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节

    “嗯。”宋明逸点点头,神情变得有些深邃,“我父母都去世了。”

    凌沛言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立马道歉,“对不起。”

    “道什么歉,又不是你的错。”宋明逸摸摸凌沛言的头,“你吃吧,我去看看你的衣服烘**了没。”

    宋明逸的话令凌沛言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凌沛言是家中独子,从小受尽父母宠爱,这让他很难想象没有父母的宋明逸一个人是怎样生活。

    作者有话说:嗯(。厕所py

    ☆、【第六章】

    【第六章】

    宋明逸这几天红光满面,像是喜事临头,不少同事跟他开玩笑,“宋医生,中彩票了?瞧你每天笑得像多向日葵似的,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有么?”宋明逸挠挠头,一副浑然不知的表情。

    “你该照照镜子了。”路过的护士跟宋明逸打趣道,“难道宋医生是有女朋友了?”

    “没有女朋友。”

    宋明逸说完这句,又在心里嘀咕了一下,但男朋友马上就会有了。

    医院的同事最后也没知道宋明逸到底是遇上了什么好事。

    同样红光满面的还有凌沛言,秘书发现向来不苟言笑的总裁最近竟然唇角总会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看得她一脸春心荡漾,甚至还心潮澎湃地和其他同事分享,“诶诶诶,我跟你们说,我刚才给凌总送文件,他居然对我笑了!对我笑了!我要晕过去了!”

    其中一个同事猜测道,“你说凌总最近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有可能啊,你说凌总长那么好看,身为女人的我都自愧不如了,他女朋友长得得多好看啊?”秘书还深深沉浸在刚才凌沛言对她勾唇浅笑的画面里。

    另一个同事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冷场的话,“啊……搞不好是男朋友呢?”

    “男朋友?”同事的话像是一言惊醒梦中人,秘书眼里冒着红心,“那我觉得我们总裁肯定在下面。”

    同事一脸懵逼,刚才还像情窦初开的少女似的秘书,没一会儿就变脸了。

    “你们说,凌总的男朋友长什么样啊?我也觉得,凌总这长相,找女朋友确实亏了。”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一群人正讲得兴高采烈的时候,突然一个陌生的男人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请问凌总办公室是在这里吗?”

    秘书是个标准的颜控,一看来人长得英俊潇洒,顿时屁颠屁颠走过去献殷勤,“您好,我是凌总秘书,请问您有预约吗?”

    宋明逸摇摇头,他过来就是想给凌沛言一个惊喜的,要是预约了还算什么惊喜。

    “没有,能不能麻烦你通知一下凌总,我叫宋明逸。”

    “好的,没问题,那您先坐一会儿,需要茶或咖啡吗?”

    “不用了,谢谢。”

    秘书轻轻敲了敲门,听到凌沛言应允的声音后便推门进去,“凌总,外面有一位叫宋明逸的先生找您,但是他没有预约,您看……?”

    “让他进来。”

    凌沛言回答得速度太快,连秘书一时半会儿都没反应过来,怔怔地站在门口,直到凌沛言又忍不住催促道,“怎么还不去?”

    “宋先生,凌总请您进去。”

    宋明逸一进办公室,秘书就像是个广播喇叭似的开始传送八卦消息,“我跟你们说,刚才我进去告诉凌总外面有个男人找他,凌总那眼神、那声音,都快温柔得掐出水了。”

    同事白了个眼,摊摊手,“我说吧,搞不好就是男朋友。”

    宋明逸一进门,就看到凌沛言面孔绷紧,正襟危坐地坐在位置上,但通红的耳根还是出卖了他心底的紧张。

    “我刚开完会,就顺道过来看看你。”

    凌沛言变扭地点点头,指了指一旁的沙发,“你坐会儿吧。”

    “嗯,你忙,我不打扰你。”

    宋明逸确实像说的一样没有打扰凌沛言工作,但是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是闹哪样,一副好像要将凌沛言生吞活剥的样子。凌沛言没抬头就能感觉到男人炙热的视线,只能佯作专心致志处理文件,其实半个字都没看进去,一颗心从宋明逸进来的那一刻就被霍乱了。

    两人一言不发地在办公室里坐了大概二十分钟,最后还是凌沛言忍不住打破了尴尬暧昧的气氛,“你老盯着我做什么?”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盯着你?”

    凌沛言被宋明逸一句话就给顶了回来,他有些窘迫地合上文件,“你来找我就什么事都没有?”

    这回轮到宋明逸笑了,“我来找你就一定得有事?”

    凌沛言顿时心里就炸开锅,没事儿你在这儿端坐着就为了欣赏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凌沛言嘴上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横竖都是宋明逸有理。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和宋明逸的关系,你说是恋人吧,宋明逸从来没说过喜欢他,你说是炮友吧,谁天天上赶着伺候炮友,所以凌沛言心里也烦得很。

    见凌沛言不说话,宋明逸还以为他生气了,笑着起身走到他身边,亲昵地捏捏他白嫩的脸颊,“生气了?”

    “你别捏我脸。”凌沛言觉得宋明逸就像是哄三岁小孩似的,“我没生气。”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宋明逸眼里,凌沛言连闹脾气都是可爱得不得了,他低头吻住那张因生气而抿紧的嘴唇,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光是和宋明逸接吻,凌沛言就觉得身体里的力气被莫名其妙地抽走一半。

    凌沛言的办公室是落地窗式的,但这些落地窗有个特点,就是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人在做什么,但里面的人却能将外面的人看得一清二楚。当初凌沛言选择这个玻璃窗是想着盯梢那些时而不时偷懒的员工,想不到如今却成了他和宋明逸偷情的挡箭牌。

    浑身无力的凌沛言任由宋明逸抱到办公桌上,男人灵活的手指已经解开了他腰间的皮带,裤子也被退到脚踝处。宋明逸一边反手扣住凌沛言加深这个吻,另一只手抓过桌子上的黑色钢笔,顺着细嫩的臀缝找到幽闭的穴口猛地刺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