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3

    他不懂猫语,无奈地望着小橘猫伸向他的爪子。一只猫爪报价多少?五千?五万?难不成五十万?这是明目张胆的打劫吗?

    秋时收获一枚叠成五角星的空白支票时,他有点懵。

    定金到底给不给?他爪子伸出来这么久,五条鲜鱼呢,居然用五角星滥竽充数?

    宁许有钱任性也不能这么挥霍,乱给空白支票的习惯得改,万一哪天撞到坏心眼的家伙,填个几万亿,宁许就惨了。

    秋时闷闷的收下空白支票,顾长明轻柔的按了按小橘猫的脑袋,他淡淡地说道:“他想要的,未必是这些。”

    宁许不清楚秋时想要什么,所以他给错了,宁许清楚张亦世想要什么,他却一直没有给。

    依旧是没头没尾的话,宁许转身离开的步子微微一顿,他唇角紧绷,终究什么都没说。

    秋时抬头看着顾长明,他面无表情。

    这位大兄弟,你以为你知道我想要什么?还好意思教训别人?自己做过的事,自己说过的话,自己都忘得一干二净。

    地府的门,一定是秋时这辈子最讨厌的破门,拖得他迟迟没能结婚。

    顾长明和秋时再次站在学校对面,不远不近地观察这所小学。

    学校的占地面积不大,新修的教学楼在前,崭新的大楼撑起学校的门面。旧教学楼在后,隐在新教学楼的后方,藏起自身的破旧气息。

    张亦世提供的符纸,力量轻微的波动,直指这所学校。即使在白天,也有不止一道的冰冷视线落向秋时和顾长明。

    旧教学楼的窗边没有人,但秋时知道有人站在那个地方看着他们。秋时和顾长明观察学校的同时,有人也在暗中观察秋时和顾长明。

    此前,秋时他们为齐小叶引魂,学校对他俩的敌意还不明显。这次,他们直奔旧教学楼而来,学校释放的铺天盖地的敌意毫不掩饰。

    张亦世说对了一部分,夜晚的学校确实比废弃医院凶险得多,远远超过了张亦世的预计。张亦世没挑战学校的险境,是一种幸运。

    好在有秋时和顾长明代替张亦世走这一趟,否则任由张亦世独自应对这一切,张亦世也别东窜西逃了,直接躺平等死比较轻松。

    秋时和顾长明没在学校附近停留太久,他们打算到了晚上再来仔细查看确切的情况。

    顾长明转身之际,秋时眼角的余光意外的瞅到两人,不算熟人也不算完全的陌生人,那对双胞胎姐弟不知为何来到小学的门外。

    古韵和古远姐弟俩通过筒子楼的镜子,见到镜面浮现的大鼓,他俩立刻慌忙开溜。他们嘴里嚷嚷着要和张亦世再决胜负,双方却不见再次比试的迹象。

    相比比试能不能胜利,秋时认为姐弟俩回家挨揍的可能更大。

    只不过,姐弟俩挨揍有,自由同样有。这不,姐弟俩又顺利的溜达出门,他们脖子上仍然戴着羽毛项链,手里却少了小鼓,极有可能被家里的大人给没收了。

    双胞胎姐弟围绕学校转了转,两人嘀嘀咕咕的研究什么。他们反复讨论了一会儿,情绪渐渐的轻松,他们打量学校的目光从沉思犹豫转为自信坚定。

    姐弟俩的现身,使得旧教学楼不再关注秋时和顾长明,视线进而落在古韵和古远的姐弟的身上。

    傍晚,填饱肚子的一人一猫重新出现在小学附近。也许是变天降温了,夜风透着一丝不符合季节的寒冷。

    校园内,不安分的气息躁动不已,放在顾长明衣兜的符纸颤抖不停,难闻的味道不断飘向前方的学校。

    秋时环顾四周,他们接了一个麻烦的活儿。

    这里不是城郊的废弃医院,这是城里的一所学校,别的不说,方圆内的摄像头数目绝对不少。他们进出学校都无法悄然无息。

    第17章 陷阱

    凌晨,秋时和顾长明进入了静寂的学校。

    夜色加深,弥漫在校园内的气息已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危险感越来越浓郁。月光暗淡朦胧,一双看不见的大手遮挡了夜幕。

    阴冷的夜风团团围住秋时和顾长明,夜风化作利刃,恨不得割得他们遍体鳞伤,鲜血直流。

    这种程度的攻击能吓唬普通人,对秋时毫无影响。秋时抖了抖橘白相间的猫毛,他皮厚肉粗,遮天蔽日的风刃照样无所畏惧。

    他俩没急匆匆的冲进旧教学楼,秋时研究了一会儿教室,他歪了歪脑袋:“每间教室都有‘人’?”

    出乎秋时的意料,人影的数量又多又分散。

    布局有核心,核心是破局的关键。

    筒子楼的核心在四楼的第二间房间,齐小叶的家。废弃医院的核心是围困张亦世的那间病房。

    一开始,秋时以为,旧教学楼的布局核心是四楼的某间教室。不曾想,整整一栋楼,每间教室关着的人影数量相差无几。

    门里门外的交易,一个比一个难解决。总有那么些恶鬼不安分守己,天天盼着借助怪门的力量,挣脱地府的枷锁。

    顾长明探查的结果与秋时一致:“目前看来,每间教室都有‘人’。”

    对方采用这种手段耗费他们的时间,不确定敌友,不了解善恶,也许是囚禁此地的寻常亡魂,也许是伪装成寻常亡魂的恶鬼。顾长明的确不好直接动手烧掉这些人影。

    遍地的陷阱,布置整座教学楼妥妥的大手笔。

    “‘人’太多了,好烦。”秋时生气,他生气对方困住这么多魂魄,生不安宁,死也不安宁。

    怪门后方的家伙,心心念念的盼着鬼门不对劲,一天到晚的瞎折腾。

    秋时要封门,他一时间不好判断该封哪扇门。

    顾长明取出张亦世给的三角形符纸,受到旧教学楼的影响,符纸散发的味道难闻至极,与门后的死亡臭味大同小异。

    臭味就像一根无形的丝线,它飘进旧教学楼指引方向,它在四楼盘旋。

    顾长明看了一眼符纸的指引,他并不准备借助符纸的力量,他从容地烧掉了符纸。

    符纸燃烧的刹那,旧教学楼里腾起一股怒意。烧符纸引起楼内的动静,意味着两者具有必然的联系。

    秋时懒归懒,他终究是猫妖,眼神不差:“张亦世骗我们?”

    “不是,”顾长明摇头:“他没骗我们,是他被人骗了。”

    不是顾长明小瞧张亦世,而是以张亦世目前的能力,他画的符根本镇不住这道牵引力量。有人故意采用这种方式引张亦世入陷阱,如同在废弃医院的所作所为。

    顾长明习惯用燃烧的手段判断凶险,任何东西烧一烧,他就明白相互之间的联系。

    他烧掉符纸和符纸内的牵引力量,牵引力量的抵抗格外用力,它企图逃跑,可惜它落在顾长明手中逃无可逃。

    不仅如此,顾长明燃烧牵引力量时,他更是沿着牵引力量的那条线烧向了另一边。

    教学楼那端的怒意告诉顾长明,他烧到了藏在楼里的某个东西。

    牵引力量并不在张亦世的掌控范围内,有人专门提供给张亦世,引着张亦世自取灭亡。

    不得不说,张亦世命不该绝,重重陷阱没能困死张亦世。他在废弃医院逃过一劫,在旧教学楼又逃过一劫。

    狩猎。

    秋时微微眯了眯眼睛,事到如今,这事不再是秋时和顾长明进不进教学楼,而是还有多少人会落入这里的陷阱。

    秋时扬起脑袋凝视前方的旧教学楼:“这里的陷阱不是为我们准备的。”

    半夜的旧教学楼有人,和教室的那些“人”不一样,那是没有呼吸没有生命的“人”,而刚刚走进教室的是有呼吸有生命的活人。

    双胞胎姐弟胆子大,不管不顾的冲进旧教学楼。

    他们不但进了楼,还相当不怕事的直奔教学楼第四层楼,正是先前牵引力量指的陷阱位置。他们傻头傻脑的一间一间的查看四楼的教室。

    张亦世也好,双胞胎姐弟也罢,他们从来没意识到自己落入陷阱,被人视作猎物。

    小家伙们学艺不精,胆大妄为的半夜蹦跶,张亦世作死,双胞胎姐弟同款的作死。

    为此,张亦世险些丢了小命,躺在医院养伤。双胞胎姐弟的处境也不乐观。姐弟俩上次好歹有小鼓撑场面,他们这次双手空空还敢往旧教学楼四楼冲,简直不省心。

    秋时心底的疑惑加重:“他们查的会不会是同一件事?”

    时间太巧了,两拨人同在筒子楼,又同在旧教学楼。他们在同个时间段,不早不晚的达到同一个地方,调查相同的一个事件。然后,他们面临同样的危险。

    怪门试图将他们全部拽到门的另一边。

    秋时话音刚落,四楼的两道人影眨眼消失不见。

    此刻的凭空消失,最大的可能是双胞胎姐弟陷入了门后的世界,他们在另外一个世界,所以秋时看不见他们在哪儿。

    时间紧迫,顾长明来不及从楼梯冲上楼,他托起秋时直直的抛向四楼。秋时借助顾长明的力量猛地往上一跃,他伸出爪子大力地挥向窗户。

    “咔嚓”,玻璃表面赫然出现五道贯穿整间教室的裂痕。窗户一阵剧烈的扭动,覆盖在玻璃表面的黑影不甘的怒吼,它们对秋时深恶痛绝。

    秋时不理会黑影的吼叫,他果断的又挥了两爪子,毫不留情的撕裂玻璃窗的全部黑影。

    同一时间,顾长明出手了,一团团跳动的火苗穿透没有黑影覆盖的玻璃窗,不偏不倚的落进教室,点燃挤满教室的纸人。

    秋时看见了困在纸人堆里的双胞胎姐弟,他没轻易进入教室,他在小心寻找那扇门的位置。这一刻的教室门变得十分普通,那扇门居然跑了。

    秋时灵敏避开擦身而过的小火苗,他扭头瞪了顾长明一眼。小心点儿,手稳点儿,点燃猫毛怎么办,烧秃太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