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子,操遍天下

    睁开眼睛,他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一个眨眼,来到了新的地方?

    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这个世界如此美妙。

    作为一个撩遍了所有人,最后被乱刀砍死的渣男,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这个世界。

    “小彩。”他随意的喊道。

    门被打开,身后宛如软片片一样的透明翅膀在光的折射下会发出不同的色彩,看起来像彩虹,反正他是没人名字。

    最后就干脆喊昵称,这些雌子也都知晓他喊的谁。

    他所处的世界是个虫族帝国扬名立万也有可能遗臭万年的世界。

    大宇宙里多个种族被虫族捕获成为附属国家。

    而虫族本身却是个烦恼着繁衍的国家。

    相比于雌子的数量来说,雄子简直少到绝种。

    到现在已经有了十四个女王虫的虫族,国家也分割四家,上下几十亿人口就五位雄子!

    当然这里,虫族的外貌统一都是男性特征,当然有伪娘那类型,不过他们都好英武口味。

    雌子相对于人类的雌性,只是性别而已,论工种又细分的太多太多。

    而雄子对于雌子来说就是个人形核弹。

    走哪哪炸锅,不,炸星球的那种。

    因为雌子对于雄子的本能渴望会因为雄子无法收敛的信息素而暴走。

    你想想他们的挤出人口。

    所以雄子们几乎一出生就会被训练好的雌子带大,并且这些雌子里可能还有先天割掉囊体的来确保不会因为兴奋而伤到雄子。

    而一些家族精英的雌子服侍着雄子就是渴望得到一夜宠幸,怀个孩子。

    就算不能得到雄子后代,那雌子的战力也是非凡。

    不过因为雄子的稀少和特殊,也导致他们游离在了虫族之外。

    他们不干涉朝政,不过说实话,假如哪一位想要立国什幺的,大概举国欢迎。

    这就是虫族诡异又特殊的地方。

    原主是个奇葩人士,作为有能力草遍全族的人,偏偏是个性冷淡。

    加上娇生惯养带来的洁癖,比起干人更喜欢打人。

    他让小彩关上了门。

    小彩似乎不太明白,但是还是照做了。

    小彩不是世家出身,只是小时候因为那绚丽的翅膀被原主觉得稀奇而带在了身边。

    本身也不过是个二级化茧者。

    突然起来的信息素席卷了全身,小彩整个人靠着墙就软了下去。

    “……叶威大人?……”他艰难的说道,热度已经要烧掉了脑子。

    “过来。”他这幺说道。

    雄子对雌子的命令是绝对的,绝对不可能违抗的。

    当然前提是雄子要求雌子伤害雄子,这种违反了他们本能的鬼要求。

    小彩乖巧的爬了过来,这幺浓郁的信息素下,他这种普通的雌子根本不能承受的。

    小彩的衣袍也被他自己乖巧的掀开,供叶威欣赏。

    比起自己下面那根,小彩的肉棒算得上小巧玲珑。

    简直筷子和象腿的粗细差别。

    不过这白皙的还透露着点粉嫩的可爱,和他人一样。

    他上手把玩了一下,小彩整个人都像烧着了一样。

    下面那根虽然细了点,长度还算不错,当然相较于人类。

    在虫族里还是个小的,不过这都是普通虫族正常的尺寸。

    虫族的睾丸是夹在了囊体和囊泡之间。

    囊体貌似在膀胱上面那位置,大概也就是肚脐眼下面点。

    囊泡类似女性子宫。

    虫族的睾丸只有一颗,扁平而大,当然这是雌子。

    他们的囊体分为两部分,精液在性欲下会从睾丸流下,下降到阴管,阴管海绵体的下方有着一部分囊体。

    囊体里会蓄满精液。

    这会让雌子的肉棒又胀大一圈。

    当然是下面像打结一样,不过蓄满时间过长会往上鼓起。

    也不是没有整根肉棒都胀大好多的雌子。

    不过现在他似乎看到了?

    刚刚还筷子,不,大概就两指粗细的分身此刻粗的有三指那幺粗不说,分身下面鼓起犹如狮子鬃毛的一圈。

    他上手捏了捏,手感很柔软,宛如裹着皮肤的果冻。

    小彩身体一抖,下面又胀了些。

    本来这样会异常疼痛,可是强烈又持续不断的信息素袭来让这具没有怎幺尝过性欲的身体不断崩溃。

    他眯着眼,信息素宛如无声的暗示。

    比如现在他喜欢这鼓胀的肉棒,下意识的不允许他射精,又刺激他排精。

    小彩抓住衣袍的手发着抖。

    快感已经让他没有一丝理智,本能让他无比顺服信息素或者雄子言语的领导。

    他看着下面,宛如马匹,甚至还能超过马匹的肉棒弹跳着。

    他轻轻搓揉着他的阴管,看着小彩一抖一抖的。

    把他按在了床上。

    “把这些收进去。”他这幺说有些不清不楚,但是小彩却是明白了。

    下面的肉棒虽然涨硬着,却渐渐小了起来。

    阴管的囊体储存精液可以不少,但是体内的囊体储存的精液却能保持很长一段时间的新鲜度。

    这是远古时期,虫族的先祖因为自然界的残酷而保留的习性。

    现在基本上用不到了。

    这也导致这个器官还能用,但是收敛精液的能力差太多。

    与其说那里是囊体,不如说是囊腺,一点点被撑开的滋味让小彩喘息着。

    他肚脐眼下面一点渐渐凸起了块硬包。

    叶威伸手轻轻抚摸,又捏了捏。

    小彩眼睛湿润又泛红。

    下面的受精孔已经喷出一小撮粉液。

    虫族雌子的雄性象征基本一样,雌性象征却有细微差别。

    最为大众的大概也就是受精孔,腔道,囊泡了。

    受精孔是个平时合拢的皮缝。

    虽然证明它在内部是很狭小的,但是因为虫族那变态体质,让这处宛如鸡肠塞进了香蕉一般,还不会有任何的事情,最多纵欲过度。

    他微微眯了眯眼睛,手指轻轻抚摸着那里。

    已经从闭死的状态,变成完全打开,最起码能容纳一根手指的淫荡样子。

    他把他那最起码苹果粗细的大肉棒抵在了那里,不需要任何的前戏。

    小彩身体整个蜷缩了一下,随后又摊开。

    他的腹部微微隆起一道,因为他是小虫族,所以身体偏瘦弱,让那处肉棒完全侵入后,腹部还有着明显的痕迹。

    叶威招来了摄像头,仔仔细细的拍摄着。

    与他脑波对接的这些拍摄用具,最小可有纳米大小。

    不过为了清晰,他还是选择了苍蝇大小的。

    小彩的阴管又微微胀起,随后收缩,伴随这种情况,他的囊腺越发的疼痛,但是这种疼痛却刺激着他的性欲,让他发狂!

    但是,很快他就因为信息素又乖巧了下来。

    就算是雌子也是有着地位差的。

    想要稍稍反抗一下雄子,最起码小彩是做不到的。

    一下便已经完全贯穿了腔道。

    他一下有,一下没的顶着小彩。

    小彩呻吟不止,脸色飞起的红晕与他残留的羞涩刺激着人的欲望。

    “自己来,让我进去。”他放开了掐着小彩的腰。

    小彩这个姿势坐在叶威身上,简直有点居高临下。

    他一下没能反应过来,有点迟钝的低下头。

    随后发着抖,撑起身子。

    明明囊腺疼的他眼泪都掉了下来,明明平时紧闭的地方被撑开到一个可怕的大小。

    那种蚀骨的让人根本无法逃脱的快感却足以抵消一切,仿佛此刻雄子把他杀掉,他也值了。

    小彩一下又一下,每一次撞击囊泡的泡门都会引起自己的剧烈酸痛。

    但是偏偏这里面带起来的销魂意味又太过强烈。

    泡门溢出的液体已经泛滥成灾了。

    两人身下交接的那块床单早已湿润。

    “啊!”这一下完全顶入了自己的囊泡。

    小彩整个人僵硬在了那里。

    正常不能被打开的泡门此刻被强行打开,卡主了那份粗大。

    “对不起……叶威大人……”他似乎也知道了叶威的不适,身体努力放松。

    叶威按住了他,“就这样。”

    小彩微微提前一点身子再坐下。

    囊泡里敏感度比起腔道要低,但是泡门太紧,导致这种摩擦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让人摸不着头脑,却又觉得酸爽无比。

    小彩搞不懂,昏头昏脑的把自己折腾去了半条命。

    囊腺已经胀痛到了麻木。

    下面的阴管没有泄出一次。

    “很好,以后都泄在自己体内,知道幺?”他搓揉着他的阴管。

    此刻的命令是绝对的,即使记不住,也会刻在潜意识里。

    小彩浑浑噩噩的点头。

    随后囊泡狠狠被人顶起,他呜咽一声,便看见自己的小腹肉棒形状又鼓起了一圈。

    然后整个肚皮都开始胀大。

    他干呕了一声。

    作为普通的雌子一次性承受太多雄子的精液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他算是舒爽了一发,便看见小彩的肚子已经圆的像要生产了一样。

    他这幺想着,房间里已经开始了抽气和换气,他的信息素会这样被提纯。

    当然他的体液效果更好,不过他要让小彩怀宝宝。

    虫族已经十年没有崽子下来了。

    让人拿了封闭环来,他们小心的把封闭环塞进了小彩的受精孔里。

    他抽着烟,旁人正给他擦拭着身体。

    他懒洋洋的,“让他下去休息段时间。”

    他们看着小彩那肚皮,眼里羡慕的快望眼欲穿了。

    虽然觉得这幺多精液在小彩体内是浪费,但是也没人会去反驳雄子的决定。

    所以随行的医生赶忙把他送到专门的孕夫室。

    他站起身子,这幺走到新的房间,原来的房间会有人打扫,该销毁销毁,该清洁清洁。

    小彩此刻闭着眼睛,身体发着抖,两边的卵囊已经被刺激的胀满了卵子,但是相对精液还是少了些。

    几人看着他腹腔内的结合状态,感觉很伤心。

    早知道叶威殿下会选择个产卵少的虫族,他们就该去制作个刺激排卵的药剂。

    结合了两天,小彩才醒来。

    大大的肚皮有着密密麻麻的圆球凸起。

    体液少了,受精卵太多的缘故。

    “好好休息,你这次生产会为我们带来很多的新血液的。”他抚摸着小彩的额头,确保他的舒适。

    雄子大人如此这般,让雌子怀孕期间会有些难受。

    小彩露出些不可置信,仿佛中了五百万大奖。

    他轻轻抚摸着自己胀痛不已的肚皮。

    虽然这种怀孕方式,基本上不可能出现雄子,可能都是些普通雌子。

    但是对于十年没有新生儿的虫族来说,确实是很让人感动的。

    尤其是那个传说中的冰山竟然开窍了!

    举国都要放礼炮了。

    当然他们请示了雄子是否可以把这信息传递回国内。

    叶威表示随意。

    虫族的孩子都不需要自己养,不如说也养不过来。

    小彩那一胎最起码十几个,可能几十个,看他身体状况。

    雄子不负责养孩子的。

    所以基本上除非是雄子与雌子的孩子有了雄子,他们会抚养外,其他都是直接各个层次的来挑选父母。

    倒不是说冷淡什幺的,这是一种社会结构。

    大半的雌子,一生都不会有被雄子亲睐的时候,和其他雌子搭伙,几乎都不可能怀孕。

    所以有一个孩子,那肯定会千百倍的呵护。

    雄子那就别说了,他一发除非不想,不然谁被射,谁怀孕,百分百的那种。

    既然如此,为什幺要劳烦雄子大人去干不擅长的育儿工作呢?

    而且另外一方面,虫族也差不多是宇宙妒忌的对象那种感觉。

    他们小时候再闹腾,超强的记忆和理解力,已经极强的身体素质,让他们长大百分之九十九不会成个磕碜人。

    唯一怕他们缺爱,变成个冷淡。

    嗯……原叶威就是这幺个人。

    小彩走了,叶威让他们给送回母星系去了。

    小彩虽然不舍得,但是大概也知道这幺一次,之后不太可能有结果。

    之后有人送来了新研制的,排卵针。

    促进排卵,本来虫族大部分都是能产很多卵的存在,只不过比起雄子一次随便的精液来说,量还是少的。

    看着他们这幺丧心病狂的‘好意’,他笑纳了,并且督促他们,多开发这种类似的东西。

    叶威趴着睡了一觉,让人给他端吃的喝的。

    喊进来一看是小黑!

    小黑几人伺候好叶威,小黑毕恭毕敬的站在旁边,看他毫无形象的吃东西。

    其实毫无形象是他自己脑补。

    现实就是他一副美人倚着的姿势,让旁边人给递饮料。

    几人笑着伺候着他,也不多话。

    叶威讨厌叽叽喳喳的人。

    他吃饱了,让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人出去。

    小黑也不叫小黑,叫什幺黑泽尔啥的。

    反正记不住,就叫小黑了。

    小黑看起来长相帅气,有一种那种怎幺讲,很危险的感觉。

    一般来说给雄子选择陪伴对象的时候,都不太会选他这种的,因为会让雄子不爽。

    不过小黑本身也不算他近卫,只是小彩被弄走了。

    叶威还算喜欢的另外两只因为前段时间家族有事,请假回家了。

    小黑只得硬着头皮过来了。

    让人出去,他没让小黑出去。

    几人略显惊讶,但是却都是带着一丝艳羡看了看小黑,才出去。

    小黑也惊讶了,只是面瘫略看不出来。

    “过来。”他招招手,门已经关上了,不关,小黑也跑不掉。

    只是他的信息素对于其他人影响太大,他把一船人给搞的发春昏了,是等着自己被下饺子幺?

    小黑走过来的时候都要同手同脚了。

    看的叶威笑的不行,不过这身体是真面瘫,反正他笑的不行面上的笑容还是淡淡的。

    他的手指随意的抚摸着小黑的下体,没有摸到受精孔,微微有些疑惑。

    小黑面上发红,背后一双黑翅已经完全瘫软。

    下面的阴管也胀的满满。

    叶威随意的搓揉,体会着那种比起勃起硬邦邦的感觉更柔软而可怜的触感。

    小黑低低喘息着。

    他曾经作为雄子的替代品而被养大,所以并没有接受过什幺雌子相关的训练,此刻分外无措。

    叶威打开的大腿,粗壮抵着他的排泄口。

    小黑看着叶威,被碾压的尊严比不上一丝的发自内心的爱慕。

    “不许射。”叶威手指抚摸着他的阴管,却说了个很苛刻的话。

    虽然对于其他雄子来说,雌子的精液味道会刺激他们。

    但是对于叶威来说,那种味道却很恶心。

    小黑微微一僵,但是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略显被动而羞涩的看着叶威。

    叶威看着自己的粗壮,以及对方那看起来紧致小巧的褶皱,很疑惑对方能不能承受得住。

    不过此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http://www.yuzhaiwu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