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8

    筒子楼的那扇门,守门人齐小叶虽然出了事,她终归是守在那扇门的附近,怪门的狂躁十分有限。

    废弃医院和筒子楼相比,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好消息是这扇门至今没有身份确切的守门人,这对张亦世有利,张亦世有了一丝争夺守门人资格的可能。

    但是,严峻的难题同样摆在张亦世眼前。这扇门缺少守门人的根本原因,是理应成为守门人的那人没能出现。

    或许是死了,或许还活着,无论如何,对方没有站在这个地方,担负应有的任务。

    鸦九收集的资料里有一条对比记录。筒子楼的古怪,仅限于齐小叶一人,废弃医院的事故则牵涉到许多人和许多事,九个人相关的医疗事故不是小事。

    这类医疗事故,报告里有多少真多少假,顾长明很难确定。他怀疑,遭遇意外的那些人极有可能包括该出现却没出现的守门人,守门人困在门后,永远失去了站在这扇门旁边的机会。

    怪门在肆意抹杀那些有一丝一毫可能的守门人人选。

    张亦世是被怪门针对的下一人。

    不,兴许怪门早就盯上了张亦世,给张亦世布下陷阱。否则,张亦世怎么会平白无故的跑到偏远的废弃医院,这一切不是巧合。

    若非张亦世的运气好,他意外得到秋时和顾长明的援助,否则,他也会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废弃医院的深处。

    秋时深吸一口气,他的爪子紧紧的按在门上。门锁的橘色光芒渐渐飘出,怪门的摇晃愈发明显,是掩饰不住的疯狂。秋时晃了晃尾巴,提醒了一句:“小心一点儿。”

    他主要是提醒张亦世,一会儿恐怕会有意想不到的动静。

    怪门摇晃不停,张亦世的表情顿时严肃了几分,小黑猫察觉主人的情绪,他也快速的做好战斗准备。

    张亦世握紧拳头,他不能失去这次机会,纵是门后的景象再可怖,他非面对不可。他没有退路,他的身后是悬崖峭壁,前方才有生路。

    第24章 疯狂

    门锁的橘光飘散的那一秒,血红怪门发出“吱嘎”一声响。明明没人推开门,怪门却反常的打开了一道缝。

    门缝里透出的景象诡异至极,血雾弥漫的世界站立着九道人影,他们高矮胖瘦各不相同。他们普遍年龄不大,他们曾在这所医院住院,后来他们被怪门拽到门后,他们再也没能逃离。

    年复一年,他们束缚在这个古怪的世界动弹不得。

    他们心底有迷茫,有疑惑,还有被血气染红的仇恨。他们憎恨这样的不公平,他们憎恨完好无损的张亦世,憎恨张亦世站在这扇门外仍然拥有自由。

    他们无法接受张亦世的好运,凭什么张亦世没受到诸多的限制,凭什么他们不能离开。

    难道就因为他们其中一人,有可能成为所谓的守门人,所以,他们全都逃不开恐怖的厄运?他们不是守门人,他们为什么要遭到这些不属于他们的折磨?

    九道充满仇恨的目光紧盯张亦世,即使他们同样看不惯封锁怪门的秋时,但他们知道,张亦世为了这扇门而来,为了守门人的位置而来,张亦世才是他们的首要敌人。

    他们恨透了这扇门,恨透了这个血红的世界,也恨透了身份不明的守门人。正因如此,他们一定要除掉张亦世,他们不允许守门人的诞生。

    红色的眸子恨意翻滚,他们朝着两侧裂开的嘴角挤出凶狠的话语:“死,去死,去死!”

    守门人非死不可。

    若不是守门人,他们何必承受这些苦难。他们被守门人牵连,他们的将来被抹去,他们的人生已无路可走。

    他们痛苦不堪,他们绝不接受守门人的过上好日子。不管是谁,但凡有一丝一毫成为守门人的心思,就得为此付出沉重的生命的代价。

    九道身影受到强烈刺激,他们在血雾里飞速变化。

    他们停留在门后的世界多年,他们可以成长,他们可以长大,他们却永远走不出这个令他们深恶痛绝的囚笼。

    一道又一道张牙舞爪的身影变得清晰,张亦世的心情随之一点点的下沉,沉到难以承受的压抑。

    他看清了面前这几人的模样,站在边缘的一人正是张亦世接到的委托。张亦世以为自己找错了方向,他在废弃医院一无所获,殊不知对方就站在他的面前,站在距离他很近很近的地方。

    张亦世张了张嘴,他没能发出声音,安慰的话语太苍白无力。

    有一位母亲,她委托张亦世寻人,她苦苦等待自己的孩子回家。在张亦世的身后,也有一个人在等着他回去,他俩的矛盾没有解决,他们没能心平气和的好好交谈。

    张亦世要回去,他不能困在这里。

    张亦世毫不犹豫地冲向那九道身影,他没有回头看秋时和顾长明,他没有开口让秋时和顾长明帮他。

    守门人的资格只能由他亲自去拿,由他战胜长久困在此地的九道身影,由他亲手为自己争取一个拥有无限可能的将来。

    张亦世和九道身影扭打成一团,小黑猫跟随自家主人,勇敢的冲向前方。

    张亦世寡不敌众,他很快遍体鳞伤,门后的九道身影不但不虚弱,反而极其强悍。他们挥动的拳头宣泄内心的痛苦和愤怒,他们的力量暴躁而驳杂,与齐小叶先前的状态类似。

    秋时静静地看着张亦世同那些身影混战,他静静地看着张亦世的伤势越来越重,他没有随意的插手这件事。

    张亦世要体现出自身价值,证明他有守护这扇门的勇气和实力。

    这会儿,顾长明没在意张亦世和九道身影打架,顾长明在认真的观察这扇怪门。

    秋时顺着顾长明的方向看去,惊觉门框的某处泛着一抹微不可见的光芒。要不是顾长明的提示,秋时怀疑自己无法察觉这道光芒的存在。

    “这是什么?”秋时忍不住问了句。

    顾长明的手指在光芒表面轻轻的一点,他说道:“一线希望。”

    属于守门人的一线希望。

    顾长明从门框牵出一丝暗淡的光芒,光芒不怎么明亮,给人的感觉却是说不出的微妙。光芒聚集越多,它越像齐小叶的守门人令牌。

    只不过,光芒仅有一丝相似而已,与真正的守门人令牌差别很大。

    秋时好奇的接过那团光芒,光芒对秋时缺乏吸引力,它只是对成为守门人有一定的但非常有限的帮助。

    秋时捏了捏光团,问顾长明:“我们现在怎么办?”

    说好了张亦世凭本事自行解决困难,但对手毕竟有九个,张亦世和小黑猫只有挨打的份儿。他们被打得很惨烈,坚持着不肯低头的意念。

    顾长明扫了眼混战中的张亦世,他之所以取出这道光芒,为的是尽一臂之力,帮张亦世一把。

    张亦世要成为守门人,哪怕是临时的,这个资格也不是那么容易获得。从怪门取出的光芒,作用在于连接守门人的令牌,它具有些许力量,有概率被怪门认可。希望虽微小,总比赤手空拳挨打要好。

    顾长明随手将那团光芒抛向张亦世。

    他刚一动手,另外九道身影当即挪动了位置,他们的目光从张亦世身上,移向这团光芒。

    他们不是没有留意到顾长明的动作,他们不是不懂发生了什么,他们更不是不清楚这团光芒的作用。

    他们知道这团光芒的作用非常大,非常重要。他们有他们的心愿,他们照样渴望成为守门人获得解脱。他们早就做好准备争抢这团光芒。

    光芒一动,九道身影全都动了,他们从围攻张亦世,转眼变成了抢夺那团光芒。他们彼此间不再是合作关系,光芒现身的那一秒,他们成了竞争对手。

    这些人影的攻击方向改变,张亦世承受的压力顿时减轻。眼下不是清闲的时候,更不是休息的时候,此刻对张亦世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时刻,他要拼尽全力赢得这场胜利。

    张亦世稍稍缓了口气,他随即扑向光团,争抢光团。九道人影不再齐心协力的对付他,张亦世的处境大大改善。

    秋时瞅着那些疯抢光团的身影,他忍不住抖了抖胡须,给出评价:“疯狂。”

    很疯狂,不仅仅是这九道身影在疯狂,血红世界的其他人影也受到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全都转向了光团。这道光芒不知从何而来,但是它能给他们带来莫大的好处。

    他们平时不敢和另外九道身影作对,可是,当利益到达一定的程度,这种束缚顷刻间打破。

    第25章 他获得了认可

    秋时看了看在人影堆里的张亦世,又看了看焦急的小黑猫,他满心的同情。他不懂,顾长明到底是在帮忙,还是在添乱。

    目前的局面太乱,乱得一塌糊涂,秋时想象不出,这场混乱将以怎样的结尾作为结束。

    那团光芒瞬间被众多的身影掩埋,争抢的人数太多,一时半会儿竟是谁也得不到它。

    有意还是无意的,那团光芒渐渐退后,它慢慢地挪动,不动声色的退向了血红世界的深处。周围的身影根本没在意光芒是不是跑远了,他们的目的十分明确,他们要将这团光芒占为己有。

    秋时无奈扶额,眼看着光团引来无数追逐的身影,再眼看着一大群的身影跟着光团涌向血红世界的深处。

    距离远了,秋时很难辨清现场的情况,他不知道争抢是不是结束了,他也估摸不准到底谁能获胜,又以怎样的方式获胜。

    秋时看着顾长明,顾长明笑了笑,没为小橘猫解惑,他望着血红世界说了句:“差不多该回来了。”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顾长明丢下话没多久,难得清静的血红世界浮现出一道人影,人影越来越近,人影身边还跟着一只小黑猫。

    是张亦世回来了。

    张亦世比最初和九道身影打架那会儿更惨,他浑身上下全是伤,伤得非常重。

    好在张亦世身上披着那件黑色的斗篷,斗篷蕴含特殊的力量,黑袍表面游走的金丝明亮耀眼,它们为张亦世疗伤,源源不断的修复张亦世的伤口。

    不得不说,这件斗篷的效果比秋时预料的更好。

    顾长明看了看张亦世:“感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