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49

    “这样吗?”埃里克点头,跟着晴树一起去往楼上,又在楼道口分别,晴树去往了更上一层的楼层。

    埃里克和他点到道别,回去了自己的家中。

    他才住进来不久,又早出晚归,在外面找挣钱的路子,对于这栋公寓里的住户知之甚少。而且,由于现在的处境和自己孤身一人时很不相同了,埃里克觉得,自己还是避免和一些非常人交流,以免暴露自己比较好。

    晴树拖着医用托盘,最终在四楼站定,推开了一间单身公寓的大门。

    公寓内黑黝黝的,窗帘被拉得严密,外间的一点儿晨光都照不进来。有些空旷的房间内,弥漫着一点消散不去的血腥味,因为住在这里的客人,一直没有开窗通风的缘故。

    晴树刚踏进房间,一把小巧的手木仓就顶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是我。”晴树把医用托盘准确地放在了玄关口空置的鞋柜上,随手拍开后脑勺顶着的手木仓。

    完全不在意因为自己的动作太大力,扯动了男人的伤势,而发出的闷哼声。

    “你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分钟。”黑暗中看不清晰的男人关上公寓的门,把整个身体倚靠在门板上,言语中透着虚软和无力。

    “我只不过是碰巧遇到了房客,和他聊了几句。就因为一点儿时间上的误差,你就要拿把木仓顶着我?”

    晴树言语中有些不客气,和刚刚在楼下面对埃里克时,完全是两个态度。这也是当然的,毕竟,一个是他欢迎的租客,而一个是他并不欢迎,强行上门住下的陌生人。

    嘛,说是完全的陌生人,也有些过分了。

    “就算是一点儿的小误差,也要时刻保持警惕和注意,不然,我现在就不是站在这里和你说话了。”男人摸索着,从鞋柜上拿过托盘,托着那些医用品,蹒跚走进室内,在客厅的沙发上吃力地躺下。

    一盏昏暗的小灯,在客厅中亮起,有遮光的窗帘挡着,这点微弱的灯光,完全不会引起外面的注意。

    微弱的灯光下,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的人趟坐在那里,最惹眼的,大概就是对方□□的上半身上层层包裹的医用绷带和透出的血色了。

    这个人,赫然便是在神盾局消失了个无影无踪的神盾局局长,弗瑞。

    “等会儿,我会给你送吃的上来的。”

    晴树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便转身准备离开了。

    “源先生。小心你的周围。”弗瑞在晴树开门前,叮嘱道。

    “这句话,每次来你都要重复一遍,我心里是有数的。”晴树留下这句意味不明的话和轻笑声,离开了这个黑暗的房间。

    弗瑞仰头,靠在沙发上闭眼休息。“希望如此。”

    弗瑞是大致看过晴树的资料的,就算在本土,本神明眷顾又怎么样,多活了一世又怎么样,历史上对他描述夸张又怎么样,说到底,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而对方,不止比他多了高科技热武器和防御装备,还有人体实验所出的变种人。

    他,是真的无知,所以无畏,还是……有着文字上所无法体现的神秘力量呢?

    而这些,暂时都和重伤,需要在这里苟延残喘,依附晴树来养伤的弗瑞,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

    ……

    第二天。

    “嘛,还以为今天可以和主君在家里下前天没有结束的棋局呢。没想到竟然会有临时的工作。”三日月在蝶丸的帮助下,穿戴整齐,有些任性地抱怨着。

    已经在欧美显露光芒的青年,完全不在意那些虚荣,甚至此时又在想着那一件事情。

    【要不还是早点辞掉这份工作吧,不能和主君一直呆在一起,偶尔还会打乱他的生活计划,最重要的是,还挺麻烦蝶丸兄长的。】

    其实,最后一点才是顺带的吧。

    “那么,我们就出门了。”蝶丸拿上一些三日月的小东西,领着三日月和晴树道别,三日月的经纪人,此时已经在公寓的外面等着了。

    “路上小心。”

    晴树送走了三日月和蝶丸之后,没过多久,又要送小狐丸离开了。今天是小狐丸每月一次,回去时政交流的日子。

    “嘛,一个人在家,要注意安全呐,主君。”小狐丸对着晴树眨了眨眼睛。“我会早点带着主君喜欢的酒水回来的哦。”

    “不用太着急回来,清点好要带回来的物资有没有错漏。”

    小狐丸瘪了瘪嘴,自从那次带回来的物资里,少了一瓶主君最喜欢的葡萄酒之后,晴树每次在他回时政的时候都会嘱托一遍。真是奇怪啊,明明,他那次清点过是没有问题的啊。

    对于主君的这些小任性,小狐丸并不会生气。毕竟,百年前就已经很清楚了嘛。

    送走了三把刀子,晴树久违地又一个人留在了家里。

    他敞着窗户,晒着温暖的晨光,眼眸微敛,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许久,轻笑出声。

    随后,晴树便起身,在玄关口拿上自己的钱包,大衣,手机,看着鞋柜上,那把仅剩没有拿起的钥匙,皱眉细想了一会儿,还是还是决定带上。

    只不过,在拿上钥匙之后,又回到了自己的书房里,从书架上抽出了昨天刚塞回去的一本书,打开书页,里面夹着五张热门电影的电影票。

    拿着这五张电影票,晴树先去了万磁王埃里克的家。

    在晴树的建议下,这一家人今天正准备去皇后区看看附近的学校。晴树来的时候,他们正准备过一会儿就出门。

    “樱花……源叔叔。”给晴树开门的是小安雅,在看到晴树的时候,小孩子欢快地扑了上来,在母亲和父亲的纠正下,安雅已经改叫他源叔叔了,借口就是,晴树的真实身份不方便对外人透露,所以,以后没有魔法的时候,还是叫他源叔叔。

    这一家子和晴树都没有选择破坏小姑娘的魔法梦。

    “源先生,早安。”

    “早安。”晴树和母女两个问好,把手中的三张票给了玛格达。“这是我的长辈,一位律师先生前两天送给我的电影票,今天在纽约首映。三日月他们工作去了,没有空,不如你们一家去看吧。”

    随后,他又对从房间中走出来的埃里克着重地说了一遍。“晚一点回来也没事,在外面多玩儿一会儿。”

    埃里克微皱眉,但是出于对晴树的信任,还是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随后,晴树又去了一趟帕克家,彼得和迪克早早地去了学校。白日里,只有梅一个人在家,本这个时候也还没有去上班。

    “难得有这个机会,请一天假,和梅好好出去约会怎么样?今天彼得在学校,没有人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好好玩儿一趟。晚点回来也没事,迪克会照顾彼得的。”

    晴树又用另一套说辞,把本和梅两个,今天劝说了出去。

    那么,今天的公寓里只剩下弗瑞,班纳和史蒂夫了。

    他在公寓的住户板上,特意写下了哪层都住了谁。考虑到弗瑞重伤,还是没有在四楼的住房信息上写上他的名字。

    好了,该出门了。

    第四十章

    晴树刻意等埃里克一家和帕克一家离开后, 才带着必备的东西出了家门。

    敏锐的埃里克, 在出门之前,还特意来了他这里一趟。询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困难的问题。

    晴树自然是给予了否定的回答。

    离开公寓的两家人都去往了纽约, 晴树却久违地走出公寓,踏上了哥谭市的土地。

    走进哥谭市的市区内,晴树像是什么都不知道, 今天来哥谭也只是随心之行一样, 挑选了一家临近银行的咖啡厅就坐了下来。

    这家咖啡厅的装修和风格在哥谭市让人耳目一新, 确实很像是晴树会喜欢做客的地方,而不是别有目的挑选出来的。

    咖啡厅的墙壁上内嵌着书架,放置了很多文学名著,又或者近现代热门的悬疑,推理,暗黑系列的文字, 又很贴切哥谭市本身的形象。

    晴树点了一杯咖啡和点心, 取了一本暗黑系列的诗歌集, 就坐在这里消耗起自己无聊的时间来。

    今天是工作日,来往于咖啡厅的人不少,但是会和晴树一样, 选择在这里坐下, 打发时间的人却很少,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甚至有些时间太赶的顾客,等不及咖啡做好, 便离开了。

    就在这闲适的时间里,晴树没有等来应该等的人,却等来了一个不该来,来了却也很合理的人。

    布鲁斯·韦恩。

    “介意我坐在这里吗?”

    晴树抬眸,挑了挑眉。“在哥谭市,谁能拒绝布鲁斯·韦恩呢,请坐。”

    布鲁斯·韦恩在晴树的对面坐下,不羁地笑着调侃道:“可是,你拒绝我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源先生。”

    “哦?是嘛?”晴树笑道。“那大概是因为,我当时并不在哥谭。”

    这句话,如果布鲁斯·韦恩是个普通人,或许会疑惑,因为晴树每次拒绝他的时候,都在源氏公寓,不都是在哥谭吗?

    但是布鲁斯韦恩虽然是个正常人类,但却并不普通。他眼眸慢慢变得深沉。

    他不知道晴树是口误,还是间接地再告诉他,自己是清楚他的身份的,也清楚,有着另一重身份的布鲁斯调查过自己。甚至,公寓里还住着一个隐藏的两面派,迪克·格雷森。

    虽然表面上是抗拒和布鲁斯共处的,但是布鲁斯要求的话,迪克还是会考虑着,把一部分信息透露给布鲁斯。

    晴树是想用言语让这个男人离开的,但是,他又很清楚,这个男人恐怕没那么容易就因此离开。

    果然,布鲁斯像是没有发觉他言语上的问题一样,并没有离开晴树所在的卡座,反而和晴树交谈起迪克的生活,像是一个切实的好父亲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