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末

    有人说世界上什么永远抓不住,我说爱情。他却说是时间。

    夜落人间相聚时,奈何光阴未留情。

    各奔东西走四方,有缘再聚武林中。

    清晨的晨曦,照射在悬空台上,在那平台的中间还有震震烟雾缭绕。可地上却只剩俩人一狗了。

    铁混天的尸体已经没在了,被拓拔伯贤丢下了悬崖,这或许是种悲哀吧。

    “别闹,我在睡会。”

    说话的是李牧云,只见小白在不停的舔他的脸,好像很高兴。

    “很忠心的狗,对吧?”白落看着还在睡在地上的李牧云说道。

    “汪汪汪汪。”小白这时呲牙咧嘴的朝白落叫道。可能是认出来了吧。毕竟昨晚是他吓晕李牧云的。

    这时李牧云睁起了迷糊的眼睛,看了看四周,摸了摸小白,笑了笑。有看向白落说道:“你不觉得有时候狗会比人好嘛?”

    白落看了看小白,此时小白已经恢复平静,可它的眼神还是在看着白落。

    “是嘛?可有些时候,人能做的狗永远做不到。”

    李牧云摸了摸头,答非所问的说道:“他们走了嘛?”

    白落艰难的站了起来,伤口已经随便的包扎过了。可那已经发白了的手,总看着像死人的。虽然封住穴道,可还是流了很多血。

    “你不是知道了嘛?我可不信昨晚你能睡安稳。”白落说道。

    强劫自己的,还有无缘无故想杀自己

    的人在一起,能睡着就怪了。

    李牧云说道:“哼,你认为那。”

    白落走到了阳光能照到的地方,很享受的说道:“没有,我就随便问问。你昨晚睡的挺香的。还说梦话了哦。”

    李牧云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说笑了。不过我看你才是去地府游玩了一圈吧。怎么那臭小字,有了爹就不要你这大哥了嘛。”

    白落知道他是在说拓拔流星,是嘲笑,是讽刺。

    白落接话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有怎么能去左右别人的思想。”

    李牧云接话道:“切,你们的事不关我事。我要走了,出路在哪。”

    白落看了看说道:“怎么说和你没关。如果不是你我们怎么会这样。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到来。”

    “哈,你就扯吧?你们抓的我,怎么能说关我事。”李牧云有点无语,谁叫他们作死要抓自己,最后还分赃不均杀了起来。

    这时白落有点心虚的说道:“是你自己掉进洞里的,还多亏我们救了你,不然你早以尸骨无存了。”

    李牧云想了想,心里想到。是啊,如果不是被他们抓上来,不然昨晚他就被吃的渣都不剩了。

    他在袁州时曾听人说过,如果到秦岭不在白天趁时间走出去,那晚上可就是地狱了。到处野兽纵横,秦岭主峰还有毒障那。

    李牧云又说道:“可这也何我无关啊,你昨晚不是说了嘛,你杀那个胖子是因为他教唆那些劫匪,导致这里的人都死光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看李牧云样子,真的很纠结。其实他很想一走了之的,可是不认识路啊,没办法。秦岭七道,只有一条通往长安,其余的都是到秦岭主峰的啊。

    白落有点得意的笑了笑,可能觉得小孩子就是好骗吧。

    “其实,杀他的主要原因还在你身上,并不是因为我要替那些死了的人报仇。”白落正了正脸色说道。

    李牧云又纠结了,不自觉的有摸了摸头。就连小白跑开了也不知道。

    白落走到李牧云身边坐了下来说道:“你认识李适嘛?”

    “什么!”李牧云,突然间吓了一跳,嘴里不自觉的吐处几字,可还是强迫自己安静下来。

    白落看着李牧云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是不是很奇怪?”白落道。

    李牧云点了点头,心里乏起了些别的思绪。怎么可能在这秦岭会有人知道李适。

    “你不用紧张,也不用惊讶。静静听我说,昨晚拓拔伯贤那老家伙在,我不能说明白。”白落放出善意的话语道。

    只见李牧云静了下来,可那防备的姿势却早以被白落识破,可白落也没点破。

    白落问李牧云道:“你可还记得江南?”

    李牧云当然记得,就是在江南他才认识了李适,也是因为李适,他才到这秦岭来。

    李牧云回答道:“知道。那有如何。”

    白落想了想回答道:“那年和好友去江南游玩,无意中走进了烟花巷,在哪里我们三个不约而同都注意到了一个小孩,可能是只有他是特别的吧。”

    李牧云又惊了下,他怎么知道的。可毕竟时间太久了,除了李适基本其他的都不记得了。

    “本来想,等酒后去在看看那个小孩,可好友却突然中间离去。我和另一好友不放心,一路尾随。可没想到他是去看那小孩了。我和好友看到,突然间放心了下来,有去喝到了天亮。”

    李牧云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亦是问道:“你认识李适大哥。”

    白落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和另一个好友和李兄算的上的志同道合之交了。”

    “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不去救他。难怪志同道合还不能让你们去救嘛?”李牧云有点哭泣的问道。

    白落看着眼前的小人儿,知道自己有让他想起了伤心事了,有点自责的摸了摸他的头。

    “哎,我们也是实属无奈啊。自从三年前江南一别,我就在没见过李兄了。就连他的死讯也是偶尔间听到,又何言去救啊。就算去了,也救不了啊”白落无奈的说道。

    世界最远的距离,就是明名知道他再哪里,却始终走不到哪里。

    李牧云忍住了伤心说道:“为什么。”

    白落又说道:“暗影高手无数,我就算去了也是死路一条。而李兄我想也不希望我们去吧。”

    “贪生怕死,还找什么理由?”李牧云讽刺道。

    白落也很无奈,很多事,不是解释就能说清楚的。

    而此时,在一座马车里。

    拓拔流星睁开了,说道:“这是哪里?”

    拓拔伯贤看着醒来的儿子说道:“星儿,醒了,现在快进入长安了。在过几天我们就能到家了。”

    流星好像想起了什么,昨晚他突然被打晕,然后就到了这里。

    “父亲,大哥那。”虽然被打晕了,可他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自己的父亲。一向专权独政,他已经习惯了。

    拓拔伯贤没有意外的说道:“哦,他啊,早已经去袁州治疗了。还嘱托我叫你别在乱跑了。”

    流星有点不信的问道:“可是山寨不是离长安近嘛?干嘛要去袁州。在说袁州可是偏远地区,那有什么好大夫,不行我要去接大哥去。”

    拓拔伯贤突然横下了脸说道:“胡闹,你大哥乃是绿林中人,唐朝廷通缉的要犯,去长安不是自投罗网嘛。再说听闻袁州有医术高超者,这你就不用担心了。给我老老实实的,你母亲甚是挂念于你。”

    “可是父亲……。”

    流星话还没说完,就被拓拔伯贤挡住了。

    “够了,此事就这样,你给我安稳点,九刀白落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之辈。”

    拓拔伯贤话说完,流星没在说话,只是脸在阴沉着,可能是气不过吧。可是事成定局,又有什么办法。

    悬空台上。

    白落沉默了很久又说道:“昨天晚上,铁混天翻出你的东西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和李兄有关了。”

    李牧云说道:“是嘛!那有怎样。”

    还在沉浸在白落没能去救李适的责怪中。

    “呵”白落笑了声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如果被他得逞你会死的,如果我猜的不错。铁混天是被舍弃的人,来这也不过偶然吧了,可是你身上刚好有能让他立功的东西。你说他会不抓住这个机会嘛。”

    “是那个镯子嘛?”李牧云问道,他不傻,只有那个东西是他身上最尊贵的。毕竟李适说了,那是公主的东西。

    白落回答道:“不是,那个东西不至于让他立功。”

    “什么?”李牧云有点惊讶,他身上除了那个东西的确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了。

    一时的想不通了。

    白落不出所料的看着他,原来他也不知道。

    “是你的玉佩,虽然昨晚他看到镯子时惊讶了一下,可当看到你的玉佩时,他的眼里带有的是兴奋。”

    李牧云把身上的玉佩拿了出来。“咦”

    了一声说道:“这个是。”

    他想起来了,是他替李适换衣服时掉在地上,然后他随手装在怀里的东西。

    白落看着李牧云的神色问道:“怎么,这不是你的东西嘛。难道是……。”

    “嗯,没错,是李大哥的东西。”李牧云说道。

    突然白落伸出了左手说道:“给我看看,没什么特别的啊。就是比别的玉更加通透罢了。可为什么铁混天那么兴奋那。难道李兄一家被灭和这玉佩有关嘛。”

    李牧云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可他还是说清了在袁州所经历的一切。

    白落听后说道:“原来如此,看来李兄一家被杀,不止是因为首辅之争失败。走,和我收拾一下,我陪你去长安。嗯,等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去把那个镯子,还有玉佩藏起来。玉笛可以带着。”

    李牧云听后说到:“可是,哪个镯子是要给云筠公主的,”

    白落回答到:“没事,以后有机会你在在来拿。这里离长安还是近的。”

    “好吧,只能如此了。”

    其实现在李牧云对白落都是一种防备的姿态。可如果真如白落所说,放在身上可能容易被发现,还不如等需要时在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