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节

    黑暗中,凌沛言感觉到宋明逸脱下他的裤子,灼热的性器已经蓄势待发地抵在湿润的穴口,在他还未完全反应过来时,滚烫的性器已经毫不留情地整根没入,深处的瘙痒仿佛在一瞬间被填满。

    宋明逸搂着凌沛言细窄的腰,轻缓而不失有力地抽**起来,浅浅抽出后深深**入。或许是在公共场所的关系,凌沛言的后穴紧缩得比往常更厉害。坐在宋明逸身上的凌沛言身体微微前倾,双手扶着前座的椅背,感觉身后的男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后颈处。

    “喜欢在电影院做?今天后面特别紧,是不是想让别人看我怎么操你?”

    宋明逸猥亵的话令凌沛言羞耻万分,可偏偏敏感的身体还越发有了感觉,**也随之配合男人抽**的动作扭动起来。粗硬的龟头每次都不偏不倚地顶在直肠口,捅得深处的媚肉发酸发胀,酥麻的感觉仿佛电流一般钻向身体每一个角落。

    宋明逸想看看凌沛言那张被自己操得泫然欲泣的面孔,他借着结合的姿势将柔韧的身体转了过来,凌沛言悬挂在脚踝的裤子掉落在地上,发抖的双腿悬挂在男人的大腿两侧,双眸含泪贝齿咬唇的模样漂亮极了。

    凌沛言的腰被宋明逸抓着狠狠向下一按,粗壮的凶器凶悍地顶入,同时吻住那张鲜艳欲滴的红唇,将可耻的呻吟一并吞噬了下去。颤栗的快感令凌沛言双腿绷紧,性器毫无预兆地射了出来,**白色的**掉落在宋明逸黑色的外套上。

    不等高潮过后的凌沛言缓过神,宋明逸大刀阔斧地在炙热紧窄的后穴内抽**起来,每一下都顶得又深又重,被死死吻住的凌沛言只能勉强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灵活的**变换着角度操**着高温火热的甬道,凌沛言的内壁湿软又不失紧致,不会因为咬得太紧而使得性器难以抽**,又不会太松导致失去快感,宋明逸觉得自己就像是置身于一个温暖的巢穴。

    突然侧门被人打开,外面的光线直射进来,凌沛言身体瞬间绷紧,后穴也不由自主剧烈地紧缩。宋明逸担心外面进来的人看见凌沛言,他伸手将凌沛言的脸按在自己胸口,随后就看见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地朝第一排跑去,完全没有朝他们这边看。

    在电影院里做这种事总是担惊受怕,也没办法展开手脚,宋明逸在后穴里猛抽了数百下,灼热的**随之挥洒在肠道深处。因为身上没带纸巾之类的东西,宋明逸**脆将凌沛言的内裤卷成条塞入充满**的后穴,以防到时候来清扫电影院的人发现什么。

    作者有话说:今天就完结

    ☆、【第九章】

    宋明逸扶着有气无力的凌沛言走出电影院,刚走到车子旁边,凌沛言却突然停了下来,红润的面庞多了一丝苍白。

    “宋明逸,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

    宋明逸以为凌沛言为刚才电影院中的事情不高兴,便低声下气地道歉,“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吗?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再说了,你也很舒服,不是吗?”

    宋明逸的话不仅没有安慰到凌沛言,反而被凌沛言理解成宋明逸是在暗指他是个不要脸的荡妇,他气得浑身发抖,抬手就给了宋明逸一巴掌,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寂静的停车场。

    “宋明逸,我没想到你那么无耻。”凌沛言气得连声音都微微发抖,“你觉得这么做很好玩吗?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

    “沛言,我——”

    “别说了。”凌沛言制止想要解释的宋明逸,“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走吧,就当我们从来没遇见过。”

    见凌沛言态度坚决,宋明逸心中也不是滋味,他觉得凌沛言今天根本就是有备而来,电影院的事只是为分手增添了一个借口而已。

    “凌总以往就是那么甩人的?”宋明逸的语气有些刻薄,“玩够了,就可以一脚踢开?怎么不学学电视剧,再给我一笔钱,从此我们两不相欠。”

    凌沛言没想到宋明逸能说出那么厚颜无耻的话,最后的理智也因为愤怒彻底断了,他口不择言地说道,“既然你想要钱,我明天可以让秘书送一张支票给你,上面的价格你可以自己填。”

    宋明逸本来也只想讥讽一下凌沛言,没想到对方还答应得那么快,心像是被人撕裂了一般,他愤怒地抓起凌沛言的手腕,力道大得好像要将对方捏碎。

    “凌总真是好大的手笔,是不是谁都可以那么上你,上完了还能拿钱?这可真是比不亏的买卖。”

    宋明逸打开车门,将凌沛言推进后车座,随后欺身而上,神情冷漠,“可惜我不要钱,既然凌总想要分道扬镳,那**脆最后再被我操一顿,毕竟我以后怕是碰不到像凌总那么对我胃口的人了。”

    不顾凌沛言剧烈的反抗,宋明逸扯下他的裤子,抽出**在后穴的内裤,粗大灼热的性器直接捅进还未完全合拢的后穴。

    疾风骤雨的抽**失去了往日的温柔,宋明逸更像是把凌沛言当作泄欲工具一般,机械地重复抽**的动作。甬道里还残存着刚才宋明逸射进去的**,凶猛的抽**间不断有**溢出,鲜红的媚肉在穴口翻滚。

    凌沛言第一次觉得原来做爱是一件必须两人心意相通的事,曾经他觉得跟宋明逸上床很舒服,因为这个男人很温柔,事后总会体贴入微地替他清理后穴,进入时也会细致地做好前戏。

    此刻的宋明逸面色阴沉地压在他身上,神情冷漠得仿佛他们是毫不相关的陌生人,没有了情人间亲昵的湿吻,也没了柔情似水的注视,一切冰冷得如同一潭死水。

    凌沛言双手捂着脸,不想让宋明逸看到他哭得泪流满面的样子,在得知男人有了爱人之后,他不是没有过不甘心,也曾想过**脆把宋明逸抢过来就好了,可是他知道这么做不可以。

    如果对方也像他一样那么喜欢宋明逸,一定不会希望有人将他抢走的。

    凌沛言在遇见宋明逸之前,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那么喜欢一个人,喜欢到连自己心底阴暗的那一面都控制不住地窜出来。

    不过他再喜欢宋明逸都没用了,因为今晚过后,他们就会分道扬镳,从此不再相见。

    想到即将分离,凌沛言终究还是没忍住失声痛哭出来,他不想要这样毫无快感的交合,他想要宋明逸看着他,温柔地呼唤他的名字,狠狠将他贯穿,然后将他死死搂进怀里。

    泪水从凌沛言的指缝里流出,虽说宋明逸心里气得不行,但看到凌沛言哭成这副样子还是心疼的,仿佛好像自己才是那个罪魁祸首,分手的事情不是他先提出来的吗?

    “别哭了,弄得好像是我欺负你似的。”

    宋明逸弯下腰,拿开凌沛言捂在脸上的双手,“明明是你说不想再看见我的。”

    凌沛言哭得泣不成声,说出来的话也是支离破碎,“呜呜……你……宋明逸,混蛋……”

    “是是是,我是混蛋,你别哭了,哭得我都心疼了。”宋明逸连连点头安慰凌沛言,薄唇亲吻着湿润的眼角,低声轻叹,“我该拿你怎么办?”

    “我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就不能喜欢我一下。”

    宋明逸的语气里尽是无奈,但眼里却藏着溺死人的温柔。

    “你喜欢我……?”凌沛言呆呆地问道。

    “难道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宋明逸哭笑不得地说道,“天天赶着伺候你,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生怕我对你一个不好,你就想逃开。”

    “你是完全感受不到吗?”

    “可你不是有爱人吗?”凌沛言明明听到宋明逸拒绝那个少年时是那么说的。

    “对啊。”宋明逸说得一脸理所当然,“不就是你吗?”

    “你骗人。”凌沛言还是不相信,感觉跟做梦一样。

    宋明逸将埋在后穴的硬物狠狠顶了一下,“老子每次看到你都硬得不行,这还能是假的?还有你从哪里听说我有爱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