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4

    猫的好奇心重,尤其是秋时这种具有修为的猫,他的好奇心重到了一定程度,龙潭虎穴都敢凑热闹看新鲜。

    顾长明清楚秋时的小心思,他不动声色地退到过道围观战况。屋里挤,留给其他三人发挥,他不会介入这场比试。

    今天的比试,是双胞胎姐弟向青年下的战书,解决多年前的一桩悬案。谁先找到真相,解除隐患,证明谁的本事更高,能力更强。

    不巧的是,秋时和顾长明正好比他们先来一步,他们锁了门封了镜子,使得这里的危险系数大大降低。

    秋时很好奇,这场比试谁输谁赢。

    第5章 没找到回家的路

    屋里的两拨人泾渭分明。

    青年和小黑猫站在墙边,他俩对着墙面的画像低声讨论。小黑猫时不时的“喵喵喵”几声表达自己的看法,提醒青年画像的异常。

    在青年听到小黑猫的提示后,他伸手悬在画像的前方,仔细地感受着墙上的气息,耐心分析画像的不同之处到底在哪儿。

    秋时一边看,一边在心底默默琢磨,这只后辈小猫的资质不错,有一些感应危险的先天优势。只不过,成长是一个漫长又复杂的过程,小黑猫最终能不能成长为有本事的灵猫,这事很难说。

    这些年,秋时见过一些天资优秀的同族,奈何他们没有走上和秋时相同的修行道路。他们的猫生在平静的家猫日子开始,也在平静的家猫日子结束,他们喜欢这样的生活。

    秋时有点遗憾,但他尊重同族们的选择。每只猫的追求不同,有些事无法强求,他们过怎么样的生活由自己决定,过得开心就好。

    小黑猫的将来是怎样,秋时不知道。如果小黑猫愿意走得更长远一些,秋时不介意适当的帮一把。

    当然,他的帮忙不包括在这场比试作弊。

    青年在观察墙,双胞胎姐弟则是站在穿衣镜的前方。

    双胞胎弟弟扫了一眼对着墙壁反复打量的青年,他露出胜券在握的表情。

    同一时间,双胞胎姐姐揭下了盖住镜子的旧布,她说道:“专心点,别东张西望。”

    双胞胎姐姐进屋后,她很快意识到这面镜子有古怪,她发觉弟弟有些漫不经心,她不得不开口提醒对方。

    他俩一道安全的出门,也得一道安全的回家。

    这会儿,双胞胎姐姐满心疑惑,她分明感到镜子不对劲,奇怪的是,她又说不出为什么不对劲。

    她的困惑和青年差不多,他们发现了异样,却猜不透问题到底在哪儿。

    他们不懂的原因,秋时懂,秋时心里有标准答案。

    栖身画像的纸人吓得躲到了深处,死活不现身。就算青年和小黑猫留意到纸人出没的痕迹,他们也没办法逼出纸人。

    双胞胎姐弟的处境同青年类似,顾长明盖住镜子的前一刻,镜中的异象已经被烛火驱散,镜子恢复正常。正常的镜子一时半会儿自然不会再显现奇怪的变化。

    比试的双方陷入僵局,他们不甘心一无所获,他们果断的解开浑身解数。他们不能倒在这里,他们必须分出高低胜负。

    青年面对墙壁念念有词,他的手指在半空画着不知什么作用的鬼画符,墙面的画像微微晃动。

    另一边,双胞胎姐弟的动静大得多。姐弟两人对视一眼,弟弟正对镜子,他伸手按在镜子表面,姐姐举起手中的小鼓,她又唱又跳。

    “咚”,一声鼓声,小鼓边缘的彩色羽毛轻轻飘动。

    “咚”、“咚”、“咚”……

    手掌击打鼓面,一声紧接一声的鼓声响起,彩色羽毛随着节奏跳舞,带着独特的韵律,鼓声震得镜面泛起波澜,镜子的气息渐渐有了变化。

    秋时甩甩尾巴尖,只要他和顾长明立在这儿,纸人绝对没胆子现身,镜子的景象也不可能想解封就解封。小家伙们不安分,学了点手段就出门瞎闹腾。

    青年那边是师从道门,双胞胎姐弟这边是萨满一族。项链和小鼓的风格,让秋时想起百年前的一桩旧事,他在某座大山深处见过某个部族的祭祀活动。

    那个部族对秋时十分友善,秋时得到了热情款待,好吃好喝。

    这么多年过去,秋时再次看见风格相近的小鼓,他忍不住怀疑自己曾经见过双胞胎姐弟的先辈。

    鼓声不断,引来的不是邻居抗议他们扰民,而是一位老人。

    头发花白的老奶奶走到顾长明的身边,她面容和蔼,只是当她望向面前的房间时,她眼底多了一丝悲伤:“转眼又到了这个日子。今年,还有人记得她,给她引路回家。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没找到回家的路。”

    秋时偏过脑袋看着老奶奶。

    什么日子,什么引路回家?几个陌生的年轻人胡乱折腾,老奶奶就不觉得他们古怪,不怀疑他们不安好心?

    秋时不确定,是不是顾长明长得太具有欺骗性,好看的人时常得到优待。

    顾长明和老奶奶聊了几句,老奶奶告诉了他这个房间的故事,也就是双胞胎姐弟和青年比试的悬案。

    几年前,这里住着一对年轻的夫妻和他们乖巧可爱的女儿。

    一天,女儿离奇失踪,那一条和平时一样的放学回家路,她却永远没能走回自己的家。

    年轻夫妻四处寻找女儿,他们始终没能找到女儿的下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不久后,某天晚上,这对年轻夫妻诡异得一死一疯。

    闹鬼的传言四起,有人说在无人居住的房间闪过小女孩的身影,有人说听见小女孩的笑声。

    有人说,这对夫妻做了伤天害理的坏事,他们遭到了报应。也有人说,小女孩说不定就死在自己父母手中,她被埋在某个隐蔽的地方,她冤魂不散,向她的父母索命。

    附近的居民心里不踏实,他们请来道士,希望道士超度亡魂,平息混乱,送小女孩安静的离开。

    谁知道,道士还没迈进这间房间,道士的桃木剑突然断成两截。道士黑了脸,他一个字不说,直接转身走人,不肯再多停留一秒。

    生活总得继续往前,在这样的筒子楼里,所有人仍在为了生存而挣扎,过往一天天的被人淡忘。

    死了丈夫,疯了妻子,失踪了女儿,就连道士都不进屋,人人都说这房子不吉利。

    每年到了小女孩失踪的那段时间,屋内时不时的传出奇怪的声响。有人说是哭声,有人说是风声,有人说是怨鬼的怨气没散尽,还会继续索命。说法各不相同。

    老奶奶的想法和其他人不一样,她说:“那么乖巧可爱的孩子,她怎么会害人呢。她只是在外面迷了路,这么多年迟迟没有找到回家的路。”

    那是一个可怜的至今没能回家的孩子。

    秋时哭笑不得,这位老人家误以为他们是来这儿作法的道士,帮助小女孩寻找回家的路。

    秋时不清楚失踪的小女孩凶不凶,不过,他相信这间房间很凶。要不是他和顾长明碰巧先来一步,青年和双胞胎姐弟约在这个地方比试,天知道会惹来多少麻烦。

    他们自身能力不足,说不定会因此丢命。这个地方绝不是清净之地。

    老奶奶有隐瞒,青年和双胞胎姐弟同样有隐瞒,他们了解案子的情况,却不会告诉秋时。

    秋时不在意,他若是存心打听,他有办法知晓真相。

    老奶奶在门外站了会儿,她见暂时不会有结果,她又慢慢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秋时的耳朵轻轻地动了动,他听到警笛的声响,警车来了。以双胞胎姐弟敲敲打打的架势,他们的比试没分出输赢,兴许先把警察引上了楼。

    案发地的周围,本身又涉及另外的旧案。这些人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神神叨叨,蹦蹦跳跳,警察不调查他们都难。

    双胞胎姐弟和青年要是被警察抓走,秋时就看不到事情的结果。小女孩在哪儿,她是生是死。

    第6章 什么妖魔鬼怪

    听到警笛声音的不止秋时。

    这会儿,带着黑猫的青年依然平静,他再是念念有词,也不至于把警察吸引到楼上,警察来这儿是为了旁边的自杀案。

    双胞胎姐弟的动静大,他们敲鼓敲得叮叮咚咚,引起警察怀疑的可能很高。

    双胞胎姐姐意识到这一点,她表情微微一顿,动作放轻。

    她的手指按在小鼓表面,她不再用力敲打,而是指尖轻抚鼓面,用这种安静的方式替代之前的办法,与小鼓沟通。

    这种办法安静归安静,小鼓的作用却大幅降低,镜面泛起的涟漪趋于平静,小鼓对镜子的影响越来越小。

    镜子前方,双胞胎弟弟正对镜子,他脸色难看。

    他横看竖看、左看右看,始终看不出有用的线索。他信心百倍的约战,怎么可以灰头土脸的回去,他绝对不能输。

    他和姐姐偷偷带着小鼓出门,为的是一举战胜青年。他们要赢,还要赢得漂亮,不允许青年质疑他们的实力。

    双胞胎弟弟对着镜子一声不吭,青年则是转过身打量顾长明和秋时,他有必要换一种方式,在顾长明和秋时这儿获取消息。

    青年的视线移向蹲在顾长明肩膀的小橘猫。橘猫的个性亲近人,爱好是吃饭睡觉玩耍,不会摆出一副高傲冷漠的姿态。

    青年抬手摸了摸小黑猫的脑袋:“小黑,他们来得早,你问问他们看见了什么。”

    “他们”指的其实只是小橘猫而已。

    小黑猫“喵”了一声,他肩负重任,迈着步子走到顾长明的跟前。小黑猫扬起脑袋,他冲着小橘猫“喵喵”的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