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2

    在废弃医院那会儿,黑灯瞎火的,张亦世又裹着斗篷,满脸血迹,秋时没留意对方的模样。

    眼下,秋时认真地瞅了瞅张亦世的脸。帅男人之称有点过了,用眉清目秀的大男孩形容张亦世比较贴切,张亦世像是刚毕业初入社会的小青年。

    张亦世的枕边放着折叠整齐的黑色斗篷,它是昨晚护住张亦世小命的功臣。没有这件斗篷的保护,张亦世估计得在重症监护室躺好几天。

    张亦世没绕弯子,时间紧迫,他简单的向顾长明他们说了说第五个地点的情况。接着,他递给顾长明一个大信封,里面放着相关资料。

    十来张照片和几页文字新闻的报告,而对应的地点着实让秋时意外:“学校?”

    张亦世点头:“是的,学校。”

    他稍微顿了顿,又补充了几个字:“夜晚的学校。”

    照片拍的是一所小学,分别对应着学校的大门,新教学楼,旧教学楼等一系列的新旧交杂的建筑。

    新教学楼的人多,旧教学楼的人少,自从新教学楼修建完成,学生们的主要课程集中在新楼,年代久远的旧教学楼愈发的冷清破旧。

    张亦世调查小学环境的那天,白天一切正常。白天的学校全是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开怀的笑声好似一堵牢固的墙,阻隔所有负面的力量靠近。

    然而,一到夜晚,学校的气氛截然不同。旧教学楼化身为一只立在黑暗深处的怪物,怪物随时可能发起进攻。

    张亦世当时大惊失色,他没料到教学楼里竟然有人。

    夜色之中的校园,旧教学楼内影影绰绰的人影,人影站在昏暗处看着张亦世,不带感情的双眸静静地看着他。

    张亦世回想起那时的景象,他脸色一沉:“冷冰冰的注视,让人特别不自在。”

    秋时默默地琢磨着张亦世的经历,学校半夜有人?是谁?

    这所小学不是寄宿制的学校,下午四点半,学生们放学回家,热闹的学校转眼安静。没了白天的磅礴生机,只剩夜晚的死气沉沉。是谁留在学校?

    是某个孩子被欺负,困在教室没能回家?还是有纸人或者其他的邪灵作祟?

    这是张亦世推算的凶险地点,撞到不正常状况的可能相当高。

    其中,这所学校最不正常的是,秋时和顾长明去过这所学校。他们没在校内溜达,而是在校外的十字路口为齐小叶引魂。

    秋时静静的递给顾长明一个眼神,他们此前曾疑惑,齐小叶的魂魄不完整,缺失的部分去了哪儿。如今看来,少了那些会不会是关在了学校里?

    顾长明示意秋时别急,他问了张亦世如何运用力量的牵引,又如何借助张亦世的推算寻找具体的方位。

    琐碎的问话交给顾长明负责,秋时只需要淡然地蹲在顾长明的肩膀,充当一只乖巧的小橘猫,惹得医生护士们频频回头。

    他能为顾长明提供更高的回头率,小橘猫照样能吸引众多的视线。

    顾长明反复核对了力量的牵引方式,张亦世从黑袍的口袋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叠成三角形的符纸,符纸正中的位置微微拱起,包裹着用于感应的主要物品。

    时间久了,符纸也染上了难闻的味道,和诡异的紧急出口的味道如出一辙。

    牵引是张亦世的寻人手段,他利用这些借来的力量一步又一步的走向最终答案。张亦世坚信这次的推算准确有用,第五个地点肯定会有一个结果。

    张亦世提醒顾长明和秋时:“夜晚的牵引力量比白天明显,不容易看错。”

    这是张亦世连续半夜外出的重要原因。筒子楼那会儿,张亦世本意是通过白天的比试,抓紧时间探查情况,待到入夜,他再悄悄潜入筒子楼。

    谁知道,张亦世在筒子楼空手而归,牵引的力量摇摇欲坠,感知的能力大降。

    张亦世猜测,筒子楼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变故,导致能量的波动剧变,牵引的力量无法维持。

    他找不出改变筒子楼环境的原因,他思前想后,放弃了当晚返回筒子楼的决定,他集中精力准备应对下一个地点,废弃医院。

    废弃医院的探索过程相当可怕,好在,张亦世最后的结果不算太坏,顾长明两人及时赶到,他和小黑没被束缚在门后。

    门后究竟是怎样一副景象,张亦世不说,秋时也懒得问。

    一扇门一条通道,从绿色标识的安全通道,变成红色的禁止通行。怪门从来不是真正的安全,开启生与死的交易通道,哄骗生魂的进入,以达到交换的目的。这般行为恶劣得令人发指。

    顾长明把资料重新装进信封,他冲张亦世说道:“我们今天晚上去那所小学。”

    既是打探有用消息,给那位坚持不懈寻找女儿的母亲一个交代,也是查看齐小叶的魂魄去向,争取早些复原完整的魂魄。

    闻言,张亦世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恳求实力不弱的陌生人帮忙,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张亦世曾考虑,假如顾长明他们不同意,他就厚着脸皮联系双胞胎姐弟,替他走一趟夜晚的学校。

    筒子楼的对决来自古韵和古远,是双胞胎姐弟实力的体现。他们在观察张亦世的能力,张亦世同样在观察对方的能力,初步判断,姐弟俩并不是满口胡言的骗子。

    顾长明答应张亦世帮忙,他收了资料,却没有收取酬劳:“先解决小学的麻烦,别的再谈也不迟。”

    简而言之,他们可以先办事后收钱。

    顾长明抱着小橘猫,起身要走,病房门冷不丁的推开,某位混蛋男朋友拎着水果走进病房。

    混蛋看见房里的顾长明不由一愣,随即他露出极其危险的表情,差点忍不住质问顾长明为什么在这儿,他的眼神里全是“不用说,我就知道你们的关系有问题”之类的情绪。

    顾长明看得出混蛋的心情不爽,不过他懒得解释,别人的男朋友与他无关。

    一旁,张亦世有些头疼,他和对方的关系直线跌到低谷,他俩上次通话结束的原因就是吵架,闹得很不愉快。

    张亦世厌烦了偷偷摸摸的谈恋爱,他不愿意永远藏在暗处,他渴望光明正大的站在对方的身边。

    混蛋却总是以事业和家人为理由,一拖再拖,让张亦世多给他一点时间。

    张亦世最生气的是,混蛋竟然相亲,和父母安排的结婚对象吃饭,哪怕混蛋解释说他不会和那人结婚。张亦世怀疑自己这辈子都走不到明处,永远被摆在见不得人的位置。

    他气狠了,也受够了,他不要再在这棵树吊死。他不想听解释,他不想继续耗下去。混蛋给不了他承诺,他就自己自动自觉的滚。

    要不是突如其来的委托,张亦世相信自己早就滚远了,不会再回来。

    这道坎儿翻不过去,张亦世迟早会离开。

    这一刻,医院的病房里,混蛋对顾长明说:“我们谈谈。”

    顾长明摇头:“不喜欢,不会和你抢。”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秋时听得仰头望天花板,别问他,这事与猫无关,用不着找猫一起谈。

    第16章 快用钱砸我

    混蛋的本名叫做宁许,他的身份是张亦世的男朋友,关系摇摇欲坠,随时一拍两散的那种男朋友。

    宁许和顾长明的谈话地点不在张亦世的病房,既是为了不影响张亦世休息,也是避免张亦世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你是不是有和他类似的能力?”宁许问顾长明。

    宁许口中的“他”指张亦世,“能力”则包含各个方面。

    他不等顾长明回答,又自顾自的往下说:“他接的委托非常危险,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仅凭他自己解决不了,对吗?”

    顾长明点头:“是的。”

    顾长明实话实说,以张亦世的能力,他卷入这次事件有幸保住小命极其不易。别的事,张亦世根本做不了。

    宁许沉默片刻,他表情复杂地打量顾长明几眼:“你的能力比他强,你能帮他,对吗?”

    顾长明不在乎对方的眼神,他不慌不忙的给了肯定的回答。

    昨晚,宁许没问张亦世为何在郊外,为何受伤昏迷,他沉默的开车送所有人返回市区,给予了应有的信任。

    张亦世醒后,许多事对宁许闭口不谈。他俩现在的关系很糟,糟糕到彼此的沟通近乎断绝。

    宁许意识到张亦世陷入了危险,他却听不到对方的实话。

    张亦世的情绪很淡,淡到不见丝毫波澜,仿佛他的一切都与宁许无关,他们没有再接触的必要。

    宁许清楚他俩的问题出在哪儿,但他总是犹豫不决,终于,张亦世放开手放弃了他。

    宁许摸出支票本,张亦世一直拒绝和他交谈,他只好请顾长明出手,暂时保障张亦世的安全。

    秋时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手里的支票。

    用支票砸顾长明?

    开什么玩笑,难道某位混蛋男朋友看不出来顾长明这家伙不缺钱?

    妄图用钱收买顾长明,愚蠢到了极点,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砸支票就该砸秋时,请一位猫妖出手,多少人盼都盼不到的天大机会。

    顾长明是有钱人,可秋时是一只缺钱猫,用钱收买秋时保准可以发挥最出人意料的强大作用。

    秋时的视线无比火热视线,满满的全是“来啊,快用钱砸我啊”。

    顾长明见他这副样子,他笑着伸出手指挠了挠小橘猫的下巴,他对宁许说:“支票给他。”

    秋时给了顾长明挠下巴的机会,支票敢不给秋时,秋时铁定秒秒钟炸毛。

    宁许愣神,顾长明没毛病?钱多的给一只猫玩,不怕弄丢?顾长明是宠猫,还是对钱压根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