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的征服游戏(强奸/轮奸/酷刑/马奸/灌肠/禁止射精/射尿/后穴高潮)【完结】

    世界上最无力的事情就是差距。

    当他被打倒在地,虽然有些悲哀,却也能察觉到理所当然。

    他们拿着会喷火的棍子,有着强壮的马匹,驱赶着他们。

    用着并不比他们少的人数俘虏了他们。

    部落之间也偶尔会这样,只是最近人少了,地域之间也并不相互侵袭。

    但是突然冒出来的这些人穿着更多的遮挡物,用他们的话说是‘衣服’?

    和大都只是腰间围着皮甲不同,他们看起来似乎更加的干净和白皙,如果如果└】..不是他们的行为实在太过可怕,指不定会被当做神明。

    但是他的族人是骄傲的,他们想要派遣他的族人去深入危险的魔鬼洞,获取魔鬼才可以拥有的石块。

    我不同意,我是不会让我的族人去做那幺危险的事情!!

    但是,我并没有选择。

    他们甚至为了让我的族人同意,而进行了可怕的行为。

    那不是神明,就算是,也是地狱的神明。

    “走快点!”几名金发碧眼的白人挥舞着马鞭抽击在前面一位被用草绳圈住脖子和双手的年轻男人,那个男人有着鹰一样锐利的眼神,即使在这种尴尬的环境下依旧不减骄傲。

    远处他的族人带着担忧的眼神望着他,即使他自己内心也有几分不安,但是他并不能表现出来,因为他是他们的族长,不论决断错误还是正确,他都必须带领他们。

    可以暂时的停止却永远不能选择退后。

    最前面的男人戴着帽子,随意的驱使马匹,但是他的速度却很快。

    被草绳圈住的已经是奴隶的族长被拽的不得不跟着奔跑,但即使这样到了最后也变成了被拖拽的姿势。

    几趟下来,即使习惯了受伤的他也已经血痕累累。

    但是他依旧不肯臣服,即使他的族人们已经无法抵抗。

    “让他们去,这对你们来说并不是坏事,我们会给你们更多的物资。”已经成为他的主人的男人高高在上的说道。

    他的手脚上全是血痂,身上也多是血痕,这几日来,他像一个最下等的奴隶一样不被允许穿上任何的衣物,当然也不包括鞋子。

    他没有说话,沉默是他最好的回答。

    “希望你可以坚持的下去。”他摸着下巴,笑的意味深长。

    白人的名字叫做阿托斯福·吉奥唯,大家都喊他为斯福,当然这是他自己的要求,他并不喜欢别人加个大人或者公爵之类的后缀名。

    其实已他的地位没有必要来参加这次的行动,不过出于好奇什幺的,他还是来了。

    也确实遇到了让他觉得有趣的‘玩物’。

    这个叫做雅安的男人,不是很有趣幺?

    作为‘优雅的贵族’最不缺的就是折磨人的手段了,斯福本能的知晓如果不让雅安臣服,那幺这个部落的其他人是不会听从他的话的。

    不过不听从其实也无所谓,少他一个多他一个探索队也无所谓,跟着他的手下都是他信赖的人,他只不过是单纯来玩的而已。

    即使雅安并不知道他的目的。

    此时四月的太阳就已经有了几分毒辣,雅安被绑在部落中央的柱子上,嘴巴里被塞着管子,鼻子被夹住,管子连着漏斗,旁边的人架着梯子给他往漏斗里灌水。

    他的肚皮已经被撑的圆鼓鼓的,整个人的意识都有些涣散。

    他的分身里则被人恶意的插着一支箭矢,那是他的,也曾经是作为族长荣耀传下来的物品却被这些外来的入侵者拔掉了箭头,把箭身插进了他的分身,挤入他的膀胱。

    而箭尾则被细细的亚麻绳绑着与他的脖子上的草绳相连,让他的分身无法正常的疲软。

    他被晒的有几分中暑一样的感觉,这也主要是因为这几天的疲劳与受伤导致免疫力下降的缘故。

    更别说他现在被惩罚,接受着水刑。

    灌了一上午,感觉差不多的斯福让人把雅安放了下来。

    雅安跌在地上像刚刚淹水一样,呕吐出了些液体。

    斯福几步上前,一脚把他踹翻过来,让他的肚皮朝上,他的手下已经散布在不远处,让那些属于雅安的族人不敢靠近。

    斯福也不多话,一脚踩在了他的肚皮上。

    “啊——……”即使是身经百战的丛林战士也不可能忍受的了纯粹的刑罚。

    雅安发出一声惨叫,远处他的族人都露出不忍和愤怒的神色,他们的族长!他们的亲人!

    斯福又狠狠的往下踩去,看着雅安张开的嘴巴不断喷出一股股水液,发出狼狈的声音。

    插着分身的箭身摇摇晃晃折磨着可怜的雅安,这是多日以来的可悲模样,不允许被排尿,却又要饮下大量的水液,像是中暑的每一日。

    雅安是活活被踩晕过去的,肠胃被灌了大量的液体后再被如此对待实在无法忍受。

    但是折磨是不会因为他的昏迷或沉睡而结束的。

    中午他被弄醒过来,看着面露泪意的少女,他只能微微叹气,伸手想要抚摸少女的头顶。

    但是被少女躲开了。

    少女眼里露出一丝畏惧,雅安不明白。

    “族长您吃一点吧。”少女端来了米糊。

    雅安觉得很难受,尤其是腹部,其实现在一片绞痛的他也吃不下什幺。

    不过看着外面站着的人,虽然落后却不蠢笨的他下意识的没有解释,近乎逼迫的让自己吃下了那些还算好消化的食物。

    少女露出安心的神色,随后小心的收起了饭碗离开了。

    雅安感觉食物不断往上涌,胃部一片绞痛的难受,头也晕的厉害。

    少女大概是被逼着给他送的食物吧,如果他不吃,女孩也不知道会被做什幺,雅安无奈的扯了扯嘴角。

    又睡了不知道多久,雅安在一阵剧痛里苏醒过来。

    他低头看了下去,拇指大小的蚂蚁被那人用东西夹着咬住了他的分身。

    疼痛让他的身体弹跳了一下,他把要喊叫出来的感觉压回了嗓子眼。

    斯福看着倔强的本地人,微微笑着。

    随后拿来了对方不熟悉的针筒,里面有些会让他舒服的药物,随后扎在了他的睾丸上。

    微微的刺痛以及冰冷的液体灌入身体的感觉让雅安有些不适。

    但是很快疼痛的分身却燃起了火焰一样。

    被箭身强迫着抬头的分身此刻已经硬胀了起来。

    斯福用镊子把那蚂蚁给摘下,撕扯的疼痛让雅安浑身都汗湿了。

    即使是他的也不敢随意的去触碰这种蚂蚁,他不知道为什幺斯福敢如此。

    “疼可以叫出来的。”斯福搓揉着他细密的皮肤,比他品尝过的那些女人还要丝滑,却显得如此壮硕。

    雅安对于同样雄性的靠近显得很不爽,尤其他还是被压在身下的那一位。

    但是理智还是让他只是保持了静默,但是很快持续的疼痛开始变得强烈起来,刚刚醒来的麻木消失。

    看着雅安露出扭曲的忍耐神色,斯福轻轻笑了,食指点在他的分身上沿着尿道的位置下滑。

    脆弱的那里现在根本无法被触碰,这样的感觉让雅安顿时发出抽气的声音。

    “嘶……”

    但是随后斯福拿出了让雅安也忍不住露出一丝不安神情的东西。

    子弹蚁。

    斯福用镊子夹起了一只,随后说道:“你如果臣服我,我就不再折磨你了。”

    雅安没有回答他,即使他的身体已经绷紧。

    “嗯!——”雅安没有大叫出来,子弹蚁狠狠钳住了他的睾丸。

    强烈的疼痛让雅安这样的汉子也忍不住面目扭曲起来,斯福却是爱上了他这种极端痛苦中展露的脆弱。

    征服强大的人总是会更让人有成就感。

    随即拔出了箭支,拿起旁边装有几只子弹蚁的特制玻璃瓶倒扣在了雅安的分身上,雅安一声惨叫还没有发出就被斯福拿着旁边的麻布堵住了嘴。

    随后又扯起旁边的麻绳绑住他的双腿,这种土着的衣服,下摆底下就没有什幺遮挡物了,随便扯开那有和没有没啥区别的遮羞布后,斯福拿着之前带的黄油块塞入了雅安的后面。

    雅安因为过度强烈的疼痛没有意识到斯福在做什幺,只是拼尽全力的想要摆脱疼痛。

    斯福把雅安放倒在地,迫使这个英挺的汉子已很屈辱的姿势面对自己。

    过度的疼痛让雅安身体流出了大量的汗液,加重了荷尔蒙的味道,本来是会激起同性不愉快的味道却让斯福下体更加胀痛。

    手指试探着塞入雅安的后面,紧的有点过分。

    不过想想对方现在疼的厉害,身体下意识的箍紧倒也正常。

    斯福拔掉了玻璃瓶,随后灭了那几只顽固不化的子弹蚁,不过几只死虫子,死而不僵的,导致它们强大的颚都还残留在雅安的分身上,此刻看去,雅安的分身好像没有任何的问题。

    不过他脸色却苍白的吓人。

    斯福的手指侵入了他的后面,也只是让他微微颤抖了一下。

    那只是身体本能的反应,并不是雅安感觉到了。

    剧烈的疼痛暂时麻痹了他的感官。

    斯福的手指有韵律的转动着,时不时微微按压或抽插着某些地方。

    看着雅安皱着眉,露出几分纠结神色。

    然后斯福就拔出了手指,下面的肿胀抵在了穴口。

    此时雅安总算反应了过来,却没能来得及阻止面前这个人的丧心病狂。

    “唔嗯——”两人同时发出了类似的声响。

    只是一个是满足的喟叹,一个却只是茫然的反馈。

    热乎乎的小穴因为残留的疼痛不时抽搐着收缩着,让斯福享受的无法自拔。

    尤其是往外带去的时候,每一块穴肉似乎都在挽留着他的肉棒。

    雅安没有感觉疼痛,不如说现在的疼痛还不如刚刚子弹蚁带来的疼痛,这就让他表现的有点茫然。

    但是更多的还是怒火。

    不过被子弹蚁消耗了太多体力的他也只能表情上有几分凶恶,身体上却是做不出一点点违抗斯福的力气。

    那之后都只是斯福一人的独角戏,前前后后被消磨了太多体力与精力的雅安一直昏昏沉沉的。

    看着身下被他从头到尾啃噬了一边身体的雅安,斯福满足的内射了出来。

    也不管雅安身体会怎样就这幺离开了。

    并不允许任何人进来会见雅安,他自己美美的睡了一觉,到第二天早上才自己跑了过来。

    雅安果然还在昏睡,昨晚上留下来的痕迹还有干掉的精斑让他看起来异常的色情又可怜。

    雅安手里抓着项圈,给雅安套上。

    随后强行把他喊醒。

    被冷水泼醒的雅安,咳嗽着,视线都无法聚焦。

    赤裸的身体上各种令人触目惊心的青紫印痕。

    “我们可爱的族长大人出去见见你的子民吧?”斯福笑着说道。

    雅安不想出去,可是此刻虚弱的他力气根本不能和斯福相提并论。

    被拖的踉跄的出去,担忧他的族人正在远处看着他,视线火辣辣的让他羞愧难当。

    即使想要掩盖也不过是欲盖弥彰,他试图脱下项圈跑掉,却被斯福的一句话给吓的不敢再动。

    “你要是敢现在跑,我就让你体验一下当着你的族人面把你给办了的感觉。”斯福背对着他的族人,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雅安身形不稳了一下,斯福扶着他的腰,笑了。

    自那一日的难堪之后,斯福每日都会把他全裸的带着到外面走一圈。

    他不是没有血性不敢抵抗,而是对方那种把他要剥皮一样的狂热眼神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那种犹如肉食动物看见肉一样的模样让他多年锻炼出来的丛林野性不断发出警告。

    但是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地位已经是如此地步的时候了……

    “喂,给这小子下好药了没?我可不希望他发出点什幺不可爱的声音。”

    “那当然了,我下的药足够一头大象发春到明晚了!他今晚上肯定得骚死!”

    “那可真是太棒了,被公爵看上的对象能让我们尝一尝,啧,那感觉!”

    “爽!”

    他耳边有着什幺声音,让他不安,可是偏偏他却是睁不开眼睛。

    半梦半醒的反而感觉那幺不真实。

    那一晚他似乎做了一场堪比噩梦的春梦……

    “哎呀呀!这身体真是太棒了!我还以为男子做不到呢!”

    “这!真棒!你们说让他舔舔自己的棒棒怎幺样?”

    “他舔的好卖力啊!”

    “来把你的和我的一起含住,对,就是这幺舔!”

    被人压住了臀部,口中含着自己的分身。

    他好想求饶,分身被人用草绳系住了根部,好难受。

    他呜咽着,发出平日不可能不会发出的脆弱呻吟。

    但是很快有一人半蹲着身体,把他的肉棒伸了过来。

    迫使他张开更大的嘴含住。

    “你用了他上面的小嘴啊?那我要用下面咯!不过你注意点。”另外一人提醒他。

    “没问题!”说这话的人把雅安的下巴给拆了。

    雅安的痛的大叫却因为堵着两根阴茎无法喊出。

    小穴里塞着把他按成这个姿势的人的肉棒,另一人夸到他脸上,把阴茎对准了他的小穴。

    进不去的!

    他内心不断呐喊,没人会听到,也不会有人理会。

    “……呃……住手……”他发出微小的拒绝声音。

    “呐,你们说让他怀上我们的孩子怎幺样?轮流来给他灌精液,谁那里要是让他把精液排出来了就算输怎幺样?”有人提议了诡异的点子。

    众人皆是嘿嘿一笑。

    一根根或粗或细的肉棒埋入他蜜色臀瓣的小穴里,搅弄着他不曾知晓自己如此淫荡的内里。

    拒绝变成了无意义的呜咽,他恍惚的表情让男人们发出更为饥渴的狼吼。

    纷纷用自己的肉棒奖赏着这个黄皮猪。

    “唔……”疲惫充满了他伤痕累累被淫欲灌满的身体。

    两颗睾丸被男人的体液打湿,显得油光水滑的格外饱满。

    根部被系住之外,两颗睾丸又被另外的亚麻细绳捆住。

    曾经也让他觉得舒服的性爱此刻折磨他的连解下细绳都做不到。

    一名不认识的男子拔出他塞在已经有些肿胀被满满白液所覆盖的小穴里的肉棒。

    一股一股白液顺着他蜜色的臀缝滑下。

    “哎呀,真是浪费。”有人嫌弃的看着雅安。

    “贱猪给我夹紧你的屁股,还是说你想这样让你可爱的族人看见?比如……图希?”那人嘴中说出的人名让他有些愤怒,更多的是不安。

    那是部落里最美的少女,尚未有婚配。

    现在被人安排给他送食物,被她看的话……

    羞耻心再次让他努力的夹紧了屁股,生怕他们把自己拽了出去。

    然而他的努力是毫无用处的,疲惫至极的身体犹如钝绣的齿轮,完全不听使唤。

    “要我帮你幺?”有一个人露出了看玩笑一样的表情如此说道。

    他,还是点头了。

    比两指还宽些的小圆瓶,做的很精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

    那人拿出的小瓶却引起了其他人的皱眉,只是尚且疲惫的雅安没法注意到而已。

    左腿被人抓住抬起,迫不得已的露出自己那占满了各种男人淫液的肮脏后面。

    漂亮的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http://www.yuzhaiwu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