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亦有道】

    外面的雨依旧在下,像哭泣,像惋惜。

    天道忧思少年郎,却是不留一丝痕。

    耐人寻味天地间,谁错谁对谁知晓。

    雨落如泪摄心碎,难留风华阳间路。

    “咳咳。噗。”

    一道暗红的血,犹如一道美丽的彩虹。从李适的嘴里喷出,暗红的血染红桌子上洁白的茶壶,和茶杯还有那三个光滑的梨。

    男孩,脸还是没转过去。可是他的肩膀好像在抖,或许是哭吧。

    李适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你好像认识我。可我却不知道你。咳咳,不管如何多谢相救,可李某却没办法报答了。”

    “烟花巷前烟花落,烟花巷中泪花人。烟落之过亦无过,烟花停兮巷无人。”

    男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起了四句话。李适听后震了震。

    突然。

    “无人不为巷,无巷不存人。巷落可怜人,曾共游江南。哈哈哈哈,是你,江南烟花巷里的那个小孩子。咳咳咳咳。是叫李牧云,对嘛。”李适想起来了,想起了,在一个烟花在天空绽放出美丽的景色时,他看到了一个小孩,他在看着天空的烟花哭。其他的小孩都是在父母的照顾下开心的,穿着漂亮的新服开心的玩耍着。只有他一人,坐在一石阶上,穿着破烂却干净的衣服,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狗,静静的一直看着天空的烟火。不知是烟花散落的灰尘眯到了眼睛,还是别的原因,眼一直流着泪。

    就连那白色的小狗好像也懂的主人的难过,一直安静的躺在怀里。

    那年,他十八岁,风华正茂,意气风发。随友浪荡江湖,好不快活逍遥。那年的那天,那天的那晚。他看到了哭泣的他,忍不住好奇之心一直观望与留意。

    时间很快过去了,看烟花放烟火还有玩耍的人都回家去了,只有那个男孩还在抱着狗还在石阶上座着,破烂的鞋子随着脚摇摆,摇晃着。

    朋友拉着他去喝花酒,而在喝到半途时,总是想起那个孩子,忍不住想看在看他一眼。

    他趁着月色走到了烟花巷,男孩已经不在那了。一月的天气总是有点冷,他因喝酒的缘故想在逛一次烟花巷,遇到是缘,遇不到是命。

    他一直走,烟花巷很短,很快他就走到了巷尾,或许真的遇不到了,或许他哭只是烟花灰眯到了眼睛,或许……。

    就在他要走时,他看到了那只狗,那是男孩的,他一直抱在怀里的那只,只见它用嘴拖着一捆稻草在不停的往个角落退去,对于人来说无比轻松的稻草对于一只只有十厘米高的小狗来说,无疑是个庞大的存在。

    他没有帮它,只是一只跟着它,狗的灵敏度很高,明明可以发现的,可却是没发现,或许对于它来说,有更重要的事吧。

    他在次看到了他,他在几捆稻草旁,呆呆的,看着像发呆,脸很白很白,明亮的额头有微微的细汗,可能那几捆稻草是那只狗从不知道的地方拖来的吧,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做到。

    男孩看到了在月光下散发着淡淡白光的小狗,笑了一下,男孩没看到他,因为他躲起来了。

    男孩抱起了那只小白狗,细白的手抚摸着它,像安抚。突然男孩倒在了稻草上,那只狗在不停的用嘴舔着男孩的脸,可男孩还是一动不动。终于它蹲在了他身边,呜呜呜呜的声传来了,或许它在哭,它在害怕,可它什么也做不了。

    他走了过去,小狗没看他,毫无警觉。

    “哎……。”

    他叹了口气,抱起了他,小狗突然咬住了他。

    “走吧,他发烧了。我会带他去治疗。”

    他说了一声,小狗放开了嘴。一直跟着他。

    第二天。

    “这是哪里。是天宫嘛,爷爷是你来了嘛,牧儿好想你……。”

    他哭了,或许开心,或许……。

    “汪汪汪汪。”

    突然几声叫声传来,男孩惊了下,四处看了下。他看到一只白色的狗,他知道是他的那只。

    “小白,你也来天宫了嘛!不是叫你好好活着的嘛,为什么来为什么来。”

    男孩以为他死了,来到了爷爷和他说过的天宫。这里很温暖,很温暖。可他不要小狗来,因为他不想它死。

    他站在门口看着他。有点惊讶,有点可笑,有点感动吧。突然。

    “谁?”

    他吓了一下,心里想到:“好厉害的警觉,昨天晚上在烟花巷时,他稍微的注视了他一下,可却被他发现了,虽然只是一眼,可他相信男孩发现了他。”他打开门走了进去,看着男孩,没有说话。

    “是你。难道……。”

    从男孩说出话时,他就知道,男孩明白了。

    “是我,果然昨天晚上你发现我看你了,好厉害的小家伙。”

    “汪汪汪”

    小狗在地上欢快的叫着,跑着。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它。它可能害羞,突然间的懵了下,很可爱,很通灵。

    “昨晚多亏了你的狗,不然你就真的去天宫和你爷爷团聚了。”他听到了他的话。

    男孩爬了起来,他没阻止他。很厉害的身体,昨晚大夫说他身体有点奇怪,不过的确是发烧了,如果是普通人,至少昏迷三天。可他却醒了,所以他没阻止他起来。

    “多谢阁下的救命之恩。我一定会报答你的,一定。”

    男孩说的很坚决,很认真。

    “哈哈,你想报答我。那简单,你快点好起来,然后带我游一次这江南如何?”他不忍拒绝,所以他说了男孩能做到的。

    “好”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三天的游玩,是他这辈子,最开心,最快乐的时光。

    他知道了他叫李牧云,别的男孩没说,男孩是一个小偷,很厉害的小偷。他偷那些恶霸的,那些为富不仁的。可李牧云偷到的,自己一点也没留,他把偷到的分给乞丐,穷人,一些经常义诊的医馆。他曾问过李牧云,为什么自己不留着那。李牧云对他说我只是一个人,那些钱虽然能让我富裕,可他喜欢看别人笑,那些乞丐,那些穷人,医馆里得到救治的人笑。而他靠打柴换取食物,一天两个馒头,他和他的狗一天的食物,偶尔还能吃上肉,那是他的狗的猎物。可他常常把肉拿给那些穷人。那时的他八岁。那天他明白了盗亦有道,为善之心。

    “牧云,江南一别,没想到在见却是分别。当年不辞而别,事出有因,希望你别怪我。”原来当年是他的不辞而别,难怪李牧云进来时有点气愤那。

    那年,突然接到家书,他母亲病重,不得不连夜赶回,虽留下书信和一些钱财。可他不知道的事,李牧云不识字,李牧云把信撕了,他很生气,他到处偷窃,闹的满城风雨。为把他逼出来,可渐渐李牧云发现原来李适不是江南中人,他只是游玩罢了,他耗尽无数方法打听,终于知道李适是袁州的人,他决定来袁州问清楚,为什么不辞而别。

    可没想到,他刚到就听说辞官归田的李昌一家被人杀关,后来经过打听原来他一直找的李适就是李昌之子。后悔,伤心充满了他的内心,他不知不觉走到了土地庙,可能是老天的有意安排,没想到李适身受重伤逃到土地庙,而距离李昌一家被杀过了一天。也就是第二天的晚上李牧云在土地庙救了他。他一路背着他走,来到了这破庙,他的狗发现了密室,他连夜偷了一些被子,做了些火把放在密室里。第三天早上,他跑去土地庙清理痕迹,本来按照暗影组织应该早就发现了的,可暗影组织却忙着杀死那些所谓三教九流的乌合之众以达灭口。之后留下三个喽啰,装做袁州步兵,手持陌刀,在袁州混淆视听,并传出谣言。并伪造皇榜,说是皇帝玄宗震怒要彻查并要保护李昌遗子李适。实则如果李适没死,在补几刀罢了。还有找回那几只箭。而李牧云整理好那些痕迹,恰好看到皇榜,并发生了这些变故。

    在哪些暗影高手看来李适必死无疑,因他们的毒见血封喉,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李适竟有,医仙谷医仙孙思邈所炼制的七日续命散。这也是李适还活着的理由。可是那毒太过霸道,也是命不久矣。

    “李大哥,现在都不重要了,你告诉我怎么才能救你。”心里的一切,李牧云都放下了,现在他只想救他。

    “呵呵,牧云,不用了。毒入心府没药可医了,你不别难过。做过来,我想好好看你。还有和你说一些事情。”李适知道他已经无药可医了,大罗金仙都救不了,或许只有他才真正知道暗影出动了什么样的人。至于为什么他要顺着李牧云说不过三个打杂就灭了他一家或许只有他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