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24

    “嗷、嗷、嗷……”百兽之王白狮火儿,兴奋起来,飞快的拍打着翅膀,朝着香甜诱人气息的源头冲去。

    原本站在白狮背上,云淡风轻,就是有点好奇的殷戈,顿时就被火儿那种兴奋感染,他白皙修长的手掌抬起压在心口,这里跳动的似乎有点激烈。

    有点受不了火儿,殷戈指尖弹出一朵小火焰,提醒小家伙别太得意忘形了。

    火儿甩了甩脑袋,那朵火焰落下,被它一口吞掉。

    它也不在大叫,而是加快速度,自家猎物就在前方,终于不用担心被别的狩猎者提前啃掉。

    它一定要抱回窝里藏起来,慢慢独享才行。

    什么和主人分享,这一刻,火儿早就抛诸脑后,全部忘记光光!

    越过十多米的深渊裂隙,洞顶天穹有阳光反射进来,应该是之前巨虫和巨蛇激烈战斗冲突,撞塌了墙壁,结冰后阳光就被反射进来,驱散了阴冷黑暗!

    一条条大大小小,大的十几米,小的四五米,一两米,无数的虫子距离池水中心的人,就剩下十几米……

    但是就这十来米的距离,让这些虫子仿佛遇到了什么天敌一般,难以接近,难以靠近,它们也在害怕,哪怕那条小银蛇,它真的很小,小到才筷子大小,但是威慑力,却比百米的巨虫还要可怕!

    火儿和殷戈就这样毫无征兆的,闯入这个无数虫躁动的空间,一人一兽被惊到,同时无数围着准备分食的虫们,一样被惊吓到。

    那只小的,带着淡淡威压的小银蛇不见了,却来了一只更可怕的怪物。

    火儿看着自己家的猎物,居然被一群虫子包围了,顿时火冒三丈,它都舍不得吃,这些虫子居然敢肖想它的美味猎物。

    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朝着虫群就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火儿口中一道火蛇喷出,围着虫就烧了一圈!

    顿时,焦香味弥漫,虫群再一次炸锅了,一瞬间就跑的干干净净,仿佛这地界,从来就没有一只虫子一般。

    愤怒的喷完火后,火儿哧溜一声缩小,没有准备的殷戈,差点就一头从空中栽下来,好在他实力强,还是安安稳稳的从半空中落下,只是不可避免让池水沾湿了衣摆!

    皱了皱眉头,火焰轻轻扫过,衣摆立刻变得干爽。

    殷戈走向池子中间躺着的人,高挺的鼻梁,双目闭着,不过睫毛很长,有点像扇子,在反射光下,带出一片阴影……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长得相当好看,帅气!

    身材也很好,窄腰长腿蜜色的肌肤,殷戈就喜欢这样的容貌。

    可惜了,他自己,长相过于精致,仿佛精心雕琢。

    皮肤更是见了鬼的,怎么晒,它都是一个色,让人极其无奈,看着躺在池水中的男人,殷戈有点羡慕了!

    此时的火儿,落在猎物的胸口,朝着远处探头探脑的虫们,昂首挺胸的发出一声怒吼。

    还敢看,还敢看,都不想活了是不是,都眼瞎,当它这个百兽之王不存!

    火儿一声吼,顿时被秦哲这个能量体吸引过来的虫们,再一次迅速躲回底下,不敢在冒头……

    虫子们都被吓跑,火儿这才喜滋滋的在自家猎物身上嗅了嗅。

    顿时,火儿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它闻到了,一股特别香甜的气息,就它他家猎物的脸上。

    香甜香甜的,它很喜欢这个味道,但是这股让它喜欢的味道,正在快速消散中。

    火儿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它凑过去舔了舔,没错,香喷喷的,比它吃过的任何食物都要香甜无数倍,这股气息让它陶醉其中!

    在火儿舔男人的脸后,殷戈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疑惑,他的心跳突然失速,红晕逐渐爬上白皙的脸颊。

    头有点晕眩、发昏、发软、发麻,身上的力气也仿佛快速流失,身体似乎不太受控制了。

    让殷戈有一种低血糖的感觉,他这是生病了吗?

    看着火儿在男人脸上舔来舔去,殷戈突然觉得这一幕有点刺眼。

    突然就伸手拽住火儿,殷戈觉得这个男人身上可能沾染了某种毒物,影响到火儿,然后感染到他,一定是这样的!

    “放开,放开,这是我的猎物,我的,我要带回家,藏窝里。”火儿大声的朝着它突然出手的主人喵呜喵呜的抗议起来。

    殷戈看了一眼池水中的男人,眼神明明暗暗,有种陌生的情绪在酝酿。

    瞪了火儿一眼道,殷戈才冷哼道:“他不是食物,他是人,你不能吃,不是你的猎物。”

    火儿听到主人的话后,立刻着急了,挣扎着扭头一口就咬过去。

    主人这一定是妒忌了,妒忌它有这么好的猎物,想要抢走它香喷喷的猎物,真是太过分了,有这样当主人的吗?

    当然有,这不就是有一位。

    殷戈就是觉得火儿去舔男人让他觉得刺眼,至于到底姓秦的被火儿舔让他刺眼,还是火儿舔了秦哲让他刺眼,这自然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吵闹不休的火儿,被殷戈嫌烦嫌吵,然后它就被无情的镇压了。

    坐在水池边的岩石上,长腿曲着,殷戈的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的手,仿佛这样就能够看出个所以然来。

    之前殷戈是想把人带离池水,毕竟大冬天的,即使身处地下,池水也并不温暖。

    但是当指尖接触后,那一瞬间仿佛触电了一般,于是殷戈受到了一点点惊吓,丢下人就退到一边坐着。

    只是那眼神,时不时就往池子中间飘一飘,他自己都没有察觉注意力被吸引了。

    一直到秦哲的睫毛颤动了一下,指尖微动引起池水涟漪……

    殷戈仿佛被惊醒一般,他最后看了一眼姓秦的。

    然后,然后,一道炽白的火焰在殷戈背后出现,这家伙煽动着由火焰组成的翅膀,迅速的离开了地底洞穴。

    被吓的落荒而逃什么的,殷戈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他只是觉得,姓秦的极其诡异,若是靠近了,待久了,他一定会变得不像自己。

    姓秦的,就好像病毒,一旦被感染,就会出现中毒状态,有点可怕,难怪火儿会无法自控,这一定是毒入骨髓了。

    逃跑的殷戈,突然又有点担心,这地方,可是有着无数的虫。

    若是姓秦的等下被那些虫子吃了,火儿闹起来,他上哪里找一个姓秦的一模一样的人赔给火儿。

    于是殷戈又急急忙忙转头返回。

    一朵炽白的火焰出现在殷戈指尖,火焰不断被殷戈压缩,从一朵小火花被压缩成一粒火星,比芝麻还小上十倍。

    火星落在秦哲的腹部,迅速渗入丹田内,失去踪迹。

    这点火星,能让秦哲出现生命危险时,用以保命,殷戈点点头,这样就好了,姓秦的不会那么容易死掉,火儿闹起来,他也不会没有人赔给火儿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秦哲张开眼睛,光有些刺眼,他皱了皱眉,总觉得鼻端有一股似有若无的冷香。

    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刚才,他好像听到火儿的叫声。

    听着好像,是非常非常的愤怒,果然是做梦了!

    秦哲坐起,看向四周,浅浅的水池,巨大的山洞,他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被变异巨蛇吞进肚子,然后,然后好像掉进水里,又好像不是。

    一阵冷风扫过,打了个哆嗦,有点冷,秦哲站起才发现,他身上一点衣服都没有穿。

    地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一条条虫子失去可怕气息的镇压,都开始冒头,却又小心翼翼,深怕再被火烤一次。

    秦哲站起来,看了一眼出口方向的裂谷深渊,他是肯定跳不过去的。何况他现在这个样子,出去了非得被冻死不可,所以他飞快的朝着岩壁那边奔跑。

    一见秦哲跑,一群虫子立刻冲了出来。

    结果包围圈还没有形成,在秦哲一拳挥出的时候,银色光弧把冲在最前头的虫子电的惨嚎……

    顿时虫群又炸锅了,一只只飞快的钻进泥土,就仿佛它们从来不曾出现一般。

    秦哲看了看自己的手,之前还无法掌控的丹田能量,此时却如臂指使,雷系力量在丹田内涌动,只是依然没有晶核,却仿佛像是一个雷电的世界,到处都银色的弧光在翻涌!

    秦哲笑了,这时候他倒是不在急着走了,在洞壁边上,有几只胖乎乎的小虫子,有点像蚕,从一枚一枚卵中钻出,然后就爬去啃散落在地上的能量水晶。

    这一刻的秦哲才明白,原来这些能量水晶,根本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虫子们分泌出来养小虫的。

    那些在泥土里的,应该都是虫子活动的时候,不小心丢的,或者其它原因。

    这就是一个天然的能量水晶养殖场,这一发现意义重大。

    他要去找火儿,去北方,不可能逗留太久。

    这里的一切也许会是秘密,也许会被其他人发现,单凭他一个人,肯定无法守住。

    而且也绝对不能让那些异能者,随意去掌控普通幸存者冒着生命危险去挖掘,所以这件事情,他必须要传递出来,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这个来换取火儿的自由。

    剥下死去变异蛇的蛇皮,秦哲很快就选取了二十多颗黄豆大小的虫卵,然后从地面挑拣了不少能量水晶带上,准备带着去北方。

    一个能量水晶矿,应该足够换取火儿的自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