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0

    怕火,变异兽变异虫的本能,而鸽子蛋大小的油棉果,易燃,水都无法扑灭,是外出佣兵队必备的小玩意。有时候作用极大,能够救命,就比如遇到现在的情况。

    变异大狗并没有因为得救救离开,它朝着秦哲叫了一声,就冲到那几只被钉住的变异蜘蛛前啃起来。

    秦哲诧异无比,这狗如今都吃毒虫了,貌似刚才还邀请他了。

    一只婴儿拳头大小的变异蜘蛛,随着雪花落下,等到秦哲反应过来,刀劈过去,被这只灵活的小变异蜘蛛避开。

    尖锐的疼痛从手背一瞬间蔓延全身。

    “啊,啊……”惨叫脱口而出,秦哲根本无法承受。

    倒在地上的他,双手紧紧的扣进雪地里,脑袋砸在地上,完全无法忍受这挑动着他全身神经的疼痛!

    这疼痛,比昨天被挖晶核,强烈了何止十倍百倍,根本难以忍受……

    火儿在看到自家猎物突然惨叫的时候,它丢下被怼的火冒三丈的小狗狗,一瞬间跃到自家猎物身上,一爪子就拍碎了咬在自家猎物手背上的变异蜘蛛。

    小奶狗看着被拍碎的变异蜘蛛,它朝着正在啃食的大狗发出稚嫩的叫声,样子极为焦急。

    大狗看看眼前的食物,又看看边上快疼死的人,憋憋嘴,朝着天空就发出狼叫一般的声音,那声音中仿佛满满都是幸灾乐祸。

    这种可怕的疼痛滋味,终于不是它一狗独享了。

    这种舒爽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啊!

    火儿急的团团转,变异蜘蛛已经被拍死,但是秦哲中的毒却是没有解开,疼痛依然没有缓解一丝一毫。

    小奶狗见妈妈不理会它,它就跑到火儿身边,对着火儿发出叫声。

    火儿看着小奶狗朝前面跑几步,又跑回来,顿时就明白,这小狗狗一定是有办法救自家的猎物。

    小奶狗带着火儿跑到一颗大树下,这是一颗高达百米的巨树,至少要五六个人才能合围。

    虽然天气极为寒冷,冰雪覆盖,但是这颗巨树,依然郁郁葱葱,叶片犹如翡翠,一串串白色的花朵,有清香随风散开……

    “嗷呜、嗷呜……”小奶狗对着火儿不断的叫着,它在大树底下急的转圈圈,然后小爪子去抓树皮,可惜作为一只狗狗,它即使变异了,也没学会怎么爬树!

    而火儿,仿佛突然开窍了一般,它脚步轻盈的跃上大树,咬住一串花朵,飞快的跳下来,带着小奶狗一路奔回来。

    只是等到火儿回来,那只神奇的人性化二哈,突然叼起疼的直不起腰的秦哲丢到背上,直接跑了。

    顿时火儿气的要死,自家猎物救了你,你怎么还能这样恩将仇报来着。

    看着大二哈背着自家猎物从身边跑过去,火儿立刻追,小二哈跟在后头,滚的那叫一个利索,就怕被丢下,被可怕的蜘蛛给捉住挂到房子上面晾着。

    秦哲还是疼,骨头肌肉大脑都在疼,但是疼着疼着,也许就习惯了,理智终于找回来一些。

    在被二哈丢在背上的时候,秦哲其实有点感觉,那就是,他的力气在变大。

    但是这个时候,他的手指乌黑,手背青筋暴起,肿胀了一大圈,就连衣服感觉都在变紧,秦哲知道,现在他的情况肯定非常不好,整个人都因为剧毒肿胀起来……

    不知道过去多久,秦哲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他嘴里,凉飕飕的,不自觉的艰难咽下,顿时身体里火辣辣的疼痛仿佛潮水一般退去,这让秦哲松了口气。

    神奇的变异二哈朝着火儿裂开大嘴吐吐舌头,看着比小二哈还要跳脱调皮几分。

    火儿转过头去,用屁屁对着这只缺根筋的大二哈。

    看着刚才因为剧毒和疼痛变形的脸,此时在花朵的作用下,迅速恢复过来,毒算是解开了,这让火儿很高兴,跳到自家的猎物身上,拿脑袋蹭着喵喵叫唤着……

    又死一回的秦哲,听着自己碰碰的心跳声,有点惊奇自己居然没有死,真是,好心人不能做,到处都是坑!

    不过想到刚才应该不是错觉,秦哲抱住在脸上蹭的火儿,一拳头砸在大理石上,顿时大理石在拳头之下碎裂,朝着周围蔓延开来。

    秦哲知道自己力气不小,但是绝对还没有能够打裂水泥地的地步,所以力气变大不是错觉,那蜘蛛的毒液,可以增强体质,当然前提是要先有解药,不然的话,肯定是爆体而亡。

    摇曳的篝火前,这里应该是某个酒店的大堂,不远处的水晶灯在寒风中摇摆,神奇的大二哈趴着,小二哈回到窝里活跃的很,不断的追着它家妈妈的尾巴咬,玩的不亦说乎,甚至试图把火儿带来一起玩。

    火儿觉得自己不是幼崽,所以不跟小二哈玩这样幼稚追尾巴的游戏,它就守着自家的猎物。

    此时的秦哲看上去有点慌乱,他原本是想让火儿弄点吃的出来,然后就发现他之前抓的变异鱼,现在变成一盘烤鱼,还冒着热气!

    变异蛇现在也变成了烤肉,味道虽然不错,但是对于秦哲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

    即使内心里有那么一丢丢心理准备,但是依然让秦哲无措,火儿果然是有主的,而且对方都已经把纸笔给压在篮子里送过来了,秦哲一时间当真觉得这张纸犹如万斤,拿不动。

    无论如何,补充体力,脱下被冷汗浸湿的内衣,秦哲换了干净的衣服,这才拿起那张不得不面对的纸条。

    被对折两次的纸张摊开,秦哲一眼就看到上面灵动飘逸的钢笔字。

    第一句是【你好,】

    然后就是正文,【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和火儿在一起,请让火儿清理干净猎物在收入空间,让它摆放整齐……】

    秦哲笑了,他这是不是和对面那位心有灵犀,名字取的都一样,难怪他第一次唤火儿的时候,火儿会回应他!

    作者有话要说:  小纸条来了,火儿,太过分了,主人要抢它的猎物

    第10章

    纸张上的文字没有一句是咄咄逼人的,似乎也没有因为他和火儿在一起发怒,对方冷静理智,这很好,便于沟通。

    天知道,殷戈都快被火儿折腾的疯了。

    只是他往日里惯会装,其实就是冷,懒得理会不相干的人。

    除了那些战士外,竟然没有一个炎城幸存者,认为他们的火神殿下性格不好,完美的伪装!

    握在秦哲手里的钢笔带着一股冷香,清新好闻,可见火儿的主人,肯定是一个温柔又很爱整洁干净的人。

    这误会真是大发了!

    拿着钢笔秦哲写道:【先生或者小姐您好,我叫秦哲,很抱歉给您造成困扰,我会注意……】

    【我知道现在提出这个问题很冒昧,但是我还是想开口,请问如何才能够让您解开火儿的契约,放它自由,我愿意付出足够的诚意和代价——秦哲敬上】

    炎城议事大厅,会议已经结束高层陆陆续续离开,殷戈一脸高冷的抱着哥夫泡的菊花茶。

    按照陈鸣的意思,就是要给这火气快要溢出的小舅子清清火,这整天火冒三丈是怎么回事,竟折腾人。

    放下手里的保温杯,殷戈眼睛一亮。

    看到弟弟这个表情的殷劭立刻开口道:“是不是联系上火儿了。”

    殷戈顾不上回答大哥的话,他拿出纸张摊开,看着上面行云流水的文字,看名字对方应该是个男的,不知道长得什么样子才能入火儿的眼?

    “他居然想要为火儿赎身,那个小捣蛋鬼,居然也有人喜欢。”殷戈一副不可思议道。

    看着被弟弟嫌弃的火儿,这就是变相的,自己嫌弃自己吗。

    殷劭还是忍不住为火儿辩解道:“除了你嫌弃它,基地里的人都很喜欢火儿好不好,它比你还受欢迎来着。”

    陈鸣开口道:“先别管火儿受不受欢迎了,看来他很在意火儿,你赶紧告诉他,让他购买一批海盐,我们可以给他变异兽晶核作为交换,我们的盐快见底了,作为城主要负起责任,让炎城的人都吃的上,吃的起盐。”

    在殷戈伸手的时候,陈鸣立刻把自己的笔递过去,作为什么都管的劳碌命,陈鸣不得不操心。

    秦哲摊开传递回来的纸条,看着上面写的字,他深吸了口气,果然谈到关于火儿契约的问题,对方避开了,要让他面谈。

    不过面谈总比完全拒绝来的好,秦哲是在试探,他其实怀疑火儿会治疗这件事情,对面的主人极可能是不清楚的。要不然也不可能会随便让火儿跑出来,还提那些无关紧要的,猎物干不干净,整不整齐这种事情,必定是心急如焚的套出他的位置,来抓火儿,哪儿像现在,写的都是些细枝末节!

    秦哲这是在赌,毕竟被挖掉晶核的人不多,火儿可能第一个在他身上试验,只要他警告火儿不要随意使用治疗能力,那么即使火儿的主人,大概都可能不清楚火儿还有这种能力。

    若是对方知道火儿会治疗,秦哲觉得,对方完全不可能和火儿解开契约。

    所以若是可以,他应该尽快到达对方身边,让对方解开契约,火儿才能够获得自由,而他以后就守着火儿,保护它的安全!

    对方不告诉他名字,也不肯透露性别,只有两个字,阿殷,秦哲猜测这应该是姓;也不肯告诉他所在的地方,只告诉他,火儿会带着他过去,这让秦哲没了脾气。

    难道他哪里说的不对,连名字也不肯告诉,不会是一位害羞的小妹妹吧?

    对于盐的事情,秦哲不太想返回桃林镇,那需要耗费极多的时间。

    而且桃林镇的盐,并不是那么容易购买的,每天都是限量的,十公斤。

    除非是城主级别的大型特殊交易,桃林镇才会大笔交换海盐,秦哲想了想,通往北地,还是有海岸的,他到时候在看看情况,不行,他就去海边,直接装海水总行吧!

    要那么多的盐,对方不是大型组织,也不可能小,怀璧其罪秦哲清楚,对方实力应该不弱,至少能够保住大量的盐。

    解决了盐的事情,秦哲想了想,继续提笔道【我发现了一种毒素,可以增强人的体质,不知道可否同意解除火儿的契约,若是可以,我尽量帮你们取得。”

    三个人看着纸张,陈鸣有点惋惜道:“他似乎无法继续购置海盐了。”

    “限购令哪里都有,很正常,按照他的话里的意思,他应该是在南边某个靠近海岸的基地。盐的话我们另外想办法,大不了让戈儿走一趟。这能够增强体质的毒素,对我们基地提升实力极为重要,我们许多战士都还无法觉醒,戈儿你要继续努力。你看看怎么回,他想要让火儿解除契约,这个根本不可能做到,但是不妨可以告诉他,只要火儿愿意,我们随时可以解除。”殷劭说道。

    陈鸣叹口气,又有个掉进殷劭的坑里了,他是掉啊掉习惯了,乐的被阿劭埋掉,也不知道对面那位那天要是知道真相,会不会买块豆腐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