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3

    秋时闻了闻周围的空气:“冰冷的味道。”

    顾长明点头:“是镜子。”

    距离越近,顾长明的感知越清晰。透出门缝的白光,不是窗外的阳光,不是屋内的灯光,而是镜子折射的光芒,带着死亡寒意的光芒。

    整个过道弥漫着彻骨的寒气,截断了秋时和顾长明同外界的联系。

    他们困在一个属于镜子的独立世界,在这个世界,墙上的薄冰化作一块又一块明亮的镜子,连接整个过道形成巨大的囚笼,关住误入其中的猎物。

    门缝的白光猛地晃动几下,它化作一条灵活的长蛇,沿着墙面的镜子爬出房间,疯狂的袭击送上门来的目标。

    长蛇的冰冷气息和镜子一模一样,它追击猎物,吞掉猎物,带走鲜活的生命。

    长蛇气势汹汹地冲上前,顾长明不慌不忙地侧过身,他敏捷避开长蛇的攻击。

    无论长蛇从哪个方向突袭,它始终伤不到顾长明,长蛇回回扑空,它的尖牙咬不到它的猎物,它气急败坏。

    秋时蹲在顾长明的肩头,他从头到尾淡定的围观战况,一根猫毛都懒得动。

    猫以灵敏著称,秋时躲开长蛇攻击的难度不大,但他没必要这么辛苦,顾长明一个人足够解决麻烦。

    顾长明的敏锐反应,给了秋时光明正大偷懒的理由。

    秋时没理会长蛇,他左瞧右看的找退路,思索白光袭击他们的目的。结冰的墙面成为镜子的一部分,冰面折射白光,增加长蛇的活动范围,企图把秋时他们困死在这层楼。

    很快,秋时听到“砰”的爆裂声,哗啦啦的水声响起。过道尽头的水房大水流淌不止,这些水不是正常颜色,而是漆黑,它们封住了楼梯。

    秋时:“……”

    喂,这里的住户,你们水房的水管爆了,赶紧打电话找人维修,要不然这个月的水费够你们哭的。

    狭窄的过道,一边是暴躁的长蛇,一边是黑水聚集的黑色人影,它们从两个方向夹击,不给秋时和顾长明留任何退路。

    当前处境很糟糕,秋时一如既往的平静。小问题而已,多一个打手还是小问题,秋时比较在意镜子到底想做什么。

    眼看着长蛇和黑影越逼越近,墙上突兀的浮现一扇门,绿灯标志意味着这是一条逃生通道。

    通常情况,这种标识的作用是提醒人们沿着这个方向安全撤离。

    秋时的嘴角抽了抽,他没有推门逃走的想法,一点儿都没有。

    真当他傻?受到惊吓像没头苍蝇似的乱窜,什么地方都敢闯?这扇门不是逃生的门,而是致命的陷阱,门后的味道臭得可怕,百分百不是好去处。

    做楼心眼太坏真的要不得,助纣为虐把人往绝路推,和镜子一样不干好事。

    逼迫秋时推开这扇门?他偏不。

    秋时一爪子挥上前,他在门锁位置重重的按下猫爪印。

    他不开门,而是封住这扇门,避免以后再有其他人惊慌失措的落入圈套。

    行善积德,他当猫也是乐于做好事的猫。

    第4章 一桩悬案

    大门被封,长蛇暴跳如雷,它恶狠狠地瞪着秋时,恨不得咬死这只猫。

    秋时无视长蛇的目光,他等了小会儿,见长蛇没别的后招,他伸出爪子拍了拍顾长明:“快点结束吧,没意思。”

    “好。”顾长明笑着应道。

    顾长明的脚步一停,他不再躲避镜子的光线,也不再搭理步步紧逼的黑色人影,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小截蜡烛点燃。

    长蛇和黑影即将碰到顾长明衣角的那一秒,顾长明和蹲在他肩头的秋时原地消失不见。

    镜子的冷冰光线映在空荡荡的过道,长蛇气愤的一声怒吼,黑色人影瞬间坠地,它重新化作一滩污水,所有的攻击停止了。

    四楼的第二间房间门外,顾长明手握一支拇指长度的蜡烛。

    微弱的烛火比过道的灯光暗淡,然而,纸人惊恐地看着蜡烛,它尖叫着大步后退。它颤抖的退到黑暗角落,融入墙面的涂鸦。

    顾长明推开门,门边竖着一面穿衣镜,顾长明前脚刚进门,镜子立即映出顾长明和秋时的身影,他俩的身影模糊扭曲,怎么看怎么不自然。

    同一时刻,镜子映出的烛火微微跳动。

    烛火要驱散寒气,寒气要熄灭烛火,双方短暂的较劲后,烛火取得了胜利。镜中的模糊身影不甘心的左冲右撞,逐渐停止挣扎。朦胧散去,镜中的身影恢复原样。

    秋时抬起爪子揉揉鼻子,一脸的嫌弃。

    房间长时间没人住,遍地积灰。半打开的窗户,风吹动了破旧的窗帘,送来楼下人们的紧张议论。顾长明打破镜子的控制,整个世界从死寂里复活,不再有屋内屋外的阻断。

    秋时瞄了眼镜子:“好重的阴气,有人在这儿布局。”

    镜子不偏不倚的照到墙上的涂鸦,寥寥几笔勾勒的简单人像,杀伤力却不小。谁画的,为什么画,做这些事为了什么?秋时通通不知道,他只知道这里没有顾长明魂魄碎片的线索。

    顾长明坑,顾长明的魂魄碎片也坑,天知道魂魄碎片躲在哪个犄角旮旯。秋时不信邪,顾长明的三魂七魄能飞到地球的另一边,一天两天找不到,他一年两年总能找得到。

    顾长明得出的结论和秋时相同,他的三魂七魄与这面镜子无关。

    即使顾长明平时无感应,一旦魂魄碎片来到顾长明的眼前,彼此见了面,顾长明铁定能察觉。可惜,他的魂魄碎片不在这儿。

    顾长明捡起落在镜子旁边的旧布,盖上这面全身镜。有人利用镜子开启通道,连接生者和亡魂的世界。

    镜子是一种常见又特殊的介质,请仙经常有它的存在,镜子和灵异长期捆绑在一起。大仙也好,灵媒也罢,他们借助镜子残留的景象获取信息。

    镜子本身没有好坏之分,区别在于使用镜子的人,他们用镜子做好事还是做坏事。

    在这个房间,有人用镜子做了坏事。一扇通往亡魂世界的门,通道的两边要达成平衡,就得用这边的生命替代那边鬼魂的身份。

    献上这边的一条生命,换取那边的鬼魂归来,伤天理人伦。

    所以,秋时封住了那道逃生出口,顾长明也盖住了这面镜子,不让惨剧延续。鬼门替换的混乱时期,时不时就有人动这些歪心思。

    秋时轻微地动了动耳朵,他对顾长明说:“有人来了。”

    他听到上楼的脚步声,来了两人,对方的目的地和他们一致,也是这间房间。这是一对双胞胎姐弟,约莫十五六岁,他们戴着彩色羽毛的项链,手拿一面小鼓,小鼓的边缘装饰了和项链类似的彩色羽毛。

    姐弟两人瞧见屋里的顾长明,他们一脸不屑:“来这么早?不敢光明正大的公平比试,偷偷摸摸的提前调查?你来得再早也没用,你今天必输无疑。”

    顾长明没说话,他不认识这两人,不打算打招呼。

    他侧过身,绕过这两人走出房间,屋内的空间小,这种老旧筒子楼每家每户面积十分有限。这里的事告一段落,顾长明和秋时该走了。

    “等等,”见顾长明要走,双胞胎姐弟三两步冲上前,“怎么,你害怕了?这里刚出了事,你要临阵逃脱?”

    “你要走可以,你必须公开认输,承认你不如我们,承认你是个骗子,你没有占卜预知的本事。带着萌猫的帅男人,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什么意思?

    秋时下意识地低头瞅了瞅自己,萌猫?他再偏头瞅了瞅顾长明,帅男人?

    这两小孩从哪儿冒出来的?他们压根不认识。

    秋时等了一分钟不到,答案自动送上门。

    楼梯间的脚步声再次响起,披着黑斗篷的瘦高青年来到门边,青年的肩膀上蹲着一只猫,皮毛纯黑的小猫。

    传说中的带着一只小猫的男人登场。

    顾长明和秋时:“……”

    哪来的家伙这么闲,上楼自带变装技能,遮遮掩掩、装神弄鬼的不怕警察叔叔喊你喝茶?

    青年和黑猫:“……”

    李逵遇李鬼,居然有人山寨他们,他们已经这么有名了?

    双胞胎弟弟拽了拽姐姐的衣角:“姐,谁是正主?我记得那猫是黑猫,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带只橘猫出门,哪来的神秘感。”

    要不要这么尴尬,山寨得完全不到位,尤其是猫。橘猫一天到晚吃吃吃,有一毛钱的神秘感?

    双胞胎姐姐左瞧右看:“正主?多半是披斗篷的那家伙,装模做样的除了他还有谁。当然,帅不帅另说,他成天盖着脸,天晓得他长得对不对得起社会。”

    单说帅,带着橘猫的这位,足以甩无数男人无数条街。

    秋时迎上黑猫的目光,他面无表情的别过头。看什么看,别以为我看不懂你丫的质疑小眼神。

    橘猫怎么了,几百年的橘猫妥妥的让你跪着喊祖宗。幼猫崽子哪来的神秘不神秘,撞见厉鬼快点儿跑,别被厉鬼囫囵吞进肚子丢了小命。

    身为一只有道行的猫妖,会说人话的猫,秋时不和后辈小猫一般见识,斤斤计较忒没面子。

    顾长明问秋时:“现在走,一会儿走?”

    秋时“哼哼”两声,表达了一会儿再走的意思。当着外人的面,他懒得开口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