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25

    阿殷是个温柔,讲道理的人,不至于太蛮不讲理,应该不会狮子大开口的。

    赶回到岩壁这里,果然和秦哲预料的差不多,除了地面的血迹,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活人了。

    金属屋被撕开一个大洞,秦哲钻进去,拿水洗了个澡,找来新衣服穿上,找出大背包,迅速挑拣了一背包的物资很快就从洞口离开。

    雪花缓缓落下,秦哲压低了帽檐,站在临水基地外,看着空荡荡仿佛废弃了的基地,他调转方向朝着北方走去。

    临水基地的幸存者应该迁走了,看着大门就可以发现,这里并未被变异海兽攻破,很可能是有计划的撤离了。现在他需要打听这些人朝着那个方向去了,火儿被恶魔佣兵团的三小姐带走,他必须追上去,把火儿救回来,然后才能去找阿殷……

    有发动机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陈锋几乎是一眼就看到风雪中前行队长的背影,立刻开口喊道:“快,前面,我看到队长了。”

    “那是,那是秦大哥,”换了衣服喝了热水,还在打哆嗦的魏小凡惊讶的叫道。

    作者有话要说:  炎城基地众人:呵呵,一个能量矿,你就想换走我们的火神殿下,想得太美了点吧!

    第23章

    秦哲转头,身后出现了两辆越野车,接着就看到车子似乎失控的朝着他这边冲过来。

    吓的秦哲倒退了三步,才避开被撞的命运。

    车门瞬间被打开,赵初一脸激动的窜出驾驶室,大喊一声:“队长,我们可找着你了,这一路,你不知道我们遇到多少麻烦……”

    是抱怨,又是告状,这完全就是找到家长的孩子一般,兴奋激动高兴!

    陈锋也飞快从车里走出来,一脸兴奋,总算找到了,只是他依然不敢靠的太近,担心队长依然没有消气。

    后头的王战几乎是连滚带爬跑出来,除了张淼比较冷静外,就连冰系的冯斌,都一脸激动。

    被王战这个大汉一把抱住,秦哲嘴角抽搐了几下,这才开口道:“你们还没有放弃,居然追到这里,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放弃,怎么可能,队长,我们已经发过誓了,除非死掉,不然这辈子都追随队长,你别想甩掉我们。现在我每天都督促这些小子们努力修炼,我们小队实力有了长足的长进……”王战瓮声瓮气的说着,内心里激动极了!

    显然失去了队长,对于王战这个大汉来说,哪怕有张淼这个军师在,他依然觉得自己就像无根的浮萍,队长是他们的主心骨,有队长才有安全感。

    扶了扶眼镜,精神力者赵初已经平静下来,他开口道:“是遇到不少危险,不过我们都努力克服了。队长您别在丢下我们了,没有您在,我有点害怕,没有雷霆的雷霆小队,名不副实。”

    “你这害怕有点假啊,没演技就别飘了,但是队长,我也有点害怕。”冰系异能者冯斌缺少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心有余悸的表情。

    这演技就真实多了,当真甩了赵初好几条街!

    没有了队长的策划,没有了队长对周围环境的分析,他们闯入过虫道,几次踏足异兽领地,差点就不能全须全尾的出来!

    …………

    “好了好了,大家收敛一下情绪……现在队长找到了,那么我们重新创办一个雷霆小队,全新的,绝对不能在收像张允林盛这样的忘恩负义的小人了,你们的意见。”张淼开口说道。

    顿时一阵叫好声,少数服从多数,秦哲再一次被赶鸭子上架,但是这一次,和曾经那一次不同,小队成员都是一条心,没有那些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就连边上的魏小凡,都是一脸的激动。

    落入地下河中,一些幸存者被水底的变异鱼,变异水母袭击了!

    他是幸运的那一个,从地下河的激流中冲出来,正好撞上在河边开吃午饭的王战等人,才得到救助,不然冻都冻死他。

    逃出升天的魏小凡,和诸大哥失散,没有了照顾他的秦大哥,前路在哪里,魏小凡陷入迷茫无助当中。

    现在好了,原来王大哥他们找的人,居然就是秦大哥。

    真是,好运气来的时候,挡都挡不住!

    “秦大哥,太好了,你果然还活着,诸大哥说的没错,你就不是短命的。”魏小凡激动手舞足蹈,乱蹦乱跳,很想抱一抱秦大哥,不过和一群异能者抢,他没那个本事。

    看着打着哆嗦,一脸兴奋脸颊喷红的少年魏小凡,秦哲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额头,皱眉道:“你发烧了,你诸大哥那是瞎猫碰见死。”

    秦哲不说话了,在说下去,诸国伟成了瞎猫,他岂不是成死耗子。

    退烧药没有,不过冰块不少,车内,魏小凡靠在后座上,手里拿着个冰袋压在脑门上,他明明在发烧生病,不过却精神头十足,一点没有受到影响。

    魏小凡开口道;“秦大哥临水基地的人确实都逃走了,据说是火神殿下赶来帮的忙……”

    赵初皱了皱眉,有点受不了魏小凡的公鸭嗓子,少年处于变声期,声音本就不好听,加上发烧,就更加难听了。

    “生病的人闭嘴,好好休息。队长我们之前遇到从临水基地逃出,去南边的人,根据他们说的,昨天下午炎城的火神殿下来到临水基地。好像是因为火神殿下接到恶魔佣兵队送的消息,据说恶魔小队的二少杨锦救了火神殿下的契约兽,火神殿下接受了他们的委托,转移了临水基地的幸存者,恶魔佣兵队的人和临水基地的首领等人都往炎城基地去了……”赵初开口有条不紊的说起打探到的消息。

    秦哲听到赵初的话后,原本就担心的心,更是忐忑起来。

    炎城火神殿下,能被称之为殿下的,绝对不会是个女孩,女孩的话,就该叫女王殿下或者公主殿下了,而不是火神殿下。

    阿殷不是姑娘,是一个男的。

    但那一手娟秀的字体,灵动飘逸,被欺骗了吗?

    完全没有必要欺骗他的,秦哲否决了,或者那位殿下,本就写的一手灵动飘逸的字体,只是他自己误会了而已。

    或者他是被捉弄了而已,毕竟他一开口,就是要对方解开火儿的契约,是个人都会生气。

    亦或者,恶魔佣兵队里,那个杨锦遇到了另外一只契约兽。

    他的火儿,是被恶魔佣兵团的三小姐抢走的,有另外一个阿殷姑娘,碰巧就和火神殿下撞上了。

    契约兽现在也不少,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火儿是很强,也喷火,但是和炎城圣兽白狮还是有极大差距的,至少没有那么威风凛凛。

    秦哲不断在心里祈祷着,事实上,内心深处,又何尝不是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他无法接受的一点心理安慰罢了,根本就是自欺欺人而已!

    炎城,殷戈在半道上收起了火翼,实在有点太拉风了一些,哥哥说过要低调的。

    所以骑着机车进入城内的他,依然要比江平带着的车队,更早回城。

    殷劭一看到风尘仆仆的弟弟回来,立刻放下手里头的事情,询问了火儿的事情,这可关系到弟弟的安全问题,马虎不得。

    “火儿没事,它应该是被某种东西迷惑住了,可能是某种异能,也可能是别的什么。问题也不是特别大,只要我在,火儿不会被迷惑,还是姓秦的没有本事,才让火儿被暗算了。人我已经让江平带过来了,你让陈大哥派人去调查。”殷戈开口说道。

    殷劭点点头,看着弟弟不太在意的样子,殷劭却不得不认真,这事情可大可小,若是在这方面被人利用暗算弟弟就不好。

    说完火儿的事情,殷劭又想起秦哲的事情,就火儿那喜欢疯了的架势,甚至不听弟弟这个主人召唤,怎么可能会乖乖配合跟着戈儿回来。

    同时,殷劭还是内心里有愧吧,毕竟拿人手软来着,多少总要关心一下的。

    “秦哲呢,他怎么样,你找到了没有,火儿跟着回来了吗。”殷劭问道,就火儿那个脾气,秦哲要是丢了,它肯定不会安份,一定会闹,事实上,这和弟弟的性格是一样样的。

    一提到秦哲,殷戈就想起当时的情况,这让他脸色变得有点奇怪。

    指尖似乎还残留触电般的感觉,殷戈胡乱的点头道:“看到了,死不了。火儿被我关起来了,它太闹腾了,我烦它,准备教训教训它,关几天禁闭,让它冷静冷静。”

    事实上,殷戈是担心火儿一出来,等下又跑出去找秦哲,外面还有一个杨琪在,在没有搞明白前,殷戈是不会允许火儿跑出去浪的。

    陈鸣很快就过来了,殷戈就把海岛上遇到的事情,和哥夫和大哥说了一下。

    两人陷入沉思,这世道,居然还有人如此中二,自己国家搞定了没有,居然把手伸的这么长,不怕被砍断。

    “算了,这事情上面会管,我们距离那边远着呢。我估计很快国家会在那边驻军,对了戈儿你有换来盐没有,我们基地缺盐,就快吃不上了。”殷劭开口说道。

    殷戈听到后,对他大哥道:“我办事,你放心,我等下就去仓库那边入库。”

    陈鸣和爱人打了个招呼,就去安排人手去了。

    少将小舅子被人威胁算计,那简直就是招惹了马蜂窝一般,炎城军营炸营了。

    这群战士虽然天天被少将的小舅子折腾,有时候,当真生不如死,但是吧,谁要是敢欺负了少将的小舅子,不就是欺负他们吗,是绝对不能忍的。

    殿下保护他们,殿下为他们争取修炼资源,帮他们觉醒能力,而他们也用生命来守护他们的殿下、城主少将……

    他们从末世后,就是一体的,一荣者荣,一损则损。

    不少战士的亲人朋友,都是少将小舅子带着他们找回来,救回来的,万死都不能回报的恩情,只能用余生来归还!

    秦哲他们是在第二天中午到达炎城基地外的,为了重组雷霆小队以后的发展,秦哲几个人专门花了一个晚上制定了一些计划和规矩。

    秦哲去过不少基地,比如他看到过黑牢城,石城,桃林镇,还有之前的临水基地,今天也路过两个规模不小的城,一个火城,一个雷城,但是没有一个有眼前这样带给他的震感的。

    石城的城墙也就五米高,厚度才两米,黑牢城更是一米厚的城墙,五六米高。

    临水基地因为被海兽袭击,城墙当时加宽加高,也就十二米的高度,三米的宽度,这也是占据了地利,临水基地沿着崖壁搭建,只要建造半边围墙。

    另外两个基地,一个火城,也是十多米的城墙,雷城差不多,宽度他没有进去,就不知道。

    但是眼前的炎城,光城墙就不下于二十米高,而且还有极宽极深的护城河,试问这样的城墙一般的变异兽,还真难以冲进去。

    办完手续后,随着越野车的进入,秦哲更加震感了,这还当真是铜墙铁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