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毁童话之淫荡童话(双性NP)_分节阅读_13

        河水边的几个矮人纷纷顺着声音望去,那是两个与他们衣服模样相似,但颜色不同的矮人,一个是蓝衣、一个是紫衣。
    河边五个矮人纷纷眼前一亮,“嘿,你们是不是要寻找森林的木屋?”
    “是的,有预言师告诉我们,在那里能遇见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尤物。”蓝衣说话间,脸上还带着期待的色欲神情,“他会让我们欲仙欲死……哦,难道你们就是预言中那另外五个?”
    “没错。”橙衣矮人喜滋滋道,“既然我们人齐了,想必小尤物也快出现了吧?”
    “不过,我看似乎要解决眼下的问题。”黄衣矮人朝新加入的两个家伙下身抬抬下巴,“看那两个玩意硬的。”
    蓝衣和紫衣纷纷走上前去,开始同黄衣橙衣一起做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并共同期待预言中的美味到达。
    第17章 白雪王子4-用假肉棒自渎到双穴潮吹(补发彩蛋小矮人糖葫芦)
    白雪王子总是欢喜地认为,森林小木屋中的矮人先生,都是些心肠非常好的人们——因为他们不仅收留了被从城堡中赶出来的自己,还每天陪着自己换着花样玩一些有趣的游戏。
    ——好心肠的矮人们会说,“亲爱的白雪小王子,为了你不感到无趣,我们会每天玩不同的游戏。”
    白雪王子天真的小脸上轻而易举地绽放出开心的笑容,那嫩白如初雪的肌肤上正泛着宛如娇羞的粉红,艳丽如血的舌尖轻轻探出来,喜滋滋地舔着射了一脸的浊白液体,那温暖的味道令他着迷,甚至比平日里矮人们喂给他吃的水果花露还要美味……
    开始,矮人先生们会变化着各种奇怪的姿势,把肉棒填到身体中来——有的时候,矮人先生们也会互相将肉棒从后面那张嘴里塞进去,抽插起来,白雪王子只要一回想起那画面,就忍不住攀上一波高潮,结实精壮的两个矮人前后纠缠着,总有一个还会将肉棒塞过来……他就能同时瞧见那黑红的阴茎是怎样进插他和矮人先生的肉洞……
    白雪王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比矮人们多出一张小嘴,但他知道,矮人们很喜欢他多出来的这个,总是夸他那里又紧又热又湿,每次都能把肉棒吸出精液来。
    勤劳的矮人们在空地上用石头和木头搭出一面宽宽的墙壁,中间挖出一个小洞,刚好容白雪王子钻进去,那小洞上密密实实地铺满了软草与嫩叶,然后把这面墙当作送给他的礼物。
    白雪王子非常喜欢钻进这面宽阔的墙壁中放松四肢,双腿顺着墙面垂下来,浑圆的小屁股正好卡在墙面的边缘,有软草和嫩叶垫在下面,无论怎么扭动,都不会碰伤身体,他也可以舒服地趴在墙里面,把头探出来,半埋在手臂间,乌黑的头发顺着身体垂到地面上。
    这个时候,矮人先生们就会轮流扶住他的臀,揉捏按摩着他的臀肉,然后把肉棒喂给他身下的两个小穴中,在太阳的照耀下,身体更加炽热滚烫,白雪王子隔着墙壁,看不到究竟是哪一个在疯狂地抽插,但靠着穴内嫩肉契合在肉棒上的形状在脑中想象,也是非常有趣的,他需要非常专心地去感受肉棒在小穴深处的热度——
    阿……那坚硬的顶端总是能撞到最舒服的地方……整个都好烫……呜啊……每一根都好喜欢……
    如果他猜对了,就会有矮人先生到墙壁前面来,捧起他的小脸,喂给他肉棒吃,他只需要吸舔上一段时间,就能喝到那美味的精液,虽然那个时候,就没办法好好地夸一夸矮人先生们,不过瞧着矮人先生被他吸舔得也很舒服的样子,白雪王子就觉得非常高兴,以至于身体更加敏感,小玉茎都不曾被触碰过,就能连续射上好几回。
    水声持续嗤嗤地从墙壁那面传过来,白雪小王子的乳房被顶弄得不断摩擦在嫩叶上,就好像有很多小手在抚摸自己,“好棒……唔啊……肉棒也好好吃……呜呜……恩啊……”矮人抽插得速度非常迅速,飞快地交错顶弄在上下两张小嘴间。
    “好像……好像被同时插到了……啊……好舒服……呜啊……是、是蓝衣矮人先生的啊恩…的…肉棒……呜呜啊……”
    身体忽然被轻轻旋转,趴在墙洞中的身体变成了侧卧的姿势,双腿被一字摆开,两个小穴恰好可以张开来,后面传来另外一个矮人的声音,“这次要两个人一起了,亲爱的白雪小王子,两个人都猜对,才会再给奖励。”
    “好……啊……好的……我、我会努力的……呜啊……两根……两根肉棒好大……”白雪小王子把身体的重量靠在墙洞中,双手放在乳房上大力地揉搓着,以减轻奶头上酥麻的渴求,身下啪啪啪声直作响,让他有一种矮人先生将要把阴茎根部的球体塞进来的错觉,深处的嫩肉被摩擦顶撞得直喷水,要命的快感不断传到四肢,他垂下去的小脚丫已经绷紧起来。
    “呜啊、好、好舒服……”
    “小骚货太会吸了……好紧,怎么操都是这么紧……精水又快被吸出来了……啊哈……太爽了……”
    在白雪王子看不见的地方,两个矮人正噗嗤噗嗤操弄得上瘾,只觉得吸住肉棒的小嘴无比饥渴,紧紧裹住肉棒的每一寸,那湿滑熟软的肉壁蠕动着挤压着……其他的五个矮人则眼神火辣地盯着小王子的唇瓣,自行对着他自慰,在高潮的时候将精液尽数喷射到白雪王子身上。
    不过,矮人先生有的时候会一起出门砍柴、找些水果回来。
    独自一个人被留在木屋中的白雪王子,难免会觉得有些寂寞,他的小穴已经习惯有矮人先生们的填喂,乳头习惯了矮人先生们粗糙的手指,眼下他一个人无论用手指怎样揉搓挑逗,微弱的快感都似隔靴搔痒。
    可怜的白雪小王子趴在他与矮人先生们的大床上,头深深地埋在两个枕头间,试图感受矮人先生留在上面的味道……
    白雪王子双腿紧紧纠缠在一起,想象着矮人先生们抚摸他的皮肤,拉扯乳头,还用肉棒侵犯身下的两张小嘴。
    “矮人先生们,快、快来帮帮我……”白雪王子朝着空荡荡的木屋喘息道,两根手指尽数没入娇嫩的花穴,然后被夹紧的双腿挤在里面,啧啧地搅拌着汁水丰沛的壁肉。
    哪怕时长会接受双龙,白雪王子下面的小嘴总能在一波高潮之后紧致如初,即便只有两根纤细的手指,饥渴的花穴内里还是能迫切地紧紧吸住侵入物,只是对于习惯激烈操干的白雪王子而言,那是窄小的手指带来的舒爽太微不足道。
    “恩啊、想要……”白雪王子就像一个被大人丢在家里的孩子似的,露出委屈的表情,然而他的眼睛明显没有焦距,身体在手指的搅弄下僵直了许久,勉强攀上的高潮才缓缓褪去。白雪王子松开手,四肢瘫软在床上,轻轻地喘着起,脑内一片空白,任白透明的淫水从穴口中渗出来,慢慢润泽方才激情中的嫩肉。
    矮人先生们不在家的时候,他就只能这样抚慰自己,直到有一日白雪王子忽然发现矮人们丢在桌子上的奇怪柱体。
    白雪王子好奇地摸着那光滑的东西,“看起来长得好像矮人先生们的肉棒呀。”
    手里的浅色茎柱体顶端也如龟头般硬挺,有一个大大的凸起,像个帽子似的盖在上面,而尾端则有两个圆圆的球体,唯一不同的是,这肉棒抚摸起来才能发现,上面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凸起——
    成日被奸淫的白雪王子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却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福至心灵,想到这几根东西的可以怎么用了。
    他不知道这些假性器都是矮人故意留在显眼地方的,更不知道当他忍不住舔起假阴茎的时候,七个矮人正互相撸弄着肉棒,兴致勃勃地从暗房中偷看这淫荡的小尤物如发现了新世界般,开始新一轮的自渎。
    白雪王子先将一根粗柱体全部在舔湿,就像他平日服侍矮人肉棒那样,上半身半趴在床上,屁股高高地撅起来,膝盖跪在地上——地板上也被细心的矮人先生们铺满了干草嫩叶,并不会磨伤小王子娇嫩的膝盖,只会在保持这个姿势太久的情况下,膝前偶尔会留下淡淡的印记。
    白雪小王子一面舔着肉棒,一面伸手到股缝间,中指试探地插进去,感受里面的湿润程度,好久没有得到抚慰的肠肉在手指进来之后,立刻簇拥上去,肠液淫水也涌流不息,“恩啊……”小王子听见手指在菊道中抽弄出水声,便收回了手,穴肉似挽留地吸住指尖,拔出的时候小王子甚至颤了起来。
    他目露欢喜,似找到了什么新的玩具,将屁股撅得更起,拿着假阴茎顺尾椎而下,那粗大的顶端在淫液的润滑下,向肠壁内挤入的不算困难,白雪小王子轻咬下唇,微微用力,假阴茎在逐渐打开他空虚的壁肉,当肠肉裹在那假巨根上面时,小王子才感受到这好东西的与众不同——
    “哦……啊……哦啊……”被撑开的褶皱叫巨棒上面的凸起折磨得快感不断,小王子甚至不用手动抽插,就能享受到菊穴自己蠕动磨蹭在上面的销魂,好像有无数根小肉棒到处顶弄着酥痒的肠壁菊心,“好棒……唔啊……喜欢……喜欢这个玩具……好舒服……”
    接着,白雪小王子连舔湿另外一根巨棒的功夫都等不及,手指按在阴唇两侧,直接将假阴茎插了进去,然而不知道无意间触碰了什么地方,两根深深埋入穴内的肉棒忽然剧烈地颤抖起来,小王子的身体一下弹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太快了……啊啊啊不行了……啊啊啊……”小王子已经撑不住身体,滚到地上,双腿大张,两根只有球体露在外面的假阴茎正飞速旋转颤抖,包含它们的穴口充血到嫣红,水声扑哧扑哧作响,大量爱液顺着假阴茎的动作飞溅出来,小王子只觉得眼前不断有空白闪过,整个人都在向着高处送去,犹如强大的电流以那两个巨棒为中心淌向四肢百骸——
    被强烈快感淹没的小王子颤抖着,手指无意识地抓握身下的干草嫩叶,脚趾蜷缩不已,很快就被送上高潮,玉茎在没有触碰的情况下喷得满腹尽是浊液,假阴茎上起伏不定的凸起到处研磨点火,所到之处嫩壁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啊啊啊啊啊……要坏……要坏了……又、又喷水了……呜呜呜啊……”被扔上高潮的可怜小王子叫这两根巨棒疯狂操干着最敏感的地方,整个身体时而缩作一团,时而又挣扎敞开,小王子在地板上被欲望趋势着滚来滚去,双手不由自主地揉捏着胸前乳肉,将那两坨丰满挤压到变形,奶头更是被拉扯得通红,宛如两颗巨大的樱桃。
    他不知道该怎么叫假阴茎停下来,那巨大的东西似永远没个尽头地埋在肠壁和花穴深处,密密麻麻的凸起似有意识不让他从高潮中中止,毫不停歇地操干每一处敏感,白雪小王子颤抖着,摇晃着纤腰,陷入长时间高潮的深渊。
    外面偷看小王子自慰的蓝衣矮人受不了眼前媚色盛餐诱惑,急吼吼地推开门,闯了进去。
    “啊……啊……矮人、矮人先生……救……呜啊……救救我……”白雪小王子嘴角带着奇妙的弧度,被操干得太过猛烈,生理性泪水叫乌黑剔透的眼睛瞧起来春色无限,然而一切的妩媚放在他这张雪白娇嫩的面庞上,竟然生出几分令人爱怜的清纯。
    容貌与他身体正在进行的淫荡动作造成的视觉冲击,令几个矮人垂涎不已,纷纷抚摸着白雪王子因为持久高潮而轻微痉挛紧绷的身体,那如初开花瓣的柔嫩触感——矮人们十分着迷,只觉得眼前的小王子变成了一朵盛放的淫花,浑身上下散发媚药似的香气,令人把持不住。
    “用力……矮人先生们……啊、……小豆豆被按住了……好舒服……”不知道是谁的手,夹住了小王子因为假阴茎疯狂抽插而充血的阴蒂,为小王子带来成倍的舒爽,王子摇着头,张开腿换上最近的一个矮人。
    矮人顺应王子无声的祈求,将他体内还在不断折磨王子的假阴茎抽出,用自己真实滚烫的肉棒取而代之。
    “哦啊……肉棒进来了……好棒……呜呜啊……后面……后面也要……呜啊……进来了……”
    同样的,菊穴的假阴茎在退出之后,白雪王子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他喜爱的矮人先生便凶狠地顶了进来,填充了菊心的失落。
    “操得你爽不爽?更喜欢哪根大肉棒?”矮人粗声粗气地问道。
    甜美的声音从白雪王子呻吟中断断续续地拼凑起来,“更……更喜欢矮人先生们的……肉棒……”
    矮人先生们的肉棒虽然没有凸起操尽他每处敏感,但却炽热着、跳动着,每次都能插到最深,又剧烈地抽出,似乎恨不得把两坨肉球球也一并填充进来,白雪小王子忍不住觉得这样更叫他满足……而且矮人先生们还会喂给他美味滚烫的精水,射得他高潮不断……
    从这日起,可爱的白雪小王子才知道,他亲爱的矮人先生们并不会把一整天的时间都花在砍柴和找水果上面,他们会随时回来,偷偷看着他自己因为按捺不住饥渴的折磨,用手抚慰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认知叫小王子更为兴奋,他并不会戳穿朝矮人先生们,而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朝矮人先生们告别,待他们离去之后,就莫不急待地将自己脱光,站在没有遮挡物的房间中,抚摸全身,有的时候是拿手指插弄搅动菊穴或花心,有的时候却是套弄玉茎,还会捧起丰满的胸脯,将乳肉拉扯变性,把两个樱桃般的奶头挤在一起,埋头自己吃起来。
    矮人先生们也教会他那些假阴茎的用法,在矮人不在房间时,白雪小王子用手指玩弄够了身体,就会垂涎那日被假阴茎操干得高潮不断的自慰,兴奋地把两个假阴茎插进身体,开到最大动力——
    “矮人……矮人先生们在看着……看着我……高潮……啊……好爽……呜啊……好喜欢……好喜欢”
    白雪王子一想到矮人先生们现在就在不远处,偷偷一边看着自己被两根假阴茎操弄到失神,一边手淫的模样,就更加敏感兴奋,身体扭动得更加强烈。
    “哦……啊……被插得……好爽……又要吹水了……呜呜……啊……想要……矮人先生的精液……”
    每次矮人先生们回来,还会带回许多新鲜野果,他们将饱满多汁的水果挤碎在白雪小王子身上,让果汁布满小王子雪白的肌肤,然后矮人们再慢慢帮他舔吸干净。
    白雪小王子每天沉浸在肉欲中,不管是自慰的时候被不知何时回来的矮人们窥看,还是和被七个矮人轮流奸淫,于他而言,都是非常愉悦的享受。
    新的玩法叫白雪
    然而远方城堡中的新王后却在一日突发奇想,询问魔镜时,得到了一个让他百爪挠心的答案:“我亲爱的王后,这里最美丽、最有魅力的人是你,但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有魅力的人生活在黑森林中,他比你美味一百倍。”
    新王后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章节彩蛋:】
    一个彩蛋。
    对于森林木屋里面的几个矮人而言,等待预言中的美人到来的日子,非常无聊。他们喜爱而且擅长性事,无时无刻都在想办法叫身下那个肉棒舒服这种事,在淫族人眼中和呼吸没什么两样,然而矮人们骄傲的是他们的巨根,虽说也能享受到后庭的快乐,但毕竟不如亲自提枪操干、一切由自己主导来得爽。
    所以美丽的小尤物还未到来的日子,矮人们真正算作交合的性事次数反而减少了许多。为了打发时间,他们有时会跑去森林砍些柴火,采更多的干草、鲜花、枝叶布置木屋,好让他们在房间里面也能随时随地来一发,而不至于被边边角角硌到身体——
    “呜啊……将来会到这里的小家伙,一定有非常娇嫩的肌肤,说不定像雪一样白……我们可要把房间收拾舒服。”夜幕渐渐起,舒舒服服地侧靠在温泉边的红衣矮人不紧不慢地抚摸着自己半翘的巨根,那巨根上戴着一个绿色的帽子,瞧起来滑稽极了,正是他们白天的时候找到一种特别柔韧的藤蔓,把他们编成套子罩在肉棒上,再用他们族人特有的法术让它动起来,就当真像个小嘴在啧啧有声地吸他的大宝贝,别有一番滋味。
    这好东西是紫衣矮人新编出来的,方才在林子里面,被那家伙兽欲大发,非压着自己做了两回,眼下弄出这能代替手撸动肉棒的东西,自然也被他抢了过来先享用。
    红衣矮人享受着热水与撸撸杯,半喘着对从背后抱住自己的橙衣矮人道,“若是叫那些笨重的东西磨坏了,就糟糕透了……哦……你再向下摸一摸……”下午紫衣矮人在他菊穴里面的精液还没干透,眼下又一张一合进了点温水,竟然有些酥痒起来。
    “是又想被干了吧?”橙衣矮人拍了下红衣的屁股,手摸进了对方的菊穴。
    “哦……好吧……都怪那紫衣那家伙,非要射两回。”红衣矮人抖了下,身体带起一阵水声。
    森林木屋后面山谷内处有一小片温泉,这几个矮人没事也喜欢来这泡着。
    橙衣矮人也不再客气,见红衣屁股已经翘起来,提枪便插了进去,有精液和温泉的润滑,也不需要再用手指搅弄,进入得倒颇为顺利。一边闲闲或躺或靠的矮人见着两人姿势有趣,不由凑过来。
    “嘿,红衣这家伙可真会享受。”黄衣矮人和绿衣矮人淌水走到橙衣矮人身后,瞧见红衣同时享受身前身后的刺激,不由对视一眼,黄衣抚摸上橙衣矮人的屁股,绿衣则直接把手插进了黄衣矮人的菊穴。
    “哦……好歹也要先揉一揉……嗯哼……”黄衣矮人被插得肉棒直接硬起来,他揉着身前耸动的臀肉,手指顺着臀缝不紧不慢地挤进中间菊穴。为了迎合对方的动作,橙衣矮人摇晃起摇臀,“哦……啊……骚穴被我插得爽不爽?”
    红衣前面被撸撸杯吃着,后面被操着,爽得话都要说不出来,一个劲地抓着黄衣的手揉自己的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