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1

    这里的动静闹得有点大,医院外的警车还没走,半夜的异常响动立即惊动了医院门口的那些人。

    警察赶到现场之前,顾长明扛起昏迷的青年退出医院,溜得无声无息。医院废弃已久,没有摄像头,给他们的离开提供了不少的便利。

    张亦世命大,这么折腾一遭还能活着回来,保命的手段不一般。

    秋时没有觊觎别人宝物的念头,他和顾长明把人救出医院,又得把人再送回医院。张亦世的伤,多半要在医院老老实实的躺一段时间。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大半夜连出租车的影子都看不见,不远处还有警车,怎么送医院是个难题。

    小黑猫给了秋时标准答案。小黑猫记得回家的路,他还记得主人常说,出了事,找混蛋,混蛋会帮忙的。

    秋时好奇,混蛋?

    小黑猫点头,是的,混蛋是主人的男朋友。混蛋经常欺负主人,总是半夜和主人不穿衣服打架,每次都是主人输,被混蛋压在下面,叫喊的嗓子都哑了。

    秋时别过头,他不笑,没什么好笑的,一点儿都不好笑。

    不知道张亦世和他的混蛋男朋友听不听得懂猫语,知不知道这只猫怎么看待他们。

    张亦世的手机里,当真有一个名叫混蛋的联系人。

    两人的关系好不好有点不好判断,单看通话记录,他俩的上次通话在一个星期前。谁家的男朋友一个星期联系一次?确定是男朋友?

    幸好,混蛋虽然叫做混蛋,他做事还不太混蛋。接到电话没多久,混蛋开车来到了顾长明给的地址。

    张亦世的混蛋男朋友,相貌不错,身材合格,穿着得体,经济条件应该也不错,只不过,为什么混蛋盯着顾长明的视线充满敌意?难不成混蛋怀疑自己的头顶绿油油?

    也对,绝大部分男人面对顾长明这种档次的对手,都会有压力。

    秋时淡定地伸出爪子拍拍顾长明的脸,让你长得帅,脸帅拉仇恨,救人还被别人怀疑居心不良。

    第14章 五个地点

    清晨,厨房里飘出瘦肉粥的香味。

    秋时躺在柔软舒服的猫床翻了个身,继续睡觉。顾长明的一日三餐和他没关系,好吃的全在顾长明碗里。秋时懒洋洋地伸出爪子抱着脑袋,闻不到香味就不觉得饿。

    不一会儿,顾长明走向猫床,准时的喊秋时起床。

    秋时的爪子往上移了移,按住自己的耳朵,不肯搭理顾长明。每次秋时看到顾长明的超大号饭盆和自己可怜巴巴的小猫碗,他严重的心理不平衡。

    可恶的顾长明,这家伙也该贴上一张混蛋的标签。

    顾长明走到猫床旁边,他的手指还没碰到秋时的小脑袋,秋时果断地翻身背对顾长明。不给大鱼大肉,还想撸猫妖,没门。

    见状,顾长明笑了笑:“快起床,今天给你准备了瘦肉粥。”

    昨晚秋时直嚷嚷,今天要吃瘦肉粥,不给吃,不起床。

    秋时的耳朵轻轻地动了动,身体依旧保持原来的姿势。

    瘦肉粥?给他的?顾长明这么善良?

    话是秋时说的没错,可他强烈要求吃水煮牛肉无数次,顾长明依然只给看不给吃。难道顾长明在废弃医院被奇怪的东西附身了,一夜之间性情大变?

    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秋时完全不给顾长明丁点儿反应。直到顾长明转身走了,秋时这才偷偷地偏过脑袋,望着饭桌的方向。

    热气腾腾的大饭盆,那是顾长明的早饭,旁边的小猫碗,是秋时的早饭。同样是瘦肉粥,猫碗不再冒热气,秋时的早饭降到了常温。

    秋时揉揉脸,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居然真不是吃腻味了的猫粮。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秋时伸伸胳膊伸伸腿,他迅速跳下猫床,管它是不是陷阱,赶紧吃了再说。

    吃完饭,顾长明在厨房洗碗,秋时拿起顾长明的手机挑选零食。

    秋时昨晚问过小黑猫,小黑猫家的牛肉干的牌子。可惜,小黑猫和秋时岁数相差巨大,这只年轻的小猫不识字,小黑猫看不懂包装袋的文字。

    幸亏小黑猫记性好,他记得包装袋的图案花纹,他认真的和秋时交流很久,直到秋时下车。

    没有具体名字,意味着没有限制,秋时完全不介意利用这个机会,买遍所有的类似包装。他心满意足地瞅瞅购物车,正要下单,旁边冷不丁伸出一只手要拿走手机。

    秋时抱紧手机不松手,谁抢手机他跟谁急。顾长明答应了要买牛肉干,不许一觉睡醒就不认账。

    这家伙有说话不算话的前科。

    顾长明抢不回手机,他无奈地拎着秋时的后颈,看着这只小橘猫:“我没说不买,只是有些没必要买。”

    秋时买五香口味的牛肉干尝一尝新鲜就算了,秋时整箱整箱的下单麻辣味,顾长明实在是不能不管。他不是舍不得钱,而是秋时吃不了又油又辣的食物,秋时吃了又要肚子痛。

    每次生病,秋时仗着自己是猫妖,坚决不去宠物医院打针吃药。

    秋时被顾长明拎在半空,爪子紧紧地抱住手机,他一飞腿蹬在顾长明脸上,拉开自己和对方脸的距离。

    他不会被美色迷惑,要买,一定要买。

    秋时和顾长明大眼瞪小眼,最后是顾长明投降退步:“好吧,全都买。”

    牛肉干买回家必须收好,免得秋时三天两头的偷吃。秋时不及小黑猫乖巧听话,小黑猫吃细细的一丝解嘴馋,就当真只吃一丝。

    按照秋时的个性,秋时说只吃一点,他铁定是直接钻进箱子吃到饱。猫妖总是不太听话。

    秋时如愿以偿的下了单,他正要把手机丢给顾长明,手机铃声冷不丁响起,是张亦世的号码。

    张亦世的恢复能力足够强悍,他比秋时预估的清醒时间早了许多。张亦世首先向秋时和顾长明表达了谢意,不管他们出于何种原因来到废弃医院,他们的出现救了张亦世的命。

    几句感谢之后,张亦世略微停了停,他厚着脸皮说道:“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他有事拜托秋时和顾长明。

    前不久,张亦世接了一份委托。有一位母亲,她的女儿不见了,她想尽办法寻找女儿的下落,她尝试了力所能及的一切。

    奈何天不遂人意,这位母亲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女儿,她身心疲惫。亲朋好友们劝她放弃,劝她节哀顺变,但这位母亲不愿放手,如果连她都放弃了,她的女儿该怎么办。

    于是,她找到了张亦世。

    张亦世正值事业和爱情双失败的低谷,他收拾行李打算离开这座伤心的城市,他没精力过问别人的遭遇。

    然而,当他见到这个疲惫又脆弱的女人,他有些于心不忍,他决定走之前帮助对方一次。

    张亦世借助失踪女孩的衣服和玩具等物品进行卜算,圈画对方的大致位置。

    他清楚自己的能力有限,一时半刻很难推算出具体方位。为避免发生大错,他圈出了五个大致方向,用于增大范围。然后,他根据难易程度,从简单到困难逐个地点的寻找线索。

    前两个地点,张亦世毫无收获。

    他前往的第三个地点正是筒子楼,即使双胞胎姐弟那天没向张亦世约战,他同样会去那个地方。筒子楼曾经发生过一桩小女孩失踪案,张亦世对此格外在意。

    遗憾的是,张亦世在筒子楼依然没有收获,他不得不奔向第四个地点,废弃医院。这次,张亦世碰到了极大的麻烦。他没找到有用的线索,还差点把自己和小黑搭进去。

    又一次的失败令张亦世沮丧,同时,张亦世又莫名的有种预感,他距离真相不远了。

    张亦世的地址推算有一定的时限。一旦过了最佳时间,力量的牵引会逐渐改变,再获取线索的可能微乎其微。

    他收集五个地点的资料用了一些时间,他前往前四个地点查看又用了一些时间,如今,剩余的有效时间已是屈指可数。

    可偏偏,张亦世的当前状态太糟糕,他短时间内再出门走动的可能非常低。更何况,最后一个地点也是最凶险的地点,虚弱的他力不从心。

    张亦世答应帮那位母亲一次,他推算的五个地点没能全部走一遍,他的承诺不算完成,寻人有始却没有终。

    他给不了那位母亲一个确切的结果,他不甘心。

    张亦世和顾长明他们接触的时间虽短,但他不难瞧出,这一人一猫的本事不简单,实力远远高于他。他愿意支付高额的酬劳,恳请顾长明他们替他查看第五个地点。

    他们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张亦世不敢奢求对方冒险。无论顾长明他们答应或不答应,张亦世都感激对方的救命之恩,他会用他的方式报恩。

    张亦世开的价格非常高,诚意十足。

    只是,顾长明对报酬的高低不感兴趣。他不缺钱,他有房子遮风挡雨,他有存款买菜吃饭,他的生活没什么迈不过去的坎儿。

    顾长明的视线转向秋时,询问秋时的意见,秋时点头,他就点头。

    秋时伸了伸懒腰,他慵懒的往顾长明的肩头一趴,尾巴随意的卷了卷顾长明的脖子:“走吧,在家也是闲着,不如出门赚点零用钱。”

    他要瞧瞧,哪来的牛鬼蛇神在这座城市搞事情,惹得猫大爷的日子不安宁。

    第15章 不会和你抢

    张亦世在医院,住的单人病房。

    秋时和顾长明到的时候,小黑猫和张亦世的混蛋男朋友都不在,只有矮柜上的一大束红玫瑰格外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