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5

    秋时低头看着蹲在地面的小黑猫,他想了想,跃下顾长明的肩膀。两只猫面对面蹲着,开始了猫与猫的交流。

    小黑猫偏偏脑袋:“喵?”

    秋时点头:“喵喵。”

    小黑猫思索两秒:“喵喵,喵喵喵。”

    秋时:“喵,喵喵?”

    几分钟过去,秋时重新跳回顾长明肩膀,他瞄了顾长明一眼,不开心地扬了扬爪子。

    同一时间,小黑猫欢乐地走到青年身边,青年抱起小黑猫:“小黑,他们看见了什么?”

    小黑猫:“……”

    不好,他忘了正事。

    小黑猫问秋时筒子楼里发生的事,秋时没回答,反而把话题跳到小黑猫在家有哪些好吃的。

    两只猫的聊天内容彻底歪到日常三餐。小黑猫兴高采烈的向秋时分享食谱,他有猫罐头,有妙鲜包,有鸡肝拌饭,青年换着食材给他做饭,全是他爱吃的。

    哪怕五香牛肉干味道重,对小黑猫的身体有影响,青年也不会完全拒绝小黑猫的要求,偶尔给他细细的一丝,解嘴馋。

    小黑猫说的开心,可秋时听得不开心。他瞪着顾长明,别人家的猫什么待遇,他什么待遇?他还几百年的猫妖呢,生活水平竟然不如小猫崽。

    刚才小黑猫力邀秋时到他家吃五香牛肉干,秋时忍了又忍,拒绝了。看在他没抛弃顾长明的份上,他今晚必须加餐。

    青年在秋时这儿一无所获,双胞胎姐弟的情况同样不太好。

    双胞胎弟弟看着镜子冷汗直冒,他身体哆嗦越来越明显,声音止不住的颤抖:“姐,姐,姐……”

    “什么事?”双胞胎姐姐靠近了些,“是妖魔还是恶灵?准备一下,我们一会儿就动手。”

    双胞胎弟弟简直要哭出来:“这个对付不了。”

    对此,双胞胎姐姐皱眉:“不要妄自菲薄,要对自己有信心,我们是最强的。”

    双胞胎弟弟的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这个真的对付不了。姐,我们快回家吧。”

    “比试没结束,不能走。到底是什么,你吓成这样?”双胞胎姐姐挤到镜子前方,她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

    然而,镜子映出的景象不是镜子的记忆,而是一面鼓。这鼓和双胞胎姐弟的小鼓款式相近,个头大了一圈。双胞胎姐姐看的眼皮直跳:“妈……”

    他们偷小鼓没多久,竟然就被老妈发现了,惨得不能更惨。

    双胞胎姐姐稳了稳情绪,她扭头扫了眼站在墙边的青年,她发现青年收获不大,她不由松了口气。

    她纠结两秒,拽着自家弟弟大步往外走:“外人太多,我们改天再战。你,不许跑,到时候我们再一决胜负。”

    双胞胎弟弟的嗓门大,气势不减:“我们有线索,小女孩的爸爸欠了债,可能是收债的人绑架了小女孩。”

    青年无语:“这事我知道,我还知道小女孩的妈妈有一个情人,说不定是情人抓走了小女孩。”

    警察当年调查这家人的人际关系,这些内容都在调查范围,包括筒子楼的居民和小女孩的同学。

    双胞胎姐弟没理会青年的话,他们像尾巴着了火似的飞奔下楼。在案发地点装神弄鬼,直面警察妥妥的自取灭亡。

    约战的双胞胎姐弟跑得快,青年走得也不慢,哪怕他们忘了商量下一次比试的时间。

    秋时见两拨人先后离开,他正要喊顾长明走人,顾长明的目光却忽然转向四楼的另一户人家,先前那位老奶奶的住处。

    两家的距离这么近,看老奶奶的样子,她应该很喜欢这个小女孩。

    秋时早就习惯了顾长明的脾气,他问了句:“要过去?”

    顾长明点了点头。

    秋时相信顾长明的直觉,既然顾长明认为有必要过去,秋时不介意去老奶奶家一趟。

    老奶奶家的门没关,顾长明走到老奶奶的屋门外,老奶奶脸上不见丝毫意外,她笑了笑:“他们都走了?进来休息会儿吧。”

    房间不大,只有老奶奶一人居住,没有别的家人。顾长明比较自觉,自己端板凳,自己洗杯子倒水,力争不给对方增加额外的负担。

    顾长明还主动给老奶奶倒了一杯热水,完全没把自己当作外人。

    老奶奶喝了一口水,她眼底有一丝笑意,家里很久没热热闹闹的了。

    小女孩还在的那会儿,小女孩经常跑到她身边,一口一个奶奶,叫的她心里甜滋滋的。可惜,那么乖巧可爱的孩子再没有回来。

    老奶奶望向窗户,窗外喧闹依旧,楼下的议论声不断。

    大伙儿你一句我一句说的绘声绘色,什么恶鬼索命,什么连环凶杀案,什么完美犯罪,令办案的警察一个头两个大。接二连三的自杀,是巧合还是人为,目前无法确定。

    好一会儿,老奶奶叹气:“是我的错。有些命,不能算,算了会出事。”

    老奶奶替小女孩算的命数,她幼年贫苦,小时候有凶险,她迈过这道坎儿,以后的日子会越过越好,一生丰衣足食。遗憾的是,这个孩子离奇失踪。她不知道小女孩有没有迈过这道坎儿。

    有时候,老奶奶想,也许这个孩子在某个她不知道的地方,过着安宁的生活。可更多时候,她在害怕,她怕这个孩子已经不在人世。

    第7章 实习鬼差

    接下来的日子,秋时仍然每天和顾长明一同外出,观察这座城市的死气变化。

    他们路过筒子楼时,这个老旧小区的自杀案转眼被大家遗忘,没人再提起。类似的案子在各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不断上演,无数的死亡,无数的新生,没人能记住多久。

    人有生老病死很寻常,不过,死与死有区别,被迫换取亡魂的回归不是小事。鬼门替换期间,减少世间的恐慌和混乱,是顾长明的职责。

    秋时抬眼,筒子楼四楼的第二间房间,窗外有一只乌鸦。

    这只乌鸦极具特色。乌鸦通体漆黑,羽毛泛着锦缎般的光泽,双眼如同宝石,最醒目的是,乌鸦头顶立着一戳白毛,白毛长成了心形。

    秋时:“……”

    这只傻鸟被谁坑了,剪这种发型出门。

    秋时发现了乌鸦,乌鸦也发现了秋时。乌鸦展开翅膀飞上天空,不远不近的缀在秋时他们身后。

    几分钟后,秋时猛地一回头,乌鸦赶紧停在树枝假装觅食,低头啄了啄树叶。几分钟后,秋时又冷不丁一回头,乌鸦慌忙落在栏杆上,偏头装作梳理自己的羽毛。

    这一路,秋时扭头一次,乌鸦停一次。秋时扭来扭去,扭得脖子痛,他挠了挠顾长明的衣领:“有只傻鸟跟踪我们。”

    顾长明笑道:“坚持不懈的跟了一路,不容易。”

    他们路过筒子楼,这只乌鸦就盯上了他们。乌鸦的伪装极其粗糙,演技完全不过关,动作僵硬不自然,不是一只合格的跟踪鸟。

    一会儿,顾长明转身走进一处僻静的小巷,乌鸦犹豫两秒跟上前。

    乌鸦刚进巷子,他浑身一僵,铺天盖地的惊悚笼罩住了他。墙头上一道身影“嗖”的逼近,乌鸦来不及飞远,他的爪子一沉,翅膀一痛。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被一只猫抓住了。

    救命,救命,有只猫要吃他。

    乌鸦瞄到橘猫眼底闪烁的寒光,乌鸦心惊肉跳:“等一下,你不能吃我,我是鬼差!”

    他是一只有公职的鸟,不能随便咬死。

    他留意到橘猫一脸的不相信,他赶紧补充了一句:“鬼差,实习的!”

    乌鸦开口解释之际,顾长明在巷子转角露出身影。

    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乌鸦毫不犹豫的取出一块黑色令牌,地府通用的鬼差证明,令牌刻有乌鸦的名字和职位。

    秋时扫了一眼,乌鸦还当真是实习鬼差,名叫鸦九。

    秋时递给顾长明一个眼神:你的手下?

    顾长明回给秋时一个眼神:不记得了。

    两人的短暂交流结束。

    秋时松开乌鸦的翅膀,他后退几步:“你为什么跟踪我们?谁派你来的?”

    别说实习鬼差,哪怕转正的鬼差,偷偷摸摸的跟踪猫大爷也不行。更别说顾长明这家伙同样是地府的公职人员,就是三魂七魄受损,最近有点不记的事情。

    乌鸦缩了缩脖子:“我在查案。负责那片区域的鬼差失踪了,那里乱成一团,大小事务没人管。”

    他今天刚到,恰好捕捉到秋时和顾长明身上有明显的死亡味道,于是他硬着头皮打探消息。

    地府的鬼差们有各自的负责区域。负责筒子楼那片区域的鬼差,处于失踪状态。

    这阵子,地府的事多,鬼差们很忙,没有多余的鬼差顶替这里的工作,地府不得不临时派出一位实习鬼差撑着。

    鸦九这次任务要是表现合格,他有很大的希望实现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