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9

    认识?不,他不认识顾长明。说好了要结婚,几百年没实现诺言的家伙,鬼才认识他。

    第11章 尖叫主播

    眼下不是叙旧的时间。

    齐小叶家的房门紧闭,不时传出齐小叶的吼叫,伴随着纸张撕碎的声响。二十多个纸人团团围住齐小叶,纸人疯狂攻击人影,而人影凶猛的撕碎纸人。

    一面大镜子将这一切映在镜面,企图阻止人影的动作。然而镜子中间黑了一大块,有被火焰灼烧的痕迹,以至于镜子后续无力,它无法禁锢人影。

    惨白的镜光重重叠叠,寒冷的气息溢出镜子,沿着墙壁渗透到过道。

    对手数量虽多,齐小叶并没有落入下风。她不肯后退半步,硬是在镜子表面撞出一条裂缝。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她对待关心的人十分温和,她对待痛恨的人相当强悍。

    秋时没介入齐小叶的战斗,他有他的事急需处理。

    封锁的怪门再次显现,某些人贼心不死,企图抹掉门锁的猫爪印。

    过道的血气愈发浓烈,浓得隔绝呼吸,如同溺水一般。

    浓郁的血气孕育出邪物,一道接着一道的血红身影出现,有些伸出胳膊爬出墙面,有些探出脑袋倒挂在天花板,还有一些冒出地面,半截身体立在地上。

    血人从四面八方涌来,拦住了道路。短短的过道瞬间拉长,仿佛永远到达不了尽头,永远走不到那扇门的位置。

    怪门上方的绿灯正在发生改变。它沾染血色,逐渐染红,若不能尽快中断变化,它极有可能被鲜血染得通红。

    顾长明一步步走近,秋时也做好准备,永远封死这扇门。

    秋时上回封门十分随意,他低估了对手。他要是当时对那扇怪门多一点重视,多费一点力气,彻彻底底的封锁牢实,他也不至于面对不得不再次加固的尴尬。

    怪门的挣扎相当剧烈,秋时同样不肯认输。事关猫妖的颜面,秋时死命地按住门锁不放,任由怪门越来越暴躁。

    渐渐的,门锁的橘光越来越明亮,门锁的封锁也越来越牢不可破。

    秋时这次不但要封门锁,他更要在门的四角拍下深深的爪印,像钉棺材板那样,钉死这扇门,看这扇破门还挣脱不挣脱。

    事实证明,挣脱是不可能挣脱的。

    怪门被彻底封死,掀不起风浪。

    解决了筒子楼怪门的隐患,秋时留下鸦九观察齐小叶的状态,他和顾长明淡定的掉头回家。

    之后几天,鸦九勤劳的往返秋时家和筒子楼,严格执行自己的观察任务。

    齐小叶的状态保持的不错,回家对她而言,是一种极大的鼓励,支撑着她神魂不散。心怀希望,她愈发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力量。

    晚饭后,顾长明坐在客厅的长沙发看电视,秋时趴在旁边抱着平板看视频。

    秋时爱好广泛,他要求不高,看视频看得开心就好。猫生漫长,活得不开心,那该多累多辛苦。

    他对以猫为主角的电影和电视剧,又是关注又是嫌弃,关注的是能看到更多同族,嫌弃的是因为同族普遍不会说人说,全程需要配音。

    秋时翻来翻去,没找到感兴趣的电视剧,他的目光落向直播频道。

    这些年,直播发展得红红火火,内容丰富多样。有衣服超清凉、事业线超霸道的妹子,也有在基友道路狂奔的哥们,装逼主播不计其数,在大家死命拼颜值的大环境下,也有反其道而行的勇士,丑得令人过目不忘。

    总而言之,一切都是为了流量。

    秋时曾经考虑,给顾长明开一个美食直播,顾长明有脸有身材有厨艺,绝对能赚不少钱。可顾长明不同意,他微笑着对秋时解释:“不用这么辛苦,我们不缺钱。”

    秋时:“……”

    不缺钱的是顾长明,当然,顾长明的钱就是秋时的钱,没毛病。

    家里没顾长明的美食直播,也没有秋时的萌喵直播。

    申请账号不难,直播日常生活也不难,难得是秋时整天不能说话。他堂堂猫妖,一天到晚对着镜头“喵喵喵”,秋时憋得慌。

    秋时的视线扫过屏幕,他随手点开一个直播室,题目取得夸张。挑战最惊悚的传说之地,厉鬼出没中,你准备好尖叫了吗?

    直播场地选在一家废弃医院,黑灯瞎火的五层楼病房,只有一位二十来岁,五官清秀的女主播独自走在过道上。她一边举着自拍杆,一边战战兢兢望向过道深处。

    尖叫直播名副其实,尖叫的不是观众,而是这位女主播。鬼影没见半个,主播的尖叫声却长久回荡在废弃医院,秋时严重怀疑,没鬼也被这人给引来了。

    受到惊吓的主播楚楚可怜,她收获的打赏格外丰富,内容主要集中在“不怕,不怕”,“宝贝,我来保护你”之类的。

    秋时看得面无表情,他正要退出直播间,他抬起的爪子突然停在半空,他听到医院深处传出古怪的声响。

    声音很细微,这位女主播完全没留意到这个声音的存在,她抓着一张平安符,正一步步的走近声音传来的方向。

    近了,秋时听到断断续续的恐吓。

    “死……去死……你们……该死……”

    威胁有点耳熟,像那些被齐小叶撕碎的纸人。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冷不丁的窜到女主播的身前,拦住她的路。那是一只小黑猫,小黑猫着急的冲着女主播“喵喵”直叫。

    秋时无视女主播的惊声尖叫,他认出了那只小黑猫。黑猫千千万,视频里的这只,秋时刚好认识。这只猫是跟着斗篷青年张亦世的那只黑猫,名为小黑。

    现在,这只小黑猫受伤了。

    在秋时的耳中,那不是单纯的猫叫,是小黑猫急切的提醒。

    “很危险,马上离开这里!”

    可惜,女主播听不懂黑猫的警告,相比未知的凶险,她更害怕面前这只好心的黑猫。

    深更半夜,闹鬼的医院,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只黑猫拦路,冲她叫个不停。女主播吓破了胆,她大喊着:“走开,走开!你不要过来!”

    平安符也好,十字架和大蒜也好,女主播一股脑儿的往前丢,驱赶这只恐怖的黑猫。

    黑猫灵敏的避开这些东西,他的叫声越来越急促,提醒面前这人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医院深处的打斗声响,越来越近。

    秋时紧盯屏幕,他不懂小黑猫为什么跑去废弃医院,他飞速分析废弃医院的凶险程度。同时,他耳边响起顾长明低沉的话语:“来不及了。”

    顾长明没再看电视,他一手搭在沙发靠背,一手按在秋时身侧,他压低身体,看着秋时面前的平板。直播画面晃动得厉害,主播受到了强烈的惊吓,她的声音都变了调。

    黑暗里,有数道白影交织,合力攻击外来的敌人。一道白影转向女主播所在的位置,猛地扑上前。

    白影的动作非常快,秋时和顾长明仍然看清了白影的模样。那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她扁平的脸上,表情既不生动也不自然,她是纸人。

    随着主播撕心裂肺的惨叫,直播断开,所有画面都没了。

    秋时盯着漆黑的屏幕沉默两秒,他扭过脑袋,看向身后的顾长明。

    这不是为了吸引眼球故意设置的虚假惊吓,视频那边真的出事了,废弃医院的纸人和他们在筒子楼遇见的纸人一模一样。

    第12章 不用手下留情

    直播突兀的中断,直播间乱成一团。

    有人不屑一顾,认为这是刻意的炒作,也有人非常紧张,恨不得打爆报警电话。警方会联系直播平台确定消息真假,赶往出事地点查看情况,涉及到人命,他们不会无动于衷。

    秋时望了一眼窗外,今天不是适合夜间出行的日子。乌云遮月,整座城市模糊不清,夜风又冷又疾。

    秋时思索几秒,他决定出门一趟。

    小黑猫曾热情的邀请秋时到自己家分享美食,秋时记得这位同族的善意。小黑猫陷入危险,秋时不可能视而不见。

    废弃医院的地址在城郊,原本是一家私立的儿童医院,后来出了重大的医疗事故,加之院长失踪,医院长久的闲置。

    出租车行驶到半路,两辆警车疾驰而过,开往废弃医院的方向。

    司机瞧见警车,心惊不已,他给顾长明说:“前面不远,有一个废弃的医院,很邪门。据说医院经常闹鬼,里面的鬼特别凶。”

    他们开夜车向来绕道走。医院周围容易出事,车子抛锚再寻常不过,接到几个不是“人”的乘客也完全有可能,不翻车丢命绝对是老天保佑。

    听到司机的话,秋时不得不佩服顾长明的明智。他们上车时,顾长明没直接报废弃医院的地址,而是偏向了附近的住宿区。

    司机说,有人不信邪,非得三更半夜跑到医院凑热闹,看看到底有鬼没鬼。

    前不久,有一位胆大的司机,竟然夜里送乘客到医院探险,结果他在空无一人的路上出了车祸。那以后,那个司机再也不开夜班车,没人知道他当时看见了什么。

    顾长明谢过司机的好心提醒,他下车后,不慌不忙地走向住宿区。他走到光线昏暗的转角,身影微微一晃,躲进小楼的阴影。

    夜晚的住宿区清静得诡异,家家户户没亮灯,不知是他们睡得早,还是由于废弃医院的传闻影响,住户几乎搬走了。

    出租车掉头驶向回城的方向,擦肩而过的警车早已不见踪影。

    顾长明绕过住宿区,他沿着僻静的小路朝前走。废弃医院的门口,停着两辆警车,警灯的光芒穿透夜色,无比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