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毁童话之淫荡童话(双性NP)_分节阅读_2

        “好的。”小红帽乖巧地走过去,伸手摸一摸那肉棒,果然如他想象得那样烫手——
    “来,转过来。”绿发男人伸手从背后把小红帽抱起来,像给小孩子把尿那般的姿势,他臂力好极了,举起小红帽,抵在他的肉棒上,“我的小乖乖,自己坐下去吧。”
    那硬挺又炽热的家伙挨在身上的时候,小红帽立刻就觉得下面的两张小嘴饥渴无比,他想了想,撅起屁股,泛滥的蜜汁让他两腿间湿滑无比,用菊穴瞄准了好几次都没成功,他焦急地抓住绿发男人的手臂,“求你帮帮我吧。”
    好心的绿发男人心领神会,单手拖着小红帽,另一手扶稳自己的大家伙,腰一用力,只听得噗嗤的水声。
    “啊,插进去了!”小红帽欢喜地叫道,他坐在肉棒上,嫩软的肠壁在爱液的润滑下非常顺畅地吞下了这根滚烫的巨大柱体,像得到了什幺珍宝那般,死死地缠在上面,他只觉得自己的大半空虚被填充满,菊穴深处的骚心被肉棒顶得舒爽异常。
    “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是一个猎人,你可以叫我猎人哥哥。”绿发猎人抓住小红帽的乳房,一面揉搓,一面道。
    “我和带你来的家伙一样,都是狼。”在小红帽没有注意的时候,那黑发男人已经握住了狼先生的下体,大力撸动,狼先生没有化成人形,而是保持着狼的状态站立着,前爪打在黑发男人肩膀上,两个畜生的孽根紧紧贴在一起,同样的形状,硬的发黑,小红帽瞧得流出了口水。
    “为了区分,你可以叫它狼大哥,叫我狼二哥。”黑发男人抚慰两个家伙的欲望,看着小红帽被树精猎人操得汁液横流,下体不由更硬了几分。
    “我亲爱的小红帽,你是不是饿了,现在我们来招待你吃一些好东西。”狼大哥抬起前爪,像变魔法一样,这只巨大的狼变成了一个赤裸的壮汉,他和黑发的狼二哥长得很像,只是下体更黑一些。狼二哥松开两个家伙的肉棒,树精猎人就着把尿的姿势抱着小红帽站起来,暂时停下了抽插。
    “哦……、啊、猎人、猎人哥哥,不要停下来。”小红帽扶着树精猎人的手臂,哭着呻吟。他两腿打开,娇嫩的花穴不断吐出蜜汁,颤颤发抖的玉茎挺在小腹上,格外诱人。
    “不要着急,马上就让你舒服。”狼二哥提身向前,腰一顶,巨大的肉棒便埋入了湿软幽径。
    “啊!”小红帽尖叫一声,抓住狼二哥的肩膀。狼二哥根本不给他回神的时间,和树精猎人一起用力顶撞起来,两根炽热的肉棒凶狠地顶开那紧滑的穴肉,粗暴地挤过每一处足以让小红帽高潮的肉壁,最后装在骚心深处,小红帽只觉得自己下体被快感烧着,全然不受控制地浪叫起来,“啊、啊……啊啊、两个小穴都被填满了,好大、好烫、啊啊啊……被顶到了、啊!恩……”
    黑发狼人的阴毛硬得就像他变身前的皮毛,扎在小红帽娇嫩的大腿内侧,让小红帽觉得好似有另外一根硬棒在操弄自己的腿根似的。两个空虚的小穴第一次被填充得满满的,窄小的肠壁和花径快速吞吃着两根庞然大物,嫩肉紧紧缠在肉棒上,小红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狼二哥和猎人在他体内肆虐的力道,每次抽离并不完全,巨大的龟头总能迅速再度撞上能让他发浪的地方。
    扑哧扑哧的水声和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将晦暗的房间推向淫荡暧昧。
    生理性泪水从眼中流出,小红帽喃喃淫叫,“狼二哥、狼、狼二哥用力……要挤进子宫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狼二哥没有辜负他的催促,腰力再提,肉棒顶端狠狠撞开花径最深处的小口,龟头和一大截孽根捅入窄小的子宫,那小口咬住自己的肉棒不放,滑嫩却紧绷,狼二哥爽快地颤起来,双手大力地抓弄着小红帽的翘臀,不再肯退出,只是用力在小红帽子宫里研磨起来。
    后面有树精猎人卖力顶撞,前面子宫叫狼二哥凶狠磨蹭,小红帽身体顿时过电般痉挛起来,爽得近乎叫不出声,大量液体从穴口中喷溅,玉茎也射出了精华,与此同时乳头中竟涨出了大量的乳汁。
    “小骚货爽得都喷奶了。”狼大哥笑声中带着淫荡,他的大宝贝虽然有树精藤蔓撸弄吞咬,但怎幺比得上小红帽销魂,他更加迫不及待地握住包裹自己肉棒的藤蔓,卖力的抚弄,眼睛因为欲望而发红。
    高潮过后的小红帽在朦胧中看见带他来的狼先生无处发泄的样子,用手指玩弄自己的舌头,模仿性器抽插得样子,他一面继续承受前后夹击,一面努力在喘息中拼凑成完整的语句,“狼大哥,我、我要吃你的肉棒……啊……、快来,喂我吃……”
    
    第3章 小红帽-3 三张小嘴都被喂饱(4P)
    
    高潮过后的小红帽在朦胧中看见带他来的狼先生无处发泄的样子,用手指玩弄自己的舌头,模仿性器抽插得样子,他一面继续承受前后夹击,一面努力在喘息中拼凑成完整的语句,“狼大哥,我、我要吃你的肉棒……啊……、快来,喂我吃……”
    既然被如此邀请了,狼大哥怎幺会还继续等下去,他大步走到小红帽身边,用力掐了一把沉浸在肉欲正在卖力顶撞小红帽菊穴的树精猎人的屁股。
    树精猎人正爽得欲仙欲死,见自己的好兄弟欲求不满的样子,露出心领神会的淫笑。
    一直在吞吐狼大哥肉棒的藤蔓松开,围着狼先生的双腿开始长大变粗,将狼先生托举起来。
    狼先生从容地靠坐在藤蔓上,放开一直被自己手淫的肉棒,正好打在小红帽的小脸蛋上。
    小红帽殷切地把头探到狼先生双腿间,先是伸出嫣红的舌头舔一舔那滚烫跳动的好东西,他身前身后都在被巨根操干顶弄,身子不受控制地上下摇晃,两个奶子涨得硕大,如果不是被紧紧夹在树精猎人和狼二哥中间,他都无法维持自己的平衡,多亏狼大哥仔细扶住那肉棒,才让他得以舔到。
    小红帽舔了两下,似是吃到了什幺美味般地又迫不及待张嘴一口含住了大肉棒的顶端,急切地吸吮起来,不过他的小嘴太小,仅靠自己只含住那一点点前端。
    下身涨硬得快要炸裂的狼大哥哪里还等得了小红帽慢慢来,伸出大手按住他的头,就开始卖力地抽弄起来。
    乍开始,小红帽尚无法承受,异于常人的巨根填满自己的小嘴还深入喉咙,呛噎得他立刻流出了眼泪,但仿佛天赋异禀般,他很快就适应了狼大哥的节奏,甚至能享受到敏感的上颚被蹭撞的快感。
    他呜咽地含着黑红的狼根,天真的小脸上带着放荡的笑容,这画面落在持续顶弄小红帽子宫的狼二哥眼里,无异于顶级春药,狼二哥嘶吼一声,竟伏在小红帽上面从人形化出狼身,有力的后腿支撑在地上,前爪按在小红帽的肩膀上。
    “要、啊、要撑坏了……”
    小红帽只觉得体内的狼根再度暴涨,将最深处的嫩壁挤压到极致,炸出的快感如高压电流流过四肢百骸,想高声淫叫,嘴巴却被堵得结结实实,只能更加卖力地吸舔撑在唇舌间的肉根,模糊地从喉咙中喘出高潮的音节,下体喷射出来的汁水一下子浸过了狼二哥和树精猎人的巨根周围的毛发,滴滴答答在地板上形成一滩小水洼,奶头也不甘寂寞地朝外渗着奶水。
    在小红帽身后时不时扯拽他奶头的树精猎人摸到奶水,索性变出两根像小嘴一样的藤蔓,一圈一圈地缠住小红帽的乳房,最后末端一口咬住奶头,啧啧有声地吸起了奶水。
    小红帽因为激烈的快感而胡乱挥舞的双手忍不住也跟着抓住藤蔓,就想按着小孩哺乳那样托着藤蔓的下方,原本胀痛的奶头被吸咬起来,一波波电流打那樱桃般的嫣红中涌出,爽得小红帽用力将那藤蔓按像自己的胸脯,菊穴和花穴也跟着不断收紧,把肉棒的形状要的更加清楚。
    “我亲爱的小红帽,你简直是我见过最淫荡的小骚货。”不断用腰耸动的树精猎人一面奸着身上狭窄的肠壁,每一下都戳在菊心深处,惹得骚水一波又一波,小红帽更是颤得厉害,一面开口说着侮脏的话语好刺激怀里的身体更加敏感,“看你的三张小嘴,把我们咬的多幺紧。”
    小红帽听见这样的话语,身体果真哆嗦起来,三张小嘴吸那些巨根吸得更加紧致,恨不得立刻榨出里面的精华,卵蛋啪啪啪啪地拍在身上,掺杂抽插而来的汁液水声,空气中弥漫着他奶水与淫液的味道,他睁眼就能看到狼大哥的下体,结实的肌肉上淌下因为卖力操干他嘴巴而流出的汗水,那黑红的巨大飞快地在自己喉咙深处进出。
    淫靡填充了小红帽的视觉听觉嗅觉,深深埋入体内的巨大将他填充得十分满足,巨根凌虐冲撞而来的快感轻而易举地把他推入欲望的深渊,再用力一点、要、要插坏了……插坏我吧、啊啊啊……小红帽模模糊糊地呻吟着,狼大哥似乎觉得堵住小红帽的嘴听不见他的浪叫有些惋惜,再一用力之后,便把巨根彻底抽了出来,小红帽立刻叫了出来,“啊啊啊啊,好厉害、哥、哥哥们插、插得小红帽好爽、啊……啊……狼大哥请不要走……”
    “小浪货,我马上就来满足你,插烂你……”狼大哥发出淫邪的笑声,树精猎人松了松缠住小红帽乳房的藤蔓,只留下咗奶的小嘴,狼大哥调整了下姿势,将巨棒挤在小红帽的巨乳间,敏感的双乳被滚烫得肉棒一蹭,舒服得小红帽再度浪叫起来,他急切地用双手按住自己因为被顶弄而四处摇晃的奶子,好紧紧夹住他亲爱的狼大哥的大宝贝,张着小嘴一边为狼大哥乳交,一边时不时吸舔着狼大哥的龟头,让狼大哥舒服得毛孔张开,腰上松动得更是有力,挤得两个小兔子般的雪白乳房染上了红色。
    “小浪娃、插得你爽不爽?”狼形的狼二哥恶狠狠地顶住小红帽子宫,配合着树精猎人地节奏交错研磨他的骚点,惹得小红帽放声大叫,“爽……好舒服、啊、啊,插到了插到了、好大好烫!又要射了!啊啊啊啊……”
    说话间狼二哥和树精猎人同时感到一股滚烫地蜜液喷相自己地龟头,咬着乳头地小嘴也因为吞咽不下乳汁而四处溢出白色地液体,淫液和乳汁伴随着小红帽身体地摇摆横流,在这交合着的肉体下面积出一片淫靡水摊。
    小红帽喷射出来的汁水粘在身上让三只淫欲怪物十分受用,仿佛带着催情和补精效用,特别是吞咽乳汁的树精猎人,乳汁甘甜,让他觉得精力充沛,发现这点的树精放开一个乳头,狼二哥肥厚地舌头紧跟着舔上不断冒着乳汁的樱桃,狼大哥也四处舔着两个家伙根本喝不完的淫水。
    小红帽疯狂地摇摆身体迎合前后顶撞,纤腰被凶狠地淫兽们揉捏一道道红印,雪白地肌肤上布满了狼怪与树妖肆虐的痕迹。
    “奶子、奶子也被咬的好、啊、啊好舒服,插得、啊、嗯、啊啊、插得好爽、大哥哥、好会干……”小红帽淫叫不已,他也不知道究竟被这三个家伙奸淫了多久,小穴都红肿得不像样子,但依旧肥厚的穴瓣、花径、子宫深处的嫩肉、菊穴肠壁还有骚心都痉挛着诚实地告诉小红帽快感是如何成倍地堆积并不断将他推向高潮。
    小红帽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多少次,小小玉茎已经不需要被套弄,仅靠下面两张小嘴和乳房的刺激就不停地喷射,直到最后什幺也吐不出来,只能挺挺地在肉体间摇晃喷出透明地气泡。
    在小红帽又一次高潮痉挛的时候,操干他成百上千下的三个怪物像是配合好了一般,同时大力顶住了小红帽花穴菊穴最深处,狼大哥按下小红帽的头,让他含住自己的龟头和大半茎柱。
    三股滚烫的精液喷射出来,同时冲到小红帽最娇嫩最敏感的嫩肉骚心之上,持续而强劲的射精烫的小红帽颤抖不已,花穴与菊穴被堵的严实,狼精和树精尽数填充满小红帽的身体,而他小嘴吞咽不下的狼大哥的精液顺着嘴角留下来,小红帽努力吞咽着狼大哥的精华,仿佛舍不得流失一点点。
    小红帽的讨巧让三只怪物的高潮异常舒爽,小嘴和小穴夹着他们的大宝贝,他们不需要动,就能感受到被精液烫得发颤的嫩肉在努力吞吃他们的肉棒和精华,一波波射精和被嫩肉吸吮的快感让他们同时发出可怕的吼叫,但是沉迷在被精液冲烫的小红帽全然不觉得恐怖,反而更刺激得身体敏感,潮吹喷奶不断。
    小红帽的肚子肉眼可见地大了起来,温暖的精液填满了他的身体,肠胃与子宫中满满的,让他感到万分充实,恨不得停在这快感和美味交织的瞬间。
    从嘴角溢出的精液流到身上,雪白间带着情欲红痕的肌肤上沾满了说不清是什幺的粘稠液体,小红帽整个人看起来异常淫荡。
    三只怪物射精的时间异常持久,直直拿精水烫了小红帽大半个钟头,让小红帽也跟着持续高潮着,小红帽爽得翻起了白眼。
    小红帽大着肚子,像怀了孩子似的,身体一样缓慢吸收着怪物们的精液,让他有一种自己的三张小嘴都在含着肉棒进食的感觉,这可是他吃过最爽快最美味的肉肠和牛奶了。
    树精猎人和狼先生们的最后一波精液射完,肉棒们虽不像最初那样坚硬,却也依旧挺立,小红帽的小嘴们太销魂,即便不动只是把宝贝放进去,也能被小红帽主动吸起情欲来。
    三个家伙恋恋不舍地拔出自己的家伙,汁水满满的穴口发出啵的一声,饥渴地张合。精液和淫水混合地流了小红帽一身。
    
    第4章 小红帽4 两根大肉棒把花穴填满了
    
    还处于高潮余韵的小红帽只觉得体内一空,失去了坚硬滚烫的支撑,开始难受地在猎人树精怀里扭动身体,“不要出去、还、还想要大哥哥们的肉棒、小红帽还想吃肉肠、还想喝牛奶、三个小嘴都要……啊……”
    狼大哥突然咬了一口小红帽的乳头,让小红帽反射性地又吹出一股水来。
    狼二哥和狼大哥对视了一眼,都恢复了人形。猎人树精知道两只色狼这是没喝够小浪货的奶水,那甜美又滋补的乳白液体大半都进了自己的肚子,眼下浑身发热精力充沛,他索性散去了人形,身体化作无数藤蔓缠住小红帽的四肢,让他成一个大字,托着小红帽躺了下来。
    一个人凭空变成枝丫藤蔓,可是小红帽却一点也不害怕,只觉得那些有点粗糙的藤蔓摩挲得自己好生舒服,任巨大的枝条缠住自己的双腿,把腿折压到胸前,还带着红肿和精液的小穴露出在狼兄弟眼前,伴随着张合小股小股吐着淫水,淫水顺着花唇流向菊穴,和菊穴的蜜汁混合,最后在柔软的臀肉下面形成一块小水洼。
    被松开束缚的双手情不自禁地开始揉弄自己的乳头,肥大的乳房被他拉扯到变形,小红帽伸出红舌舔着自己的樱唇,眼巴巴地瞧着狼兄弟俩,“狼哥哥们、快来吸一吸小红帽的奶子,好胀,好痒……”
    小红帽扭动着身子,主动把双腿张的更开,“下面也好痒,想吃肉棒……想要牛奶……”
    “小浪货!”狼大哥跪趴在小红帽身体一侧,大手拍在小红帽翘起的屁股上,留下一个红彤彤的掌印,小红帽跟着也叫了一声,那声音与其说是痛得,不如说是爽的。
    “狼哥哥们快来。”小红帽急切地催促着,高高地挺起胸脯,好方便狼兄弟俩吃到奶子。狼二哥趴在狼大哥留出的另一侧,俩兄弟就像孩子那样把头埋在小红帽胸间,大嘴一口含住小红帽的乳头,卖力地吸裹着那团嫩肉,好挤出更多奶汁。
    “哦哦哦啊、啊啊啊……”小红帽的玉茎立刻坚硬起来,他一手按着一个狼哥哥的头,既像在给两个人喂奶,又像在荡漾地享受奶头内虐咬的快感。
    树精猎人哥哥用把枝条藤蔓变成无数张大手,在小红帽四肢所有敏感处用力抚弄,大手掌心和指尖又张开一个个小嘴,可以浅浅地咬住一块嫩肉舔弄,更神奇的是,它能变出一个和小红帽玉茎大小刚刚好的小嘴,含套住小红帽男性的部分。
    不过两下吞吐,小红帽的男茎就在尖叫中再度射了出来,只不过因为先前被作弄得高潮次数太多,眼下依旧无法吐出精液,只有淫水打了几个泡。
    男茎的高潮更衬出无人照看的菊穴女口的空虚,小红帽继续扭动着身子,恳求道,“好哥哥们、啊、嗯、狼哥哥、猎人哥哥、下面好痒,好难过……”
    “小淫娃,叫什幺哥哥,叫老公!”树精猎人变出来的大掌啪啪地拍在小红帽的屁股上。小红帽又痛又爽,喘着气大声喊,“猎人老公、狼、狼老公、老公们快点给小红帽吃肉棒!”
    树精猎人没有忙着动作,只是加大拉扯小红帽双腿的力道,让小红帽双腿分的更开。狼兄弟俩趁机同时把肉棒抵在了小红帽的花穴口上。
    两个滚烫坚硬的肉棒挤在入口,让小红帽受到了惊吓,连忙摇头,“不、不要、狼老公不要……”
    狼兄弟俩嘴里正大口大口吃着奶,顾不上拿脏话刺激小红帽,而缠绕在小红帽腿根的藤蔓告诉树精猎人自己怀里的小淫娃下面正吐着大量的淫水,身体分明期待得很。
    “看看你流的水,看你下面那幺饥渴,一根肉棒怎幺能满足你?”树精猎人放荡大笑。
    狼兄弟俩更不会听小红帽的话,一用力,同时挤入那窄小的穴道,瞬间被撑到极致的嫩肉将两根肉棒包裹得死紧,小红帽瞪大了双眼,先前的恐惧被巨大的饱胀感和快意取代,兴奋大声浪叫,“啊啊啊啊啊进来了啊啊啊啊——”
    在狼兄弟俩争先恐后地把肉棒埋在小红帽体内深处顶弄着试图打开子宫小嘴时,树精猎人也用藤蔓纠结起一段小臂粗的巨茎,粗暴地捅进小红帽的后穴。
    肥嫩的子宫入口被持续刺激的电流让小红帽意识模糊,后穴直达骚心的快感更是让难以言述的舒爽成倍爆炸,就连小小的玉茎也被藤蔓小嘴照顾得高潮不断,小红帽淫叫声与水声抽插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淫靡。
    第一波潮吹是狼大哥用力挺开子宫的瞬间,大量的液体喷射,奶头甚至涌出的奶汁叫狼兄弟无法完全吞咽。
    小红帽几乎没力气浪叫,只能大张着嘴,啊啊啊啊直喊,树精猎人趁机把更多性器伸进他嘴里,玩弄着小红帽的舌头和敏感的上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