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6

    顾长明不认识鸦九,鸦九也不认识顾长明,但在鸦九道明来意后,顾长明没隐瞒筒子楼的案情。

    有人连接亡魂通道,召唤已死的魂魄回归。鬼怪之事交给鬼差解决,鸦九的实力虽然不高,只要他的令牌是真的,连续自杀的案子就在鸦九的职责范围内。

    顾长明想了想,给鸦九建议:“自杀案的详情你可以好好的调查。但是,筒子楼的那扇门你别碰,你应付不了。”

    他告诉鸦九有关青年和双胞胎姐弟的事情,鸦九可以询问当天去过那儿的几个人。鬼物出没,企图从阴间返回阳间,这些异样与地府息息相关。

    此外,顾长明劝鸦九向上级汇报情况,争取一些支援,增加几个同事一起行动。前鬼差下落不明,鸦九的前途照样堪忧。

    鸦九一边听,一边记,小脑袋时不时的点一点。

    他收起记事本,紧张地后退两步:“谢谢你们配合调查。我现在就去找另外几人。”

    说完这些,鸦九努力地拍了拍翅膀,急急忙忙地飞走,他生怕橘猫再扑过来咬他一口。

    等到鸦九飞远,秋时问顾长明:“为什么和他说这些?他能解决吗?”

    这只傻鸟长得不聪明,实力又普通。前鬼差比鸦九厉害,都落得个消失不见的下场,鸦九一头撞进去,多半有去无回。

    顾长明平淡说道:“鬼怪出没,地府理应负责,这是鬼差的责任。有凶险,不是鬼差不闻不问的理由。”

    秋时晃晃尾巴:“你不怕他是假鬼差,故意在我们这儿打探情报?”

    “令牌货真价实。”顾长明笑道,“有些事我记不清了,不过基本的判断能力还有。”

    鸦九无意间提起,阴间之门即鬼门,最近愈发的不稳定。

    他本该前几天到达这座城市,谁知道当他迈出鬼门,他惊觉自己莫名其妙的偏离了原方向,跑到很偏远的地方,他好不容易才赶回来。

    秋时和顾长明回家时,意外见到一位访客。

    窗台上蹲着一只鸟,对方看见秋时和顾长明,他立刻激动地用嘴壳敲了敲窗户:“肚子好饿,有吃的吗?”

    秋时嘴角抽了抽,这只头顶一戳心形白毛的傻鸟好眼熟。傻鸟怎么找到他们家?鸦九是地府公职人员,实习鬼差,怎么好意思到处蹭吃蹭喝?

    饥肠辘辘的鸦九不挑食,他快速填饱肚子,心满意足地蹲在餐桌:“幸好我记得你们的气息,不然我今晚要露宿街头。人间买东西不能用冥币,吃顿饭好辛苦。”

    秋时无语至极:“你出差不安排吃住,不给补贴?”

    鸦九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我过鬼门时,出了点儿意外。位置跑偏了一点点,魂魄受损了一点点。”

    简而言之,这位实习鬼差局部失忆。

    幸好鸦九出门前备了一个小本本,详细记录这次外出的大小事项,他的任务是赶往目的地城市,一边调查鬼差失踪原因,一边完成鬼差工作,防止负责区域大乱。

    鸦九在众多的实习鬼差里,属于最优秀的一批,否则地府不会派他外出。

    只是,鸦九没料到自己的运气如此不好,魂魄受伤。

    现在的他大脑反应速度有点慢,飞行能力有点弱,思考一件事需要想好久才能找到关键。整个大写的悲剧。

    秋时好奇:“你既然找去了另外几人的家,怎么不顺便吃顿饭?”

    鸦九的脸皮不薄,鸦九没必要饿着肚子满城找秋时家,到他们家等着开饭。

    面对秋时的疑惑,鸦九不自在的扇了扇翅膀。这事和脸皮厚薄没关系,只和生死有关系:“他们周围很危险,我不能为了吃顿饭,命都不要了。”

    “危险?”一旁的顾长明终于有了些反应,“你在他们那儿看见了什么?”

    鸦九摇头:“什么都没看见,是直觉。有恐怖的东西存在,我不能久留,会没命。”

    顾长明又问了一句:“针对你,还是针对他们?”

    “都有。”鸦九回答,“所以,我问了几句就跑了。”

    当时,鸦九硬着头皮,从青年家飞去双胞胎姐弟家。

    双胞胎姐弟附近的气息同样令鸦九毛骨悚然,鸦九不敢多停留,他简单问了几句话,果断的开溜。

    鸦九折腾一大圈,他又累又饿又精神紧绷,他循着气息千辛万苦的找到秋时家,盼着开饭。

    他在这座城市没熟人,未知的敌人又不可战胜。值得庆幸的是,秋时和顾长明四周,没有那种致命的气息,反而令鸦九安全又安心。

    当然,让鸦九安心的是顾长明,至于秋时,鸦九有被橘猫当作新玩具扑腾的危机感。

    鸦九吃饱喝足,转眼睡着了。

    顾长明抱着小橘猫坐在沙发上,他不急不慢地给秋时梳理猫毛。鸦九的话包含两个重要信息,一是青年和双胞胎姐弟身边的气息危险,二是鸦九过鬼门遭遇意外,魂魄受伤,局部失忆。

    正好,顾长明有类似的状况。

    第8章 齐小叶

    秋时家住着一位蹭吃蹭喝的公职人员,上下班时间和吃饭时间掐得无比精准。

    鸦九每天八点半吃早饭,十二点十分赶回来吃午饭。午休打个盹,他下午两点半再次飞走,直到六点十分又重新坐在餐桌等晚饭。

    鸦九的生活相当规律,秋时忍不住怀疑这家伙要么天天偷懒,要么速度快到跑遍全城最多十分钟。

    鸦九整理完当天的线索,他总会主动的告诉秋时和顾长明。

    秋时听得面无表情,这鸟是不是傻,工作内容不能轻易泄露是基本的职业素养。鸦九居然好意思说自己是实习鬼差最优秀的一批,果真是鬼才信。

    他不太确定,这只鸟是真傻还是假傻,是偶尔傻还是经常傻。鸦九是不是猜到顾长明的真实身份也和地府相关。

    秋时问顾长明:“傻鸟到底怎么回事?他一个实习鬼差不联系别的鬼差,一天到晚住在我们这儿?”

    “他不傻,他懂得躲避危险。”顾长明一边说,一边整理柜子,柜子里面堆满了秋时的零食。

    这段时间,鸦九暂住家中,秋时买零食买得肆无忌惮。他打着招待客人,绝不能委屈地府优秀人才的旗帜,他疯狂的买了又买。

    鸦九不联系其他鬼差的原因,顾长明早有猜想:“他很谨慎,非常的谨慎。”

    别看鸦九魂魄受损,时不时的傻一会儿,鸦九不是真的笨,他自身的应变能力仍在。他有点类似失忆的顾长明,身体的反应,危险的预警依旧存在。

    秋时戳了戳面前的毛线球,任由毛线球滚来滚去。这是顾长明买猫粮的时候,卖家送的小玩具。

    他玩了一会儿毛绒球,扭头看着顾长明:“要不,我们去一趟鬼门?”

    失忆的顾长明不认识鸦九,局部失忆的鸦九不认识顾长明,谁也不记得谁。可偏偏鸦九不折腾别人,非要住在他们家,局部失忆的鸦九没丧失全部能力,直觉的判断依然还在。

    顾长明沉思,随后摇头:“暂时不去。”

    他隐隐的感到不妥,眼下不是前往鬼门的正确时机。

    顾长明反对,秋时也不坚持,他跳到下一个话题:“那些怪门,是在仿造鬼门?为什么没有守门人?”

    而且,门后的味道极其难闻,如鸦九所说,是死亡的味道。

    失踪的鬼差,古怪的门,迟迟而来的实习鬼差,过鬼门出意外,魂魄受损,一件件,一桩桩,麻烦越来越多。

    鸦九是勤劳还是偷懒,秋时不好判断,不过,鸦九集齐资料的速度确实很快。

    鸦九说:“那名青年叫做张亦世,他身边的小猫叫做小黑。双胞胎姐弟是古韵和古远,他俩随母亲姓,他们的母亲是古宁馨。”

    此外,鸦九带来了筒子楼失踪案的消息,失踪的小女孩是齐小叶。

    鸦九给的资料相当齐全,有齐小叶的日常生活,还有她父母相关的一切记录。

    齐小叶的父亲欠了多少数额的外债,她母亲的那位情人姓谁名谁,家住哪条街哪条巷,经济收入如何,方方面面的内容应有尽有。

    不仅如此,这份资料还记着邻居家的老奶奶给齐小叶算了命,详细得不能再详细。

    秋时晃了晃尾巴:“傻鸟这是故意的吧?”

    鸦九在这儿蹭吃蹭喝,还想把这件事交给秋时和顾长明处理。

    顾长明笑了笑,没说话。

    傻鸟不傻,鸦九每天飞进飞出,到手的东西精准详尽,可见手段不一般。然而,鸦九只收集消息,他从不主动出击,他转身将这些内容提供给秋时和顾长明,目的显而易见。

    傻鸟有心借助他俩的力量。

    秋时怕麻烦,可他不惧怕危险。

    他懒洋洋地伸了伸胳膊腿,日行一善,有利于自身修行。既然傻鸟求助了,他不介意当一只善良的好猫妖。

    他的想法和顾长明一致:“我们先找人,不管齐小叶是死是活,先找到她再说其他。”

    两天后,秋时和顾长明去了齐小叶当初就读的那所小学。

    秋时蹲在顾长明的肩膀上,他俩和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们站在一起。很快,校门打开,学生们陆陆续续的走出来,开心的说着一天的收获。

    顾长明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