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节

    凶悍的肉刃重重地操**着媚肉翻滚的后穴,每一下顶进去,都顶到肠道的最深处,顶得凌沛言双腿发颤,他无措地抓着身下洁白的床单,红唇与宋明逸吻得抵死缠绵。滚烫粗壮的肉刃如同铁烙将甬起的肠壁层层烫平,被撑得一片平滑的肉壁能够清晰地勾勒出肉茎上层层盘绕的青筋,那么窄小的地方此刻却毫无保留地容纳着狰狞的巨物。

    如潮水般涌动的快感,令凌沛言忍不住轻晃脑袋,宋明逸刚刚放开那张被吻得红肿的双唇,淫乱的呻吟便脱口而出,“好深……你顶得好深!要坏了!要被顶坏了!”

    “还可以更深呢!”话音未落,宋明逸一个深深的顶入,仿佛要把凌沛言的五脏六腑都顶出来一样。

    未经人事的凌沛言经不住宋明逸凶悍的抽**,脆弱地顶端射出浓稠的**,部分射在宋明逸结实的小腹上。凌沛言轻喘着平复紊乱的呼吸,双眸迷乱布满着氤氲湿气,宋明逸却丝毫没有要结束的意思,他将凌沛言笔直修长的大腿架在肩膀上,托起柔软的臀部,稍稍抽出性器,紧接着用力**入,直到黄龙。

    还未从上一波情欲中完全平复,凌沛言感觉身体里的巨物相较刚才又大了一圈,撑得后穴又胀又酸,生龙活虎的**撕开深处的媚肉,不停地变换着角度操**着汁水横流的后穴,空气里回荡着两人结合处噗嗤噗嗤的水声。凌沛言的意识随着宋明逸凶猛的操**变得越来越模糊,下身传来的快感淹没了仅存的理智,“啊啊啊……好棒!要死了……再、再深一点!快点!”

    “妈的,骚货!”宋明逸狠狠地拍打着凌沛言雪白的**,“我**得你爽不爽?!”

    “舒服!好舒服……要死了,我要被你**死了!”凌沛言浑圆的臀部抖得如同筛子一般,悬挂在肩膀处的小腿微微抽搐,“呜呜呜……顶、顶到肚子了!慢、慢点……”

    恐怖的凶器不管不顾地朝着深处顶弄,仿佛不将身下的人操穿大有不肯罢休的架势,宋明逸更像是**红了眼似的,看着身下的人被自己操得双眼涣散,唇角流淌着淫靡的津液,心底那点深藏已久的欲望不受控制地爆发了出来。

    宋明逸抱起凌沛言,狰狞的热物整根抽出,然后接着坐骑的姿势整个**入,受到刺激的小穴一个绞紧,男人措不及防地射了出来,滚烫的**一股股射入凌沛言湿软的甬道里,射得他头皮发麻,**扭个不停,“好、好烫……烫坏了!别射了!不要射里面!肚子、别啊……别**了!怎、怎么又变大了……”

    刚刚发泄过的**,没过一会儿又胀大起来,宋明逸抱着凌沛言走到卧室的落地窗前,猛地拉开窗帘,窗外暗沉的夜幕笼罩着整个城市。凌沛言被压在冰凉的玻璃窗上,双腿死死夹住男人的腰腹,生怕掉下去,体内的凶器进得更深,好像真的顶进了他的肚子里,“不、不要了……太深了!肚子好胀……好酸……别顶了!”

    “进到肚子里去了?”宋明逸故意用手压了压凌沛言柔软的小腹,“沛言,你喜欢我那么操你,对不对?今天晚上,我要把**全都射进你的肚子里!”

    听到宋明逸下流的话,凌沛言的身体生出一股热燥,“别、不要……不要射进肚子……会、会胀死的!”

    “怎么会呢,沛言肚子都是我的**,搞不好还能给我生个宝宝。”

    “我、我是男的……生不出来的!”凌沛言觉得宋明逸的话简直太无耻了。

    “那就操到你生出来为止!”

    宋明逸粗长的性器捅得饱满诱人的臀线止不住地变形,紧窄的甬道被捅得如同糜烂的春泥,凌沛言整个人无力地挂在男人身上,刁钻的热物每一次都准确无误地顶在最敏感的地方。凌沛言小巧精致的性器摩擦着宋明逸肌理分明的腹部,结合处流淌的淫液顺着玻璃窗滑落,热烘烘的肉柱势如破竹地顶弄着松软多汁的肉穴,随着越来越深入的顶弄,凌沛言柔软平滑的雪腹处撑出一块凸起,滚烫的肉茎将肚子摩擦得一片火热。

    “沛言,你里面好湿好热,快把我夹断了!”宋明逸意乱情迷地啃着凌沛言脖颈处的嫩肉,“操了那么久,还那么紧,是嫌我**得不够狠吗?”

    “呜呜……求求你,轻点……后面快麻了……”凌沛言难受地一口咬住宋明逸的肩膀,“要被**死了!肚子好胀……别捅了、真的会坏掉的!”

    充血的后穴被宋明逸操得合不拢,凌沛言已经承受不住更多的欲望,但初尝情欲的身体却未被他的意志一次又一次迎合男人粗暴却不失温柔的抽**。

    凌沛言被宋明逸抱着摆出各种不同羞人的姿势,不知疲倦的**射出的浊液撑满了他整个肚腹,无论凌沛言怎么哀求宋明逸放过他,男人总在射出**后没多久,立马又重新操**他的身体,仿佛中了春药的不是他,而是宋明逸。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了,凌沛言几次晕过去,又被宋明逸操醒过来,隆起的肚腹真像是怀孕的女人,里面装满了宋明逸射进去的**。凌沛言匍匐在床上,雪白的**翘起,房间里充斥着淫靡的气息,宋明逸弯下腰,性器顶弄得肉选咕噜咕噜作响,宽大的手掌坏心眼地按压着凌沛言鼓起的肚子,“沛言,你看,你的肚子都被我操大了!”

    凌沛言叫了一晚上,嗓子都哑了,他咬着身下的床单,意识模糊,“不、不能再操了……小穴破了,要被你操破了……”

    凌沛言不知道此刻自己面带红潮,双眸迷离,微启红唇淫乱呻吟的模样,只能换来宋明逸更凶狠的操**。凌沛言哪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早在梦境里无数次意淫过自己,如今不过是恰好给了宋明逸一个机会实施,他早就想象无数次,凌沛言被他操得泪流不止的模样。

    作者有话说:爆字数了。。。。

    ☆、【第四章】

    凌沛言无法接受自己跟一个陌生的男人上床的事实,并且每次想起那晚他还可耻地有了反应。从小家教良好的凌沛言,很少有那方面的欲望,若不是和那个男人上了床,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有那么因乱不堪的一面。

    宋明逸没想到打完炮就给凌沛言溜了,原本他想着趁这个机会和梦中男神表白,结果全他妈的泡汤了。一想到那晚凌沛言被他操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宋明逸的**又会不可抑制地硬起来,想随便找人**一炮解决一下需求,但一上床就会想起凌沛言的脸,再看看身下的人,一下子就没了兴致。

    同样感到痛苦的不只有宋明逸,凌沛言也是如此,原本性欲寡淡的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忍不住去摸摸自己的后穴,可惜手指不够长,根本碰不到深处敏感的地方。凌沛言经常想起那晚宋明逸将他那粗硬滚烫的性器一次又一次**进深处,操得他**泛滥,空气里都是噗嗤噗嗤的水声,好想再让男人的东西进入自己的身体。

    经受不住欲望侵扰的凌沛言终于做了一件大胆的事,他从网上的情趣用品店定了一根跟宋明逸尺寸差不多的按摩棒来满足自己。包裹一到,凌母刚签收,还没来得及拆封就被凌沛言一把夺了过去,“妈,你怎么随便拆我包裹!”

    “你买了什么啊,妈妈还不能看了。”凌母轻轻一笑,也没在意凌沛言满脸紧张的神色,“你最近看起来心神不宁的,是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我哪有什么心事。”凌沛言抓着包裹的手心都冒汗了,“妈,没什么事我先上去了啊。”

    “哎……你等等。”

    不给凌母追问的机会,凌沛言匆匆忙忙躲进房间,然后反锁住房门。

    还好包裹外装上没写里面是什么,要是被母亲知道了还不得翻天,凌沛言不由得松了口气。他将包裹层层拆开,一眼就看到了那根与图片极为相符的按摩棒,卖家贴心地附赠了柠檬味的润滑剂,最底下还压了一张顾客感谢卡。

    「亲爱的顾客,感谢购买本店产品,本店保证若产品不能搞得你高潮迭起,以购买金十倍偿还!亲,用完后记得刷好评哦!」

    凌沛言吓得赶紧将感谢卡撕得粉碎扔进垃圾箱,生怕到时候被家里的人发现了。

    趁着晚上家里的人都睡了,凌沛言拿出藏在枕下的按摩棒,刚才洗澡的时候他用手指扩张过后穴,现在里面还是又湿又热的。他用卖家附赠的润滑剂涂满粗壮的按摩棒,然后迫不及待地抵上饥渴的蜜穴,只听噗嗤一声,空虚多日的地方一瞬间被满足,凌沛言爽得眼角湿润,薄唇发颤,双手不受控制地将按摩棒捅得更深。

    “啊呜……好大……填满了……”凌沛言发出满足的呻吟,冰凉的按摩棒虽然没有男人性器的热度,但尺寸却极为接近,按摩棒上凸起的颗粒摩擦着娇嫩的内壁,抽**时反复碾压。

    凌沛言打开按摩棒底部的开关,原本静止的冷物突然快速地震动起来,一边震动还一边不停往深处钻入,被撑开的后穴不断流出混合着润滑剂的肠液,雪白的**随着按摩棒的震动频率轻轻抖动着。

    “好深……啊啊啊呜……要死了……”凌沛言抓着按摩棒缓缓抽出然后用力顶入,他记得那一晚男人就是那么操他的,那布满青筋的狰狞凶器不断在他的肠道里高速摩擦,甚至好几次给他顶入肚腹的错觉,“还要……呜呜呜……不够……再、再深一点……”

    凌沛言觉得深处好似有蚂蚁不断在啃食,他忍不住将震动的按摩棒整根**入,连直肠都被顶开了,爽得小穴抽搐不停,鲜红的媚肉因抽**过猛而变得红肿。

    “好舒服……不、不行了……顶、顶到了……”凌沛言**微微离开床,双眼涣散,但抓着按摩棒的手却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给、给我……射给我……”

    凌沛言用按摩棒把自己**射了好几次,但贪婪的后穴深处仍然有一股空虚无法被填满,他想象着那天男人滚烫的**一次又一次射满自己的肠道还有肚子,然后借着**不知疲倦地操**他,明明被侵犯的部位又疼又麻,但只要那根滚烫的男根一**入,后穴就会自动缩紧,配合男人的抽动。

    就在凌沛言以为他和宋明逸只是一夜春宵,从此往后不会再见的时候,宋明逸却又再一次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他面前。

    宋明逸翻来覆去几个晚上都没睡好,每次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那张凌沛言被他操得失神的面孔,再这么下去,他后半辈子只能跟他的双手过日子了。

    说来也巧,正当宋明逸犹豫要不要去找凌沛言摊牌的时候,医院的护士告诉他今天凌氏的继承人凌沛言会来跟院长谈关于研究基金建立的事情。宋明逸听到这个消息,顿时乐开了花,果然老天爷都照顾他。

    凌沛言抵达医院,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院长身后的宋明逸,白净的小脸先是一红然后变白,宋明逸则不动声色地给他抛了个眉眼。

    “凌总,欢迎光临。”院长握了握凌沛言的手,然后指了?*砗蟮乃蚊饕萁樯艿溃罢馐俏颐切耐饪频闹魅我缴蚊饕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