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7

    齐小叶失踪那天,她就是这个时候出了学校。出校门,右转,在十字路口过马路,再往前走几步,那里是公交车站台,有开往齐小叶家附近的公交车。

    三站路不算太远,也不是太近,齐小叶舍不得坐车,她通常是走路回家,为了省钱。

    顾长明转过身,他沿着校门口往右走,和齐小叶的回家路线一致。当天放学后,齐小叶和平时一样回家,她没有去别的地方。

    秋时不停地打量周围,几年过去,学校附近的变化不算太大,大部分的店面没变动,少部分的店面换了新老板。

    这里的生意主要针对学生,饮料糕点之类的生意不错,面馆炒饭的生意也可以,一些卖学习文具和礼品的小店也能维持经营。

    秋时一边对比两侧的店面变化,一边随着顾长明来到路口。

    再往前是一个小的十字路口,顾长明停下脚步,他不急着过马路,而是观察附近的建筑。

    指示灯由绿灯转为红灯,秋时见顾长明不再往前走,他低声问:“这里有什么不对?”

    顾长明隐约的有一种预感,他不该继续往前走。

    那时学校周边的监控有拍到齐小叶的身影,齐小叶的确出了校门,不过那以后,没人清楚齐小叶的去向。公交车的监控也好,四周店面的监控也好,全都没有再看见齐小叶。

    顾长明转过身,他望着不远处的学校。立在前面的新教学楼,修得大气漂亮,被挡在后面的旧教学楼弥漫着一股阴沉腐朽的气息。

    他静静地看了几分钟,抬步往回走:“我们换一个方向。”

    顾长明耐心的绕着学校转了几圈,之后,他拉开一段距离,他绕到某个角度后,再次停了下来。

    那一刻,秋时惊讶地直起身体,猫眼睁得圆溜溜的:“这是……一扇门?”

    旧教学楼修得四四方方,像一扇门。

    四楼的教室不知是怎样的设计,像极了一个诡异的门把手,那里是开门的位置。左右两侧和后面的建筑形成了门框,把旧教学楼包裹其中。

    秋时死命地盯着教学楼的顶楼,恨不得用视线在楼顶戳出几个窟窿。一会儿,他扭头看着顾长明,不由失望:“怎么没有灯?”

    筒子楼的那扇怪门,门的上方显示了紧急出口的绿灯。旧教学楼的顶楼空空荡荡,压根不见灯光。少了指示灯,秋时总觉得少了什么。

    听到秋时的问话,顾长明指了指前方:“不是没有灯,以前有,现在拆了。”

    顾长明取出鸦九收集的资料,里面有学校的旧照片和新照片,两张照片有一些区别。

    一张是齐小叶失踪时的旧照片,一张是学校近期的新照片。两张照片最明显的差别在于,几年前,旧教学楼后方有一栋楼,那栋楼的顶楼安装了大灯,绿色的。

    现在那栋楼拆了,绿色的灯自然没有了。

    秋时心有疑惑,齐小叶那天也许没离开学校。她出了学校大门没走多远,她很快又返回学校。小孩子的证词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天知道,如果一群小家伙联合起来撒谎,是多可怕的灾难。

    同理,监控录像可以信,也不能全信,谁能保证这些记录有没有被人为的抹掉一部分,掩盖真正的秘密。而秘密,很多时候都无比残酷。

    失踪案过去多年,昔日的线索断得不能再断。

    只是,对方有心掩盖,未必就当真掩盖了全部。要不然,齐小叶的失踪不会引起众多的关注,事后也不会爆发古怪离奇的各种传言。

    齐小叶的失踪引发了筒子楼的一系列变化。齐小叶到底在哪儿,她找了多年的回家路找到了吗,她现在走到了哪里?

    第9章 她要回家了

    秋时面向学校,暗暗琢磨,他和顾长明要不要到旧教学楼查看一番。

    他们最初的计划,是沿着齐小叶的回家路线走一遍,尝试寻找有用的线索,了解齐小叶在回家路上的经过。

    这个计划在顾长明停在路口的时候,宣告结束。顾长明不肯过马路,他怀疑齐小叶没有走远。

    天色渐暗,道路两旁的路灯亮了,放学后的小学静悄悄的。

    秋时正要和顾长明商量计划如何调整,他的耳朵轻轻地动了动,他听到翅膀扇动的声音:“傻鸟来了。”

    他话音刚落,一道黑色的身影飞近。

    鸦九合拢翅膀,他落在一旁的栏杆,他给秋时两人送来了新的消息。

    “那几个人,不见了。”鸦九说。

    鸦九口中的那几个人,指的是青年张亦世、双胞胎姐弟古韵和古远。

    尽管张亦世他们附近有极度凶险的气息,使得鸦九不敢轻易飞近。但不靠近归不靠近,鸦九每天依旧绕着这些人远远地转一圈,记录对方的准确位置,判断对方的当前处境。

    就在今天下午,鸦九再次飞往张亦世的住处,屋里不见张亦世的身影,小黑猫也不在家。

    鸦九纳闷,他又去了双胞胎姐弟的家,他俩同样不见踪影。姐弟俩不在,他们的母亲也不在,他们的去向成谜。

    鸦九感到事情不妙,他赶紧飞来找秋时和顾长明。

    秋时偏了偏脑袋:“他们不见了?”

    要不要这么巧?秋时和顾长明前脚寻找齐小叶,其他人后脚就消失。是他们几人自己的决定,还是受到某些力量的逼迫?

    秋时不爽地甩了甩尾巴,他最讨厌被威胁,越是阻止他寻找齐小叶,他越是非找不可。

    顾长明挠了挠心情不悦的小橘猫,安抚秋时的情绪,他问鸦九:“筒子楼的那位老人,她在不在?”

    鸦九点了点脑袋:“她在。”

    明明那位老人的实力远远不如其他人,抗衡不了凶险恐怖的力量,筒子楼却一直没有异常。

    顾长明再次来到十字路口,他面向齐小叶回家的方向,他在路口反反复复地走了多次,忽然,他口袋里的蜡烛无声点燃。

    蜡烛的燃烧和以往不同,微弱的丁点儿火焰未有丝毫温度。火焰点燃不了任何东西,它忽明忽暗,仿佛随时会熄灭。

    顾长明没取出蜡烛,他也没有掐灭火焰,任由虚弱的光亮轻微地跳跃着。

    之后,顾长明在沿途的超市买菜买肉,大包小包的拎去了老奶奶的家。

    他们前几次路过筒子楼没进去,是害怕把危险带到老人身边。现在看来,他们去与不去,危险始终存在。

    顾长明迈进老旧的小区大门的刹那,秋时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后方。他们身后有“人”,对方紧紧跟着他们,从十字路口跟来了这里。

    早在顾长明在十字路口走来走去,蜡烛诡异的点燃时,秋时就隐隐察觉一抹气息。气息无比微弱,要不是有蜡烛的火焰牵引,对方根本脱离不了十字路口的范围。

    一路上,顾长明没吭声,秋时也全当不知情。秋时没发觉对方的恶意,所以,他没有一爪子挥散对方,任由对方跟随他们来到小区。

    秋时对这道气息的身份有所猜测,顾长明在引魂,只是顾长明不明说,秋时就懒得多问。

    他们距离筒子楼越近,身后的那道气息就越明显,他们到达小区的那一秒,原本微弱的气息如同无根浮萍找到了依靠,竟然化作一道模糊的身形小巧的人影。

    顾长明的引魂引来了谁,答案呼之欲出。

    见状,鸦九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他转眼又恢复如常。鸦九愣是一个字不问,他老老实实地飞在旁边,等待下一步的行动。

    秋时微微的眯了眯眼睛,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只傻鸟意识到敌人太强,麻烦太大,傻鸟独自完成任务无望,他干脆赖在秋时他们这儿不走了。

    进入小区后,人影的变化陡然加剧。

    人影每往前走一步,改变随之多一分。刚到小区门口时,人影还模糊不清,等顾长明走上楼梯,人影已经不再缥缈虚幻,格外凝实。

    到了三楼的楼梯转角处,秋时默默地往后一瞄。

    厉害,影子完全成形。

    他们身后没人,墙壁上却清清楚楚的映出一道人影。梳着双马尾的小女孩,她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跟在他们的后面,她要回家了。

    顾长明路过四楼的第二间房间,他的步速稍稍一缓,不再着急的往前走。小女孩的影子略微一顿,随后,影子快步跑进房间,又快步的跑出来,生怕自己跟丢了。

    影子再一次浮现,仍是那个梳着双马尾的小女孩,不过她身上没了书包,影子少了一块。紧接着,影子和秋时他们一起走进了老奶奶的家中。

    一缕气息迷茫的立在十字路口多年。

    她茫然、害怕、不知所措,而现在,她回到了她心心念念的地方。

    顾长明包揽了炒菜煮饭的所有事,秋时悠闲地蹲在椅子等开饭,鸦九落在椅子的靠背,他同样在等开饭。

    老奶奶看着一猫一乌鸦笑了笑,她在秋时的椅子旁边又摆了一根小板凳,好像是专门为谁而准备的位置。

    秋时抬起脑袋,他看了看老奶奶,又看了看那根小板凳。映在小板凳后方的那道影子,说明小板凳上不是没人,是有“人”。

    影子对秋时他们没恶意,对老奶奶也没恶意。只不过,顾长明的引魂,可以说成功,也可以说不成功。

    返回筒子楼的这缕魂魄确实来自齐小叶,回家的意念支撑着她多年没有消散,她徘徊在路口,懵懵懂懂的过着一天又一天。

    顾长明牵引这缕气息来到筒子楼,不意味着齐小叶真正的回家。

    齐小叶的魂魄不完整,她太虚弱了。齐小叶丢失的魂魄遗落在别的地方,此刻的人影并不记得当初齐小叶的遭遇,这缕气息唯一的执念是回家。

    顾长明一路走来,没人看见他身后多出来的影子,所以自然没有人尖叫害怕。

    秋时不确定老奶奶是否看见了这道不同寻常的人影。看得见如何,看不见又如何,老人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彰显着她此刻的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