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节

    从宋明逸这边看过去,坐在凌沛言对面的地中海老男人对他毛手毛脚,一副色眯眯的模样,那点龌龊心思全在那张肥腻的脸上显露无疑。凌沛言兴许是喝多了,无力地推搡着身边的男人,刚想起身离开,身子却摇摇晃晃又倒在了沙发上。

    看到这里,宋明逸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凌沛言看起来不像只是喝醉了那么简单。饮尽玻璃杯中最后一滴血腥玛丽,宋明逸大踏步朝凌沛言的方向走去,老男人却扶起凌沛言想要离开,一只手还不停地摸着他的**。

    凌沛言也没想到,对方作为一个有头有脸的上市公司老总,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作出这样无耻的举动,只是他现在浑身发热,根本没有力气阻止老男人的行为。

    “凌总,我扶你去酒店休息吧。”老男人看上凌沛言不是一天两天了,当初第一次见到凌沛言的时候,就觉得肯定是个小浪蹄子,不然一个男人长得那么勾人做什么。

    “放开我……”凌沛言抿着红唇,用力想推开身边的老男人,“李总,请自重!”

    “小浪货,现在下面肯定痒得不行了吧……”说完,老男人又用力捏了一把凌沛言的**。

    不过可惜的是,老男人没高兴多久,前脚还未踏出酒吧的大门,就被身后突如其来的一脚踹到在地。宋明逸眼疾手快地将摇摇欲坠的凌沛言搂住,然后又对着应声倒地的老男人重重一脚。

    凌沛言惊讶地抬头,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映入眼帘。宋明逸的面容在漆黑的夜幕下显得尤为英气逼人,剑眉星目,脸廓刚毅,记忆中凌沛言并不认识这样一个人。药效完全发作了,凌沛言喘着粗气,双手紧紧抓着衣领,白皙的额头冒着热汗,双眸蒙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怎么看都是秀色可餐。

    “谢谢。”凌沛言轻声向宋明逸道谢。

    宋明逸稍稍低头,看了一眼凌沛言,果然真人比照片更漂亮,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诱人的红晕为精致的面孔增添了一份艳丽,光是这么看着,就觉得快把持不住了。不过凌沛言这样的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这么点自知之明宋明逸还是有的。

    “臭小子!你是谁!居然敢打我!?活得不耐烦了!?”老男人暴跳如雷地从地上站起来,指着宋明逸破口大骂,“你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宋明逸眉眼微微一挑,“你信不信我先打得你进医院?”

    “你、你——”老男人面目狰狞地看着宋明逸,又看了一眼凌沛言,到嘴的肥肉居然被半路出现的程咬金给破坏了,“你给老子等着!”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气急败坏的老男人一看打不过宋明逸,只有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跑了。

    凌沛言觉得体内有一股无名的火在肆意燃烧,他无力地抓着宋明逸的外套,“好热……帮帮我。”

    “你被人下药了。”宋明逸一看凌沛言的神色,恐怕药量还不小,“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不行!会被人知道的!”凌家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若是凌沛言被人下药的事情传出去,外面的人会怎么看凌氏,何况凌沛言也丢不起这个人,“麻烦你,送我去附近的酒店吧。”

    宋明逸按照凌沛言的要求,找了附近的一个五星级酒店,要了一个单人房,就安顿他住下了。凌沛言不想去医院,唯一的解药方法就是找人跟他上床,宋明逸不是没想过自己来,但他跟人上床向来有一个准则,就是你情我愿,绝不强迫别人。

    更何况这次的对象不是别人,是他朝思暮想,也可以说暗恋已久的凌沛言,怎么也不能跟平时那些随随便便约出来打炮的人相比。宋明逸见凌沛言难受得很,便跑去卫生间弄了一块冷毛巾敷在他滚烫的面颊上,希望以此能减轻他的痛苦。

    冷毛巾虽然减少了凌沛言一部分热燥,但药效过猛,这样的功效没持续多久,凌沛言就难受地呻吟起来,“好热……热……”

    凌沛言也顾不得在场的宋明逸,胡乱的扯开黑色衬衫,裸露大片雪白的肌肤,平坦的小腹微微下凹,葱白的手指抚摸上鼓起的欲望,来回轻轻摩擦,可是不够,希望有什么东西能狠狠地贯穿自己的身体。

    宋明逸觉得自己再在这个房间待下去,总会忍不住将凌沛言吃**抹净,刚想起身离开却被凌沛言抓了回来,“帮我……帮帮我……”

    凌沛言主动楼上宋明逸的脖子,发烫的脸颊轻轻蹭着男人俊逸的面庞,红唇轻轻扫过微凉的肌肤,宋明逸不是柳下惠,面对心仪的人这样撩拨还能坐怀不乱,连**都开始躁动了,若是再不做点啥,老天爷白赐的机会不就全浪费了吗?

    想到这里,宋明逸也不再隐忍自己的欲望,毕竟是凌沛言主动的,不是吗?

    宋明逸抬起凌沛言小巧的下颚,吻上诱人的红唇,两人双双倒在床上,饥渴地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宋明逸抓着凌沛言白嫩的手,抚摸上自己肿胀的性器,意犹未尽地离开红唇,“帮我摸摸,一会儿它的用场可大呢。”

    凌沛言从小家教良好,别说出去跟人乱交,连自慰都很少有,床笫间这样的情事自然没有宋明逸这样的情场浪子来得多。虽说自己中了春药,但宋明逸的亲吻他并不讨厌,甚至还有点喜欢。

    作者有话说:

    ☆、【第三章】

    “我、我不会……”凌沛言满脸娇羞,手中狰狞的巨物滚烫得厉害,一只手根本握不住,“而且太大了……呜……”

    凌沛言毫无意识地勾引令宋明逸的理智像断了线一般,他火急火燎地脱掉凌沛言身下的裤子,略带剥茧的手掌轻轻揉捏着那触感极佳的丘臀,雪白的臀肉又嫩又滑,让人爱不释手。

    黑色的衬衫衬得凌沛言本就白皙的肌肤更加晶莹剔透,凌乱的衣衫下,微微挺起的胸膛前粉色的**头笔直地挺立着,宋明逸情动地低下头咬住其中一颗,粗糙的舌苔划过娇嫩的**尖时,凌沛言身体轻轻一颤,红唇轻语,“好舒服……”

    牙齿顺着**缝轻轻一咬,颤栗的快感从脊髓一窜而上,凌沛言双手抓着身下洁白的枕头,莹白的脚趾勾着床单,双眸蒙着一层淡淡的雾气,贝齿轻咬下唇,模样勾人。宋明逸放开被自己咬得红肿的**粒,舌尖一路下滑至大腿内侧,白嫩的大腿让人忍不住留下一些属于自己的印记。

    宋明逸拨开凌沛言颤抖的臀肉,粉嫩的菊穴毫无遮掩地展露在他面前,一张一合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他有些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尖,轻轻舔弄着穴口周岩的褶皱,凌沛言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双手想要推开宋明逸的头,“别、别……好脏……”

    “不脏,沛言这里好可爱。”

    说完,宋明逸的舌尖已经顶开紧闭的后穴,凌沛言感到男人湿濡的舌头在肠道里抽动着,快感接憧而至,修长的大腿不由自主夹住宋明逸的头,“啊啊……里、里面……”

    凌沛言从未被人造访的后穴紧得不行,宋明逸的舌头被紧致的媚肉夹得发酸,舌头模仿着性交的动作缓慢地甬道里抽动,粗糙的舌苔划过脆弱的内壁时,后穴反射性地缩紧,肠道开始自动分泌出透明的淫液。

    “好棒……还要……里面好痒!”凌沛言舒服地将**往前送,宋明逸的舌头轻轻卷起,恰巧扫过某个敏感点,“那、那里!舔、舔深点儿……”

    宋明逸见时机成熟,抽出发酸的舌头,换上两根手指**入**泛滥的后穴,颀长的手指来回高速地抽**,指甲还时不时故意摩擦着敏感的内壁。两根手?*陨苑挚笱ǎ蚊饕萸宄乜吹椒勰鄣暮笱ㄖ腥涠拿娜猓蛄颂?*燥的薄唇,抽出沾满肠液的手指,塞入凌沛言的口中搅动。

    “你的东西好吃吗?”宋明逸咬着凌沛言的耳垂轻声问道。

    “好苦……”凌沛言感觉后穴传来一阵空虚,急需什么东西**进去,双腿夹着宋明逸的腰腹,“进、进来……快点!”

    宋明逸眼神微微一暗,蓄势待发的巨物迫不及待地顶在流淌着肠液的后穴,坚硬的顶端戳开湿润的小口,接着粗大的柱身紧随而来,将穴口的褶皱撑得一片平滑,甚至能看到细微青色的经脉。

    凌沛言没想到会那么疼,宋明逸的性器大得吓人,连一半都没进去,他就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秀气的分身也因疼痛顿时萎靡下来,“好疼!出去!我不要了!你出去!”

    难受的何止凌沛言,宋明逸也没想到凌沛言的后面那么紧,分明就是第一次,他从前挑床伴都只找有经验的,因为省去了开苞的烦恼,如今这样尴尬的局面,进去的话凌沛言肯定得疼死,可不进去的话他又难受得紧。

    “沛言,乖,放松。”宋明逸柔声安慰着疼得哭鼻子的凌沛言,“你不放松我没办法出去。”

    “你的太大了!”凌沛言这话听起来不像是埋怨,更像是撒娇。

    “要是不大,怎么**得你爽?”

    宋明逸低头亲吻着凌沛言企图分开他的注意力,手指揉捏着凌沛言胸前两颗挺立的**肉,舌头撬开凌沛言微张的红唇后长驱直入,细致地舔弄着口腔内每一寸敏感的黏膜。渐渐地,宋明逸感觉到紧致的后穴有了松软的迹象,趁着凌沛言失神的空隙,猛地将剩余的性器整根没入,疼得凌沛言眼泪绝地而出,嘴里发出呜呜呜地叫声。

    宋明逸指尖摸了摸被撑开的穴口,好在没有流血,等过一会儿凌沛言就会好受些了。粗大的凶器被凌沛言又湿又热的小穴包裹着,仿佛进入了一个暖巢,宋明逸舒服地闷哼了一声,紧接着大刀阔斧地抽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