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6

    不单单是张亦世,双胞胎姐弟的情况与张亦世一模一样。

    他们莫名其妙的被复制了一份,包括他们的母亲古宁馨,也没能避免一分为二的命运。

    秋时恍悟,张亦世他们为什么心急火燎的要开门出去,任谁面对另一个自己,恐怕都得抓狂。

    同样的,秋时无比庆幸他和顾长明不开门的决定。他们若是当真开了门,两个张亦世,两对双胞胎姐弟,他们救谁出去,又留谁在血红世界?谁正常,谁不正常,谁能分辨得清?

    秋时下意识的瞅了瞅四周,好在这个鬼地方没有冒出一只和他相同的橘猫,猫妖不接受轻易复制。这儿没有多余的秋时,也没有多余的顾长明,一人一猫,依旧是一人一猫。

    鬼门刚显现异样的时候,秋时和顾长明就不可避免出了状况,后来,地府着手消除了他们身上的各种隐患,使得他们不再有复制一份的尴尬。

    筒子楼的怪门近在咫尺,由谁出门,又该怎么出门成了难题。黑裙齐小叶没发表意见,年幼的齐小叶也不说话,她们一左一右的守在门边。

    秋时不明白齐小叶举动的意思,他装作若无其事地挠了顾长明一下,催促顾长明赶紧想办法。

    张亦世几人的情况和齐小叶不同。

    长大后的黑裙齐小叶,她的手腕系着一块令牌证明身份。张亦世他们没有这种待遇,他们还是他们自己,没有任何令牌表明他们具有某些不为人知的新身份。

    按照顾长明一贯的判断方法,顾长明向来是烧一烧,然而,把所有人烧一烧,很容易烧出麻烦。鉴定了真假,却把人给烧没了,这样得出的真假毫无意义。

    第21章 这扇门交给你

    前方的怪门融入了秋时的力量,可以直接定位筒子楼。

    顾长明的记忆有损失的秘密,顾长明知道,秋时知道,其他人并不知情。

    黑裙齐小叶系在手腕的令牌有“守门人”的字样,年幼齐小叶的家住筒子楼,顾长明有必要赌一次,赌齐小叶负责守的门是面前的这扇门。

    顾长明对齐小叶说:“这扇门交给你。”

    黑裙齐小叶点头,她坦然接受顾长明的命令。她的视线移向秋时,等待秋时抽走封住门锁的橘光。没有外力介入,她才能彻底的接管这扇门。

    秋时有些不安,失去他的力量阻拦,他害怕怪门产生某些不好的变化。他犹豫两秒,终是信赖顾长明的推断。

    一团橘色的光芒飘出门锁,怪门眨眼间血气缭绕,浓烈的血气在怪门表面刻下一道又一道玄妙的花纹,组成一个狰狞的鬼头。

    黑裙齐小叶手腕的令牌光芒四溢,令牌的光芒和怪门的光芒缠绕。随后,令牌表面的门的图案,转为眼前的怪门模样,直至两扇门彻底重叠。

    黑裙齐小叶的使命诞生,从此以后,由她镇守这扇门,由她抵挡妄图接近这扇门,逃出这扇门的邪念,直到任务结束为止。

    守门人的身份确认,黑裙齐小叶分布在血雾各处的魂魄悉数回归。她慢慢闭上双眼,整理遗失的记忆。她和年幼齐小叶分开了,某些变故导致她们不再适合重新合为一人。

    黑裙齐小叶确定守门人职责的那一秒,顾长明脑海中闪过一些景象,同他和秋时有关。

    这会儿,有太多外人在场,不是和秋时讨论这些过往的好时机。顾长明话题一转,转向筒子楼,由齐小叶汇报这些年的种种变故。

    齐小叶早该成为筒子楼这扇门的守门人,阻止鬼门泄露的驳杂力量污染外面的世界。谁知道她中途遭遇意外,迟迟没能完成守门人的任务。

    齐小叶的运气不好,年幼时期的她刚刚有觉醒的苗头,家里一反常态的变故不断。

    如今想来,齐小叶怀疑自己的守门人身份提前泄露,引来了某些人的算计。有人企图借助鬼门混乱期的力量谋取私利,他们不允许守门人的存在。

    齐小叶的父亲欠了一大笔钱,放债的人借机绑架齐小叶。可惜,对方没能成功。

    齐小叶的母亲有一个情人,这个情人要利用齐小叶的生命威胁齐小叶的母亲。可惜,对方还是没能成功。

    她躲过了一次两次,她的好运却没有持续到最后。

    那天放学后,齐小叶站在十字路口等着过马路,她恍惚间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声音来自她的同桌。她下意识的回头看,没有看见任何人。

    齐小叶的意识很快模糊,她隐约见到满脸笑容的同桌,对方欣喜地拉住她的手朝着学校走。同桌说,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和齐小叶分享,秘密就在旧教学楼里。

    她不断的挣扎,她不要去旧教学楼,她莫名的感到那里有危险。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同桌拉扯她胳膊的力气很大,她根本无法挣脱。

    无形的力量强行拽着齐小叶进了学校,同一时间,一缕飘忽的气息停留在十字路口。

    那道气息想过马路,想回家,可偏偏她太虚弱了,她哪儿也去不了。她浑浑噩噩地徘徊在路口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直到引魂的火焰点亮,为她指引方向。

    另一边,齐小叶被拽进旧教学楼,她见到遍地的黑影,每间教室都有,黑影发疯地拉扯齐小叶,恨不得将她撕得粉碎。

    齐小叶不顾一切的反抗,她很害怕,黑影在夺取她的某些东西,属于她的绝对不能弄丢的东西。

    她不可以输。

    齐小叶心一横,她一头撞进那个血红的世界。

    强大的冲击使得她瞬间散成无数碎块,零星的分布在血红世界的各个角落。对方没能在她这儿得到多少好处,而她再也不是原来的她。

    直到顾长明出现,他带来了年幼的齐小叶,黑裙齐小叶依附最初的气息,她重新在血红世界凝聚。

    分开容易,聚合难。分散的力量面临污染,无比驳杂,昔日的齐小叶承受不住这种程度的驳杂力量,她不得不分为两人。

    鬼门混乱造成的影响一如既往的严重。

    幸好齐小叶剩余的一缕魂魄在外,她没有彻头彻尾的迷失自我,她残存着些许念头,以至于筒子楼的这扇门避免了完全沦陷的厄运。

    奈何守门人不在,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这扇门的情况注定越来越糟糕。门上方的灯对应了门的当前状态,绿灯是可控,红灯意味着这扇门失控。

    被污染的力量不断的外溢,加速破坏亡魂道路的稳定,对正常的人类世界造成恶劣影响。

    通常情况,守门人往返门的两边,即生死两界,担任守护职责。

    黑裙齐小叶和年幼齐小叶虽已分开,使得她往返的能力受限,不过她有解决的办法。黑裙齐小叶留在血红世界,守在门后,年幼的齐小叶返回筒子楼,由她守在门前,里外各一人,镇守怪门。

    一个自己不能完成任务,就由两个自己齐力完成,扛起肩头的重任。

    秋时得知齐小叶早些年的遭遇,他很是感叹这个小女孩的不幸。要不是齐小叶有守门人的任务在身,她的一生也许能宁静而平淡。

    由于黑裙齐小叶拥有筒子楼守门人的身份,她借助怪门足以准确判断每人的状态,谁被驳杂的力量污染,谁又正常。没污染的魂魄尽快送返门外,剩余的魂魄不准擅自离开,这是齐小叶的职责所在。

    因此,秋时和顾长明此行,他俩相当于只救出了一半的人,留了一半的人在门后。

    秋时和顾长明出了筒子楼,他们没在城里转悠,而是直接回家,跟着他俩一道回去的还有张亦世几人。

    看着数量增加的客人,秋时一脸淡定。家里有借宿的鸦九和乌鸦,也不差再多几个人睡地铺,随便这些人怎么折腾,反正没人和他争抢猫床。

    小黑猫向来听话,他一直乖乖的睡在张亦世的枕边。

    客厅里,古宁馨陪在两个孩子的身边。她先给家里打了电话,免得家里人担心,之后,她一边安慰情绪低落的古韵和古远,一边思考下一步怎么办。

    尽管他们走出了那扇门,在诡异的血红世界,还留有另一个他们,那是他们原本的一部分。

    魂魄一分为二的场景匪夷所思,古宁馨勉强能维持情绪稳定,她身边的两个小家伙终究太年轻,他们无法冷静。

    他们忧心丢失的另外的自己,他们害怕将来数不胜数的变故。

    距离母子三人不远,是沉默良久的张亦世。张亦世一次次拿起手机,又一次次纠结的放下手机,他始终没有按下那个熟悉的号码。

    他累了,他疲惫不堪,他的生活一团糟。看不到前景的恋情,犹豫不决的恋人,如今他还得面对魂魄一分为二的自己。他活得很失败,他还拖累了陪在自己身边的小黑。

    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张亦世盯着通讯录好一会儿,他删掉了通讯录里的那个名字,然后按下了关机键。

    没有以后,不想再谈以后。

    第22章 一定帮你找回来

    晚些时候,秋时家的客人又多了一位,宁许来了。

    宁许找不到张亦世,他联系了顾长明。秋时看在自己收了对方一张空白支票的份上,他大方的提供了张亦世的坐标。

    张亦世和宁许在秋时家里闹分手,秋时表示阳台借给他们用,冷战也好,吵架也罢,随便他们发挥。

    这两人没吵架,直接进入冷战阶段。他俩一人坐在沙发的一端,你不理我,我不理你,看得秋时牙疼。

    秋时不懂,一天到晚吵吵吵的有什么意思,他和顾长明就不吵架。以前顾长明事事顺着秋时的脾气,秋时说什么就什么。

    而现在,顾长明的三魂七魄出了一点儿状况,秋时又失去尾巴导致修为降低,他俩最大的矛盾估计是顾长明限制秋时的食谱,避免秋时乱吃东西肚子痛。

    当然,秋时和顾长明是到了即将宴请宾客的那种关系,与张亦世他们至今不公开的恋情截然不同。

    入夜,秋时趴在猫床迷迷糊糊的睡着。

    而进入梦境的顾长明眉头微皱,他的呼吸有点不稳。

    顾长明站在一扇血红的大门旁,他推开门,正要离开这个地方。鬼门毫无征兆地晃动了几下,顾长明的头突然一阵剧痛,突如其来的灾祸险些要了顾长明的命。

    片刻后,顾长明茫然地站在门外,他恍惚记得自己要见谁,见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然而,剧痛令他忘却了对方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