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47

    那封信,想让晴树忽略它都很困难。

    比起那些银行寄来的账单信,这份信的信封和信封上的花体字,看着就很雅致高端。信封的封口,还用上了印尼。

    晴树拿出那份信,封口的印泥并不是什么漂亮的图章纹,而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X。

    信封表面的收件人,写得正是他的名字。

    寄件人:查尔斯·法兰西斯·赛维尔

    哦,这该死的有些耳熟的名字。

    公寓里都住进一个万磁王了,对于这位变种人中有名的教授,他当然也是有在十年前,看过关于他的新闻的。

    这是个有着读心能力的变种人。

    晴树没有选择拆开信封,像是逃避似的,把信件又塞回来信箱里。

    这下好了,再这样下去,他养老的公寓,真的要变成超级物种交流工会了。

    而另一边,晴树这种掩耳盗铃的掩饰行为,让借助别人的眼睛,看着这一切的查尔斯,忍不住笑出了声。

    “教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暴风女疑惑地看向他。

    “不,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在想,我要去见一见马克思的话,恐怕还是有些困难的。”

    “他还是不愿意见你?”

    “不,是中间出了一点点的小麻烦。我想我需要找个小朋友帮帮忙。”

    查尔斯借着路人的眼睛,看着走出公寓帮本叔来拿报纸的彼得·帕克。

    “嗯?源先生的信?”彼得在拿自家的账单的时候,当然不可能忽略了这封信。他看了一眼只剩一份的报纸。

    源先生,是已经起来过,也拿走了报纸的。那么,这封信……是故意不拿走的?

    彼得刚想把那份晴树的杏再塞回信箱里面。

    【可能是遗漏了。】

    彼得把拿着信封的手收了回来。对哦,源先生平常都没有信件,所以估计没有注意到,这封信是给自己的。

    “我去给他送过去吧。”

    第三十八章

    “源先生, 你亲爱的小邻居来给你送信~”

    刚拿回报纸的晴树正窝在沙发上看最近的新闻, 彼得扣响大门的时候, 是小狐丸过去开的门。

    谁知道, 门开了之后,晴树就听到了彼得用那欢脱的语气,说了自己最不想听的一句话。

    邮差当然不可能一早上来送两次信, 自己刚刚才去过信箱,属于他的信,当然只有那一封来自于变种人查尔斯的信了。

    【可以把这个小崽子给扔出去, 关在门外吗?】

    如今,公寓里来了一个乖巧懂事的小可爱,就算天生是变种人,那种和万物沟通的能力, 也怎么看怎么可爱。彼得此类, 在晴树心中的地位,自然是不用多说了, 当然是更降一层了。

    彼得还朝着室内的晴树挥举着手里的信件, 没一会儿, 他自然也就发觉了晴树心情似乎有些不太好的样子。

    “源先生好像, 不是很好的样子……”彼得委婉的询问身侧的小狐丸。

    小狐丸笑着眯了眯眼, 近距离看过彼得手中的信件, 自己又是这个家里和时政这些打交道的那个,自然很清楚寄件人是谁。

    自家的主君啊,这是又发挥了眼不见为净的技能了。

    “嘛, 可能是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晴树稍稍有些起床气。”小狐丸单手叉腰,编了个谎,他也不算乱说,毕竟晴树是有那么一些起床气在的。只不过,每天他都起来的很早,老年化生活,这个起床气,很少见到罢了。

    “这封信就交给我吧,等他恢复后,我会把信给他的。”

    “哦!那,拜拜。”

    小狐丸接过信件,笑着挥别彼得。回来后,把这封信放在了不得不面对的晴树面前。

    “嘛,不管怎么说,还是看一看吧,主君?”

    “如果可以的话……”晴树竖起一根手指,想要对小狐丸提出一些建议。

    “烧掉或者扔掉,都不可取哦,主君,看信件,寄来的人是很正式,也很尊重您,才用这种方式来提前和您打招呼的。”

    晴树收起自己的手指,继续抬起报纸看新闻,心里稍稍有些后悔。

    当初就不应该把小狐丸赠送给海藤君使用,就连杏子的那些规矩礼数什么的,都学上了。

    “放在这里吧,我早餐后再看。我怕看完之后,影响我的食欲。”

    “好的。”

    早餐过后,晴树还是叹着气,拆开了这份很是郑重的来信。好在,信中所说的内容,没有太让晴树觉得头疼,反而为他解决了一件头疼的事情。

    万磁王一家的身份证明。

    只不过,解决了一件头疼的事,还有一件头疼的事情在等着他。那就是,说服万磁王,和查尔斯见上一面。

    晴树是不知道马克思和查尔斯之间有什么矛盾,不过,既然对方能通过信件从他这边下手,而不是直接去找万磁王,想来,这个问题有些麻烦,并不比身份证明的事情,好解决。

    所以,他现在这是要做什么?继公寓变成了超级物种的座谈场所之后,他还要作为一个知心哥哥来化解一下近十年的感情纠葛?

    不好意思,打仗玩儿心计可以,解决感情问题什么的,他事迹年龄一百多岁的老人家,连个恋爱都没有谈过,能说出什么心灵鸡汤来。

    晴树两指摇晃着手中这份信,不言不语。

    “主君,可是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吗?说给老人家听听,或许有什么别的解决方法。”三日月抱茶,坐在他身侧的沙发上。

    “我在想,在这么下去,我怕不是会成为一个万事屋的问题解决专家。”

    “哈哈哈……真是有趣的想法。”虽然不知道晴树说的是个什么意思,但是三日月清楚,晴树大抵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

    最终的选择,当然是,晴树既想要对方帮忙解决万磁王一家子的身份证明问题,又不想去解决什么情感纠纷。

    所以,在当晚马克思从哥谭做完临时工回来后,晴树便带着查尔斯写的那一封给他的信件,上了门。

    他既然帮了万磁王一家子,那么他想,那么重情义的一个人,应当不会把这么困难的问题交给他来解决。

    “源先生?”来给晴树开门的人是玛格达,她见到晴树还是很高兴的。想请他进来坐,却见他没有想要进来的意思,稍微有些困惑。

    晴树朝她抱歉地笑了笑。“我想找马克思出去说一些旧事和老朋友。”

    玛格达楞了一下,因为她记得,房东源先生和他的丈夫在此之前都表明过,彼此是不认识的,那么,有哪里来的旧事和老朋友可说呢。

    “亲爱的。”虽然疑惑,但是玛格达还是信任晴树的,对着正在卧室内换衣服的马克思轻声唤道。

    “怎么了?”马克思的动作很快,毕竟玛格达现在怀着孕,他担心玛格达是有什么困难要他帮忙。“源先生?”

    晴树面上带着笑意,举起手中已经拆开的信件,把信封的一面展示在马克思的面前。

    熟悉的字迹,熟悉的名字。

    晴树甚至不用多说什么,万磁王本人就已经懂了。

    “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晚饭等我回来后,交给我来做。”马克思揽着玛格达,对她亲密地嘱咐道,说罢,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

    “我们等你回来。”玛格达回吻他的侧脸。

    柠檬树下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咳咳……

    吃柠檬这种事,晴树当然吃得不少了,面上的笑意都没有变,只垂眸,等万磁王和他出来后,把手里的信交给了他。

    “他写给你的。”马克思接过信件,先看过信封上的信息。是寄给源晴树的,那么他会拆开,就很正常了。

    马克思随后展开了手中的信件,翻阅他的老朋友写的内容。

    看完之后,他有些沉默。

    “我没想到……”

    “他一直不定期的透过别人的眼睛注视着你,关心着你的生活。他肯定很爱你。”(不要多想,是朋友之间的爱。)

    晴树不知道两人之间的那些个问题,不过,显然查尔斯并不在意,并且一直关心着他的生活。在这一家人出事后没几天,就迅速地找到了晴树这里,在信的开头,就先和他道谢。谢谢他对万磁王一家的帮助。

    想来,对方确实是很关心,在意,爱着他这位老朋友的。

    查尔斯的变种能力,晴树也是知道的,但是变种人毕竟不是神,跨越近乎半个地球,用能力关心着老朋友,想来,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你的老朋友能帮你解决你们的身份证明的问题,只是想让我劝你去见他一面。”晴树看着男人现在的状态,觉得,两个人之间的纠葛,可能并不是很大的问题,只是倔强,让两个人一直在僵持着而已。他在挑动一下,这些个麻烦的事情,就不需要他来烦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