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9

    “还行,死不了。”张亦世说道,“总算把他们全都引走了。”

    顾长明点点头,没错,全都引走了。这扇门附近不见其他魂魄,难得的清净,是顾长明为张亦世争取到的绝佳机会。

    如果太多的魂魄留在附近,还是带着怨念的魂魄,张亦世要成为守门人,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此刻,魂魄全离开了,就算张亦世的希望依然很低,至少排除了外界的影响,单纯考验张亦世自身的实力。

    顾长明再次在怪门的门框轻轻一点,在他取出那团光芒的位置,赫然浮现出一条路,顾长明冲张亦世示意,张亦世可以进去了。

    赢了,张亦世就有了成为守门人后备的最低资格。

    趁着这会儿其他魂魄没回来,消除了别的影响,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候。

    秋时目送张亦世在那条通道走远,他没问张亦世能不能赢,而是偏着脑袋打量顾长明。

    看不透啊看不透,这家伙越来越坏了,身为地府公职人员,竟然引发那么多的鬼魂混战。信不信阎王扣他的工资。

    秋时问:“那团光芒怎么办?”

    张亦世接到顾长明的暗示返回这里,意味着张亦世放弃了那团光芒的争夺。

    要是那些力量被别人得到,会不会对张亦世成为守门人造成不利影响。不好的影响,自然是越低越好。

    顾长明淡然:“肯定会有一些影响,不过,起不到关键的作用。”

    判断守门人的资格,不是区区一团光芒可以决定,只能说是光芒增加了一线的可能。

    这一刻,张亦世正在为了成为守门人而战斗,只要他得到认可,他就能顺利站在这个位置,另外的魂魄就算得到那团光芒,他们也失去了再和张亦世争抢的机会。

    谁也说不准,是张亦世这边先结束,还是那团光芒引起的混战先结束。血红世界的深处,遍地的魂魄,这场争夺恐怕要延续很长的一段时间。

    秋时和顾长明在怪门旁边等待,等了不知道多久,秋时捕捉到一丝魂魄波动的力量,鬼魂们的争执告一段落,一些实力不济的魂魄退了回来。

    他们见到了多出来的道路,可他们已经失去了迈入这条道路的可能。因为张亦世也从怪门旁边的道路走了出来。他浑身血迹,伤痕累累,他双眼却闪烁着激动的神采。

    他成功了,他获得了认可。

    秋时说道:“恭喜你。”

    顾长明也说道:“恭喜。”

    恭喜张亦世迈出了最艰难的那一步,张亦世的手腕多了一根细线,悬挂着一块小小的令牌,是实习守门人的令牌。

    众多魂魄的暴怒,张亦世不再在意,他冲秋时和顾长明道了一声谢。他抱起受伤的小黑猫,小黑猫的前爪也系着一块小令牌。

    小黑不属于实习守门人,不过他拥有附属战宠的地位,他也有开通了对应权限的小令牌。他是一只有令牌认可的猫了。

    见状,秋时由衷的替小黑猫感到高兴,修行的漫漫长路,又增加了一位同族。

    张亦世获得了令牌,接下来的事情顿时变得简单,他的令牌与废弃医院的怪门连接,他成为了这扇门的守门人。

    他采用的方式和齐小叶一致,两个他,一个守在门内,一个守在门外。

    门内的他,面临的危险比较多,不服气的鬼魂免不了动手挑衅,除了凭实力镇压,没有多余的办法。借助怪门的力量,张亦世不再是挨打的命。

    门外的他,面临的生活压力更大,他原本要远离这座城市,岂料计划不如变化快。他肩负守门人的职责,在鬼门替换结束之前,在这些怪门分担的任务结束之前,他根本走不远。

    尽管有张亦世前一步探路的经验和教训,双胞胎姐弟争取守门人资格仍然凶险万分。

    张亦世面对的只是九道人影,姐弟俩见到八十一道人影的时候,简直要哭了。

    他们料到旧教学楼凶残,但他们没料到居然凶残到这种地步,旧教学楼进进出出的那么多学生,究竟哪些正常,哪些出了意外,完全不敢细想。

    即使有再多的守门人和备选守门人,恐怕也被抹杀得一干二净,寻不到任何出路。

    故技重施的效果不大,顾长明没打算再拽出一团光芒引走鬼魂,旧教学楼的怪门失控过度,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动手打,谁赢了谁得到资格。

    为此,古宁馨作为古韵和古远的母亲,她加入了混战。齐小叶和张亦世作为同座城市的守门人,他们有必要进行协助,他们加入了混战。

    顾长明作为鬼门替换工作的负责人,他加入了混战,秋时作为地府公职人员的家属,他加入混战。

    实习鬼差鸦九拽着冒牌鬼差乌鸦,他们也加入了混战。鸦九拍了拍另一只乌鸦的翅膀,兄弟,别怂,赢了这一仗,你说不定就从冒牌到正牌了。

    冒牌鬼差乌鸦心里苦,他就接了一个活儿,赚了一点儿零用钱,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秋时对这场混战的评价是:乱,一片混乱。

    借助怪门失控力量饲养自身的恶鬼极其凶悍,要不是他们的时间不够,迟迟走不出这扇怪门,他们早就在人世间作威作福。

    混战持续了很久,以双胞胎姐弟俩通过怪门的考验作为落幕。古远从怪门旁边的通道走出来的时候,他抹了一把血迹,扶着同样遍体鳞伤的古韵,他们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他获得了认可,她也获得了认可。

    他们获得了认可。

    新的实习守门人诞生,那一刻,血红世界的雾气似乎减轻了一些,站立在血雾里的人影缓缓的往后退去。

    笼罩这座城市的阴霾徐徐飘散,天空露出一丝明朗。

    第26章 他们的喵崽子

    有了实习守门人,怪门不再失控,环绕这座城市的不祥气息日渐消散。秋时将这归纳为不再有驳杂力量的溢出怪门,扰乱人世间的清静。

    这些年,秋时陪在顾长明身旁,他见证了鬼门替换过程中的各种乱象。这回的意外,使得顾长明的三魂七魄咯嘣脆,秋时忧心不已。幸好,这样的混乱即将结束。

    正如顾长明所说,鬼门的相关事宜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快要收尾了。即使偶尔冒出一点小问题,也能很快得到解决。

    秋时稍微安心了些,他心心念念的盼着一切尽早回归平静。

    混战结束后,顾长明给所有参战人员放了长假,让大家好好的休息一阵子,放松紧绷的情绪。就连借宿秋时家的鸦九,他也拽着另一只乌鸦开始了飞行旅行。

    只有秋时在家陪伴顾长明,所以也只有秋时知道,顾长明回家后,立刻陷入了昏迷。

    顾长明突然晕倒,他四周再次浮现薄薄的血气。秋时没回猫床,他静静地趴在顾长明的枕边,守护这对方。

    此刻,顾长明双眼紧闭,他的眉头微微皱着,他又坠入了某个不愉快的梦境。

    顾长明在打架,他和一抹血红的身影对打,双方谁也不肯让谁。

    早在鬼门出故障的初期,顾长明就出现了魂魄分割的症状。为了保障他的安全,也为了任务的顺利进行,地府先一步为顾长明进行了魂魄融合,将分开的魂魄重新聚集一处。

    顾长明看似恢复如常,实际上,他遇到了一点儿麻烦。分割的魂魄在融合之际,双方皆在抢占主导地位,认为自己是这副身躯的主人。

    自从鬼门出事,这类问题相当常见,分割的魂魄都不肯退步,以至于,地府每天为了分割的魂魄由谁投胎而深感头痛。

    顾长明坚持不让半分,血红人影停留在门后一段时间,力量驳杂,情绪暴躁。

    他可以接受自己的魂魄有变化,但他不接受有这种变化的自己出现在秋时面前。他不愿秋时担心他。

    顾长明很排斥血红人影,排斥这个让他受伤,让秋时担忧,让秋时睡得不踏实的另一个自己。

    他的魂魄融合了,融合却不怎么好。他嫌弃对方,对方也在嫌弃他,他们彼此针对,时刻不忘抢夺有利的主导地方。

    顾长明凝视着环绕自己的橘光,他又偏头看了眼环绕血红身影的橘光,这些力量全都来自秋时。顾长明早就有想法,将这些力量还给秋时。

    又一次,顾长明和血红身影大打出手,他们不顾一切的打碎对方。他们的魂魄碎裂越来越严重,然而,谁都没有停手,任由护着他们魂魄的橘光飘走。

    当最后一缕橘光飘出身体,他们对视的眼神猛地一冷,攻击霎时提升,疯狂至极,直到魂魄全部碎掉。

    秋时留意到顾长明的状态不对,他时刻准备出手,护住顾长明。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趴在枕边没多久,他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熟悉又温暖的力量笼罩着他,他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激不起反抗的情绪。

    随着他的呼吸,星星点点的橘光飘出顾长明的身体,而后融入秋时的身体。

    趴在顾长明枕边的小橘猫,他的身影在发生变化,他身后的假尾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新尾巴,一条原本就属于他的尾巴。

    不是虚假的力量聚集,而是货真价实的尾巴。

    尾巴回归后,秋时的外形再次有了改变,他从小橘猫的形态,转化为人类的形态。此刻的他,是顾长明见过无数次,熟悉的不能更熟悉的恋人模样。

    顾长明深爱的恋人完好的回到他的身边。

    顾长明依旧双眼紧闭,他的魂魄碎片铺洒一地,这些魂魄碎片终于停止了争吵。

    忽然,一块魂魄碎片闪过一道微弱的光芒,浮现出一段记忆。

    顾长明站在书桌旁,他身边坐着青年相貌的秋时,秋时这会儿正拿着笔,他在喜帖上方比划了两下,迟迟没有落笔。

    秋时偏头看着顾长明:“真的让我来写?我的字没有你好看,还是你写吧。”

    送给宾客的喜帖,哪怕只有寥寥几个字,秋时也希望是最好的。

    顾长明扬笑,他低头吻了吻对方的额头。他伸手握住秋时的手,修长的手指将秋时的手和秋时手里的笔一并握住,他笑道:“我们一起写。”

    一起写他们的喜帖,一起记录他们此生的重要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