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听途说】

    公元747年,唐室宗亲李象之子,左相李昌一家于袁州被灭满门。全国震动。当朝皇帝玄宗下令尽力捉拿凶手。必当严惩不贷。

    三日后,突然袁州地方官拿出皇榜昭告天下原李昌一家仗其是皇室远亲,有贵为左相。期男霸女,陷害忠良,无恶不作。故有袁州义士组成除恶盟,夜袭李家,杀恶扬善,以表正气长存。所如此,可左相乃是皇亲,虽辞官了一切因由皇家定罪,江湖中人。怎可随意杀之。

    此时,在所谓的皇榜前,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乞丐正在看上面的字。脸被那散落不堪的头发挡住,无法看清容貌。

    “喂,小乞丐,你认得字啊。看什么看。快滚,快滚。别在这筹眉头。”

    说话的是那守卫在公告栏前的一个士兵,见其身着明光铠,手握一把不知名的刀。好不威风凛凛,见其刀很是奇怪,柄长四尺,可刀刃却只有三尺。甚比人还高。约重达十左右斤,和平常所见的守卫不同。

    那小乞丐,扒开挡住脸的头发,有仔细看了看皇榜说道。

    “咦,这人我好像见过啊?”

    无比稚嫩,真诚的话语从其口中带有疑问的说出来。

    原来皇榜上还有一副图,那是一20岁左右的年轻男子,虽说是在画上,可也难掩画中人的神采奕奕,目若郎星。可见其本人定是风度翩翩之人。

    “小乞丐,你在哪里看到过。”

    那两个士兵听到话后,突然变得很不自然。虽说如此,可却还是强自镇定,用自己觉得是无比温柔的话说道。

    可却那小孩听来,是那么的粗暴,那么的恶心。

    “额,忘……。啊”

    “嗯,说,快说,不说杀了你。”

    话还没说完,其中一个守卫,却突然用那把奇怪的刀突然砍了下来,其刀之威,摄人心魂啊。

    “慢,”

    说时迟,那时快,刀刚要到头顶时,另一个士兵突然说话,并且快速挡住刀锋。那小乞丐幸免于难。

    这时,那小乞丐像吓傻了般,动也不动,就那么保持着头顶架着十字刀的样子。很是可怜。

    “你没事吧?”

    那个挡刀的士兵问道。

    小乞丐摇了摇头,像是表示没事。可心里却在想“没事你个头,试试我打你一下,看有事没事。疼死了,差点小名都丢了,亏啊!”

    “哼,臭乞丐,快说你到底在哪见过此人。”

    那个一言不合就砍的人很是愤怒的人守回刀说道。通常这种人死的比较快啊。

    “哎,肆老弟。莫要吓坏了小兄弟。”

    那个长的温和点的人,缓缓的劝道那个一脸横肉,长相凶恶姓肆的士兵。

    “哼,温兄。那有什么吓不吓的。有可能此人是那通缉犯的同党也说不定那,依在下看来,还是杀了算了。宁错杀,绝不放过,你难道忘了大人说的话了嘛。”

    突然肆姓士兵正和那温姓士兵就那么吵了起来。就那么明而堂皇的讨论着到底要不要杀那小乞丐。

    最终。

    “小兄弟,你也看到了吧。榜上之人名叫李适,是左相李昌的独子。因前几日,不法之徒突然夜袭左相的家宅,致左相一家除李适一人其余人尽是被杀,所以我等奉命找到他,然后保护他。护送他回京,他可是皇亲。”

    “嗯,不错。正如温兄所说。”

    没错,那个姓肆的看似是被温姓说服了。脾气守了点,可看架势一有不对立马就会提刀而上的。

    “哦,可是兵爷,我三天没吃饭了。”

    不知者无畏,可能是饿太久了。竟然打算在虎口拔牙。平时都是别人孝敬他们,那有老虎割肉给别人的。

    果然。

    “嗯。臭要饭的,你……。”肆姓还没说完。

    可是。

    “哎,老肆,看小兄弟,的确饿太久了。”

    说着从怀里讨出了一钱给了小乞丐。本书,由黄铜,白银,黄金。作为货币。100钱等于一银,1000银等于1金

    然后有从怀里掏出几钱说道。

    “小兄弟,只要你告诉我,我就把剩下这些都给你。”

    小孩很开心的问道:“真的嘛!”

    “嗯,我们可是官,不骗人的。说吧”

    温姓士兵,很温和的用手摸了一下那小孩。

    小孩眼睛紧紧盯着男子另一只手里的钱。

    “好,那天我去隔壁村要饭,可是没要到,然后……。”

    “停,呵呵。小兄弟,说说这人。”

    温姓男子突然间留下了冷汗,他可没兴趣听他要饭的经历。

    “额……,”

    这时,小孩又看向皇榜。指了指画上的一字说道。

    “兵爷,虽然我不识字,可那个榜上的一我认识。一钱是两个字,可那一后面有好多字哦。”

    “嗯……。”

    温姓士兵听到后,皱了皱眉。

    “哼。臭要饭的,说你不识字就是不识字。看好,这里明明写着一个人逃脱五字正文是一千钱白银。此图只是寻人的,没有赏金。”

    那个肆姓士兵,突然一反常态指着字说道。脸上带着喜悦之色。感觉他识字就天下无敌似得。

    只见小孩站着数了数,真的刚好五个字

    。

    “真的啊。兵爷,你认识上面的字啊,好厉害好厉害。”

    “哈哈,那是,我老肆可是学富五车的……。”

    正当肆姓士兵打算卖力吹嘘时。

    “肆兄,”

    只见温姓摇了摇头,打断了肆姓士兵的话。

    “咳咳,小乞丐,你还是快说在哪见过此人吧,莫要耽误时间。时间长了他可就被杀了。”

    肆姓士兵,突然尴尬的摸了摸头说道。

    “其实画上那个漂亮的人,是我从隔壁村要饭回来时,在隔壁村那个破土地庙里看到的。好恐怖……。”

    小孩像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一下子变得不哆哆嗦嗦的。

    “嗯……。”

    温姓士兵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人。觉得真的可能是李适。可他还想确认一下。

    以是。

    “小兄弟,你看到了什么。”

    温姓士兵拍了拍那乞丐,问道。那小孩也渐渐恢复了过来,继续说到。

    “那时天黑了,那晚还下雨,电闪雷鸣的,我就想去土地庙躲躲雨,可是刚打开土地门便看到,有个穿白红色衣服的人躺在土地像前,后背还插着几支箭,血都流到了门口那,吓坏我了,我转头就跑到了这里,然后去街尾的破庙里躲了一天。直到今天才敢出来要饭吃。”

    温姓士兵很守信,果然听完话,心情好像很好。把手里的几个钱丢在了地上,小乞丐捡完几个钱就跑了。

    “恶心。”

    温姓士兵突然从怀里掏出块手帕,使劲的擦了擦手。

    “哼,够了。走,先去土地庙。老九你去跟着那个乞丐。总觉得不对。”

    这时,那个一脸横肉的士兵,突然对着还在擦手的士兵,还有一个躲在旁边叫老九的人发着命令。

    “是,大人。”

    说着两人突然单膝跪地,一手握着兵器,一手执地。遵行着命令。

    人不可貌相,原来此人竟是三人的头领。

    …………

    这时老九终于找到了那个乞丐,只见他在街上买了几个馒头,然后跑到了街尾的破庙里。真的很破很破,门不知道去哪里了,墙都有几个大洞,晚上睡觉,随时可以看天上的星星。

    小孩进到破庙了,突然间像身后周边看了又看。

    “好险,大人说的果然没错。此人的确有问题”老九心里想到,身体却在小孩将要看到他时,突然一下字躲到了破庙的外墙内。

    小孩没看到老九,只是他的嘴角好像笑了笑。他把怀里的馒头神神秘秘的藏好后,跑出了破庙。

    老九,看到了他放东西的地方,以是乘着小孩出去的空隙跑去看了看。

    结果。

    “遭了,上当了,臭乞丐。我要杀了你。”

    老九话还没感叹完,就见他耳朵动了动。突然一下字串到了高达五米的房梁上,静静的看着下面。

    是小孩回来了,见他手里还抱着好多的柴火,原来他是怕晚上太冷所以才出去找柴火,而有怕馒头在抱柴火时弄坏,已是把馒头藏到了佛像后面,还有稻草盖着,至于佛庙为什么会有稻草,可能是小孩从外面找来的把,毕竟这里没有被子。

    一会,火就着了,无比熏人的烟飘在了房顶出,老九终于受不了,咳出了声。

    “谁,出来。”

    没人回答他的话,在他看向房顶时,老九以趁着他看周围的空隙从房顶的破洞跳去,而后在房顶踩了一脚,借力飞像了一颗树上,在树上依旧能看到小孩。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肯定是受过训练的。

    过了一会,小孩觉得可能是他听错了,然后就那么无所谓的拿出馒头的来坐在火边吃着。小孩一点么没发现他藏馒头的地方被人动过。因为,老九在哪么一瞬间,就恢复了原样,想看出来也是不容易的。

    夜晚来临,风很大,可能快下雨了。

    “叽叽,叽叽,叽叽”

    突然渐渐变黑的天空中,突然响起了几声鸟叫身。

    小孩嘴角有不自觉的笑了笑,只是他用火堆旁边的树枝,弄了弄火。

    老九听到声音,立马也学叫了三声,然后跳下了树。这时,从旁边的路上串出两个黑影。

    “大人。”

    老九单膝跪了下去。

    “如何?”

    “禀统领,没有任何异常。”

    原来来人正是肆姓和温姓士兵。

    “算了,走。可能我感觉错了。”

    “是,统领。”

    两人回应了一声。

    “统领,不杀了那乞丐嘛?”温姓士兵问道。

    “不必,他没看到实情,几支箭而已,容易推脱。”

    肆姓士兵回答了他的话。

    “统领,李适在土地庙嘛?”老九问道。

    “没有,只有一地的血,还有这几支箭。”

    肆统领没说话。那个温姓士兵拿出几支带血的箭给了老九看了看。并解释了下。

    “是我们的箭,难到他还没死嘛。统领,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像大人交代。”

    老九,脸色变了变,虽然天有点黑了可依旧能看到,看似有点着急啊。

    “慌什么,一切有我,还信不过我嘛。李适绝对活不过的,箭上特意途了剧毒。现在都可能死了,任他武功如何高,也抵不过见血封喉的毒。除非孙圣医相救,不然必死无疑。走,回去复命,这鬼天气可能要下雨了。”

    只见肆统领,说完,带着他俩复命去了。

    原来,所谓的除恶盟是假的。一切都是他们的慌言,至于那个乞丐可能是巧合罢了而已。