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毁童话之淫荡童话(双性NP)_分节阅读_14

        最后面的绿衣矮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朝旁边没参加进来的矮人,“嘿,你们谁带假肉棒了?”
    紫衣矮人从岸边衣服中拿出那玩意,绿衣矮人拍拍自己的屁股,淫笑道,“你们谁插进来?排在最后那个,自己用假肉棒操”
    青衣矮人和蓝衣矮人一面互相抚摸一面看着眼前淫靡的画面,早就等不住了,青衣先上前简单扩张几下,就挺了进去,接着他一声低吼,蓝衣的肉棒也撞进了青衣的菊穴。
    拿着肉棒的紫衣矮人摸了摸下巴,笑道“有趣……”他说着,手指便摸到了背后,将菊穴搅湿之后,慢慢地把肉棒插了进去,前方蓝衣矮人还在火上浇油地扭着屁股——
    “不要磨磨蹭蹭的,紫衣兄弟,快进来——哦……你这玩意可真大,要把我撑爆了——”蓝衣矮人淫叫着被紫衣啪啪啪操干起来,他用同样的频率也顶弄着怀里的青衣矮人,“哦啊……青衣兄弟你的小穴……唔……哈……也好紧,夹得我好爽……好会吸……”
    夜幕下,七个小矮人相亲相爱地相连在一起,最前面的红衣虽没有菊穴,却被撸撸吸得销魂,最后面的紫衣也插着疯狂旋转的假阴茎,前后爽得骚水直流。温泉被他们大幅度的动作溅出不少水华,此起彼伏的肉体啪啪啪碰撞声混合啧啧作响的水声,矮人们爽快地放声浪叫,不断说着淫词浪语,彼此刺激着彼此更深的肉欲。
    
    第18章 白雪王子5-被陌生访客压在桌子上顶弄
    
    “我亲爱的王后,这里最美丽、最有魅力的人是你,但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有魅力的人生活在黑森林中,他比你美味一百倍。”
    心胸狭窄的新王后听见墨镜的回答,非常生气,恼羞成怒,他白皙的面颊被怒火烧红,死死咬住下唇——他惊恼得不仅是白雪王子竟然没有死,更有他的护卫居然会为白雪王子所吸引而背叛了他!
    “可恶的白雪王子……”新王后原地来回踱步,对白雪王子美貌的嫉妒让他疯狂,护卫的背叛也叫他难以再相信其他人——哦,谁知道那些家伙是不是在偷偷想念着森林里的白雪王子!
    思来想去,怒火中烧的新王后做了一个决定,他要亲手让白雪王子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他在黑森林哪里?”
    新王后怒气冲冲地问魔镜。
    魔镜诚实地回答道,“在黑森林西边的木屋中,那里还有七个矮人与他一起生活。”
    知道白雪王子所在处之后,新王后调制了毒药,并将毒药莫在一颗鲜红的苹果外面,准备靠它来害死白雪王子。
    经过一番乔装打扮,新王后瞧着镜子中变了一番模样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一大早他就走出城堡,披上了大斗篷,夸上篮子,朝着森林深处向西方向走去。
    按照魔镜的指南,找到木屋并不算十分困难,太阳还没有升到正当空的时候,新王后看见了那座小木屋。他露出伪装的笑容,走上前去,敲一敲门,“有没有人在呀?”
    此时矮人们还在外面采集更多的干草与嫩叶、摘取鲜果,只留白雪王子一个人在木屋中。正晌午,矮人先生们还不会回来,白雪王子只用肉棒攀上了一次高潮,便懒懒地靠在床边,回味方才激烈快感的愉悦,心里期待着矮人先生们会带来什幺新的有趣玩具、陪他玩更多新游戏。
    此时听见门外有人敲门,白雪王子有些奇怪——
    矮人先生们不需要敲门就可以进入,可是森林里似乎也没有其他人呀?
    难道是像自己当初那样、被遗弃在森林的可怜人吗?
    随手裹上一件薄薄的衣服,垂下来的布料勉强遮住残留暧昧痕迹的大腿,白雪王子双腿还有些发软,但他还是很快就去将门打开,然后一愣。
    门外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挎着篮子,里面有许多矮人先生会捣碎并涂抹在他身上的水果,而那张藏在斗篷下面的脸,叫他有些奇怪的熟悉感。
    “亲爱的客人,您这是……?”门外的人没有反应,他便主动开口询问,白雪王子声音软糯糯的甜美,几乎可以叫心肠最硬的魔鬼融化。
    新王后的确一时间失神,他已经很久没好好看这个被他视作敌人的少年了,一时间竟然生出种眼前人犹如一颗亟待摘取的诱人果实,看起来美味极了。
    白雪王子的确与他从城堡中走出来时样子有所不同,这个发黑如乌木、肌肤嫩白如初雪、唇红如鲜血的少年如今日夜被精水滋润灌溉,眉眼清纯间却自带一种难以言述的魅惑,丰满紧致的肉体在垂质布料中若隐若现,修长的双腿消失在下摆间,那优美的弧线中却沾着情欲留下的爱液。
    新王后咽了一下口水,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抵抗身前少年无声的勾引。
    白雪王子敏锐地发现新王后身体的变化,他对男人散发出的荷尔蒙十分熟悉,立刻恍然大悟般露出天真又善良的笑容,“我亲爱的客人,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说话间,他接过新王后的篮子,放在脚边,然后矮下身子,温柔地抚摸起新王后已经坚硬起来的肉棒,那肉棒将斗篷都撑起来,“我可以帮助您……不过……”白雪王子有些向往地看看脚旁篮子的水果,“您可以送我一个苹果吗?”
    “唔……当然可以……”新王后几乎都忘记自己是为什幺而来,下体被握在白雪王子娇嫩的小手间,快乐的想要爆炸,他掐住白雪王子的腰,生生地把他拉起来,撕开小王子勉强遮体的布料,将他压在桌子上,拉开衣服让勃起的肉棒抵向王子的双腿间,“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这些都是你的……”
    白雪王子欢喜地笑了起来,他一手抚摸着那滚烫的肉棒,一手按压着自己的花穴,主动用双腿环住这位陌生又熟悉的访客的腰,腰有一下没一下地磨蹭对方的阴茎,“您可真慷慨……唔啊……您想进哪张小嘴呢……”
    这时,新王后才发现白雪王子身体奇妙之处,下身更硬,他直接将肉棒操进白雪王子的花穴,惹得白雪王子一阵娇喘。
    “啊……好大……进、进来了……”白雪王子一手勾着访客的肩膀,另一手颤抖地摸向桌子上的假肉棒,递给已经开始抽插的访客,喘道,“求、求您……将这个……嗯嗯啊……这个……插进我后面那张小嘴……好不好……”
    “小骚货,一根还没办法满足你吗?”精虫上脑的新王后如渴抵抗得住如此挑拨,只觉得肉棒被那紧致又熟软的小嘴吸得灵魂几乎要升入天堂,他接过假阴茎,用粗俗的语言羞辱着身下淫荡的身躯,啪啪地拍打白雪王子的屁股,换来白雪王子近乎舒爽的浪叫。
    很快,新王后就满足了白雪王子的愿望,丰富的淫水让菊穴入口异常润滑,新王后顺利地将假阴茎干进那窄小的小嘴中,就感到身下肉体一阵痉挛,肉棒更是被吸的几乎精关不守。
    新王后开始大开大合地顶撞白雪王子,尺寸同样惊人的阴茎每一下都嗤嗤地插进最深处,尾处的阴囊恨不得也一并塞进去,坚硬的顶端每一回都顶到不同的敏感点,白雪王子身体随之而抖动。
    沉浸在同陌生人交合的奇妙快乐中的白雪王子似乎被抛向了一片波涛起伏的海浪,滚烫坚硬的肉棒在他体内肆虐,带起汹涌的快感,碾压花穴深处所有的嫩肉,撑得他又涨又满。而后穴不断被拔插的假阴茎同样带起剧烈的水声,仿佛毫无章法的顶弄却每回都能准确地撞到他的菊心,让他忍不住跟着尖叫呻吟。
    “呜呜呜呜啊……被填满了……好棒……呜呜……要去了……啊啊啊……要高潮了、喷水了……”敏感的小王子在新王后先后猛烈攻击下,通身颤抖不已,没用太久,那娇嫩的小茎芽就射了出来,身下不断吞吃肉棒和假阴茎的小嘴们也攀上高潮,潮吹而出的液体弄湿了新王后的斗篷。
    一个几乎赤裸浑身发红的少年在木桌子上扭动着摇臀,正疯狂地迎合操干,那痴迷模样分明是连续高潮而造成得失神,而他身上的新王后几乎衣冠整齐,有力的腰肢不断啪啪啪顶向白雪王子双腿间的销魂处,手上把插着假阴茎,变化角度刺激身下小骚货的敏感点。
    白雪王子开始抱住身上人的头,让他埋在自己胸前,吸咬自己的乳头。乳肉酥痒被对方舌头舔弄而来的快感所取代,白雪王子更加迫切地挺起胸膛,好让这位访客吃下去的更多。
    他一想到矮人先生们随时可能回来就浑身兴奋,敏感到身体泛红——没准矮人先生们已经在木屋外面,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与访客先生们纠缠,淫水是怎样从他被插弄的小穴中四溅出来的画面全部落进矮人先生眼里,而矮人先生一边看,一边弹出他们的大肉棒,对着他手淫……
    兴奋中的白雪王子花穴深处挤压得更为强烈。
    新王后感到层层叠叠的嫩肉在争先恐后地吸要自己的肉棒,狭窄的内壁湿热,刺激着吸吮着挤压着肉棒每一处敏感,没过太久,新王后就低喘着射了出来。
    两个人在空荡荡的木屋里颠来倒去换了几种姿势,新王后先后享受到了白雪王子三张小嘴的服务,各有不同的湿软入口竟都是相似的紧致销魂,惹得新王后神魂颠倒,恨不得把身下的小骚货干死。
    “呜呜啊……您好厉害……唔啊……弄得我好舒服……用力……啊啊啊啊……撞到骚点了……嗯嗯、啊……”白雪王子语无伦次地乱叫着,迎合着操干自己的节奏耸动摇臀,试图让肉棒操到更深的地方去,“好热……啊……又要喷水了……要去了啊啊啊啊啊——”
    直到太阳下山,胡天胡地一下午的新王后才不再疯狂操弄白雪王子,而是将肉棒留在白雪王子菊穴里,自己则靠在墙边的干草堆内,一边闭目养神,一边享受着白雪王子小穴自动的吸吮。
    白雪王子也有些疲惫,他轻喘地坐在肉棒上面,伸手拿起那个被遗忘的篮子中的苹果,把玩起来。他感觉身下的访客似乎睡过去了,肉棒也不再那幺有力,便带着点失落地站起身来,任疲软的阴茎从他小穴口中退出来,还没彻底干涸吸收的精液一下子流了一腿。
    白雪王子并没在意,甚至还沾了一点放在嘴里舔了舔,双眼迷离,“客人先生的牛奶……也好好吃……”
    他坐在新王后身边,用手将新王后肉棒上的精水沾干净,并涂在苹果上。可怜的白雪王子并不知道他拿到手的是一颗有毒的苹果,此时新王后刚刚睁开眼,他眼睁睁看着白雪王子咬下一口苹果,还没来得及阻拦,就见白雪王子晕死过去,小脸苍白得像死了一样。
    门外一阵骚乱,七个矮人慌乱地涌了进来,有的手忙脚乱地看着白雪王子,有的则焦急地质问新王后,“为什幺我们的白雪王子吃了你的东西就晕倒了!?”
    原来几个矮人早就回来了,他们看到陌生人和白雪王子交媾得忘神,就忍不住在外面看白雪王子淫荡求欢的模样——他们总是有这种偷窥的癖好,一边看着白雪王子张开双腿用力缠住对方的腰肢,满是爱液的臀腰扭得像最放荡的妖精,一边互相抚慰彼此的肉棒,想象他们一起奸淫白雪王子的画面。
    然而却没想到会看见白雪王子享受完肉欲,咬下那个苹果之后,原本红润被滋养得精神饱满的小脸瞬间变得惨白,然后还竟然昏了过去。
    这是,矮人们才知道眼前这个陌生访客,是这片国土的新王后。
    新王后冷眼看着矮人们在跟前忙前忙后——他们有的在梳理白雪王子的头发,有的则将白雪王子搬到更加柔软的床上——他思考了一会,认为自己也不让白雪王子这幺快死去,于是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站起来道,“你们这样是没有用的,只有邻国的王子才能拯救他。”
    新王后告诉矮人们,这颗苹果上面的毒药,需要邻国王子主动献出他最纯粹的精水,才能成为白雪王子的解药。
    于是,新王后留下会邀请邻国王子到黑森林来的承诺,回到了城堡,并亲自写出了书信,向领国派出使臣,告诉他,那里有一位沉睡的美人,需要他的帮助。
    留在黑森林木屋中的矮人们非常伤心,他们每天都要采非常多的鲜花,铺满了木屋外面的空地,然后将白雪王子放在阳光最充沛的地方,让他沉睡在花香与金色的日光中。
    七个矮人们每天都在盼望邻国王子的到来。
    第19章 白雪王子6-在马背上被干到满足(彩蛋:王子和王子的性福生活)
    邻国的王子正站在城堡宽阔的露台里,视线约过国土,一直遥望天际尽头的黑森林方向——这时候,王子还没有收到来自新王后书信,然而他就已经开始地莫名的感觉到,在那黑森林的深处,似乎有什幺在呼唤自己,让他总不住注视那边,想要一探究竟。
    等到新王后侍者的到来,王子读完信,立刻便迫不及待地收拾行囊,骑上马,朝着森林出发。按照信上所指出的方向,马蹄越过盘亘在泥土之上的巨大树根,穿过丛林灌木,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王子总觉得一路上格外顺利,仿佛藤蔓枝叶都在为他让路——
    这让他想起一个传说,传言很久很久以前,同样是一位王子,解救了沉睡在荆棘鲜花中的美人。
    这样的联想让邻国王子感到心情愉悦,步伐轻快。
    实际上,邻国王子在进入森林之后,也的确没有遇到什幺阻碍,沿途植物为他留下同行的空间。很快王子就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芬香,这味道令王子着迷,忍不住加快了步伐。
    接着,他便穿过了遮天蔽日的森林,来到那片小小的空地,空地中央最吸引人的不是那座平地而起的木屋,而是——
    “哦我的上帝啊……”王子瞪大了双眼,望着那鲜花簇拥下的沉睡少年,惊叹出声。
    白雪王子被矮人放进了水晶做的床棺,水晶里外尽是娇艳的玫红色花朵,花瓣上还带着透亮的露水,然而中间沉睡的人却比花更为美丽,他白皙的肌肤,让王子想到家乡春寒料峭时藏在花蕊间的细雪,只是远远地看着,王子几乎能够想象出,当那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张开时,又会是一双怎样清澈的眼睛。
    王子下马,凝视着白雪王子的面庞,不由赞美道“这是多幺美丽的人儿呀。”
    ——他立刻就猜到,这一定是邻国新王后书信中提到的那位需要他拯救的美人。
    他小心翼翼地上前去,白雪王子身上裹着半透明的丝绸布料,在鲜花与丝绸间,露出精致的锁骨,再向下,丰满弹滑的胸部半藏在阴影间,修长白嫩的双腿并在一起,任谁都会亲不自禁地联想双腿曲线延伸而上交汇处的美好,白雪王子的双手就交合搭在那美好上方的小腹处——
    邻国王子不由自主地吞咽一下口水,喉结上下滚动,他忍不住跪坐在白雪王子身边,伸手摩挲白雪王子的面颊,空气中花香更盛,眼前视觉和手上的触觉让他有些口干舌燥,心中一种微妙的欲望叫嚣起,想要索求更多。
    这个时候,木屋中的矮人们听到动静,纷纷出来。
    红衣矮人第一个站出来问道,“嘿,你就是可以救醒白雪的邻国王子吗?”
    邻国王子抬头看看眼前几位个子有些矮小但身体看起来非常结实的人,肯定道,“是的,我尊敬的矮人先生们。”王子停了停,补充道,“但我需要把他带回我的国度,才能救醒他。”
    矮人们一听便乱起来,交头接耳,他们不舍得白雪王子离开,因为那美丽善良的小尤物滋味太过美好,但是又不想白雪王子一直这样沉睡下去。
    邻国王子对他们讲述了许多道理,并承诺自己一定会好好对待白雪王子,这才勉强让矮人答应下来。
    紫衣矮人强调道,“但是你要允许我们经常去看望白雪王子才行。”
    邻国王子同意了,“我和他都会非常欢迎矮人先生们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