

    龙宝宝还小,哪怕火儿都还没有学会除了和主人以外的人类沟通,所以龙宝宝自然是听不懂的,但是它被殷戈呵斥了,被骂了的觉悟还是有的。

    于是龙宝宝也暂时忘记嘴馋,而是不高兴生气的嗷嗷直叫唤,正在努力表现出它很愤怒的样子。

    其实就是在告诉殷戈,快点来哄哄人家,宝宝要哄哄……

    还没有叫几声,龙宝宝突然一脸警惕的盯着前方,在远处北山上,有一点火光闪现。

    妈妈啊,那只火焰小兽又出现了,吓的龙宝宝立刻忘记生气叫唤,哧溜就钻进殿下的衣袖里。

    完全不敢缠在殿下的手腕上,实在太害怕了,小身子不时颤抖一下,直接穿过殿下的手臂,一直到爬进殿下的胸口才有了丁点安全感!

    殷戈感觉胸口一凉,伸手就想把钻进不该钻,待在不该待地方的小龙宝宝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